第五百四二节 皇帝万岁

师勇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更多的还是激动。

“感谢你让我在那个时候活了下来。”他张开双臂紧紧拥抱着天浩,在其耳边低语:“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一个真正的英雄。”

天浩微笑着回应:“应该感谢你自己,在正确的时候,做出了正确选择。”

巫林身穿白色长袍,静待着天浩走到面前,恭恭敬敬单膝下跪,然后站起来,眼眸深处明显晃动着别样光彩:“我终于等到了统一整个北方的帝王,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切。”

“你还将见证更多。”天浩大笑着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来,就是南方。”

巫林再次躬身行礼,他发出具有号召性的声音:“吾皇万岁!”

大殿里所有人都在呼喊:“吾皇万岁!”

天浩笑着走出大殿,看到了站在广场上那些被阳光笼罩的人。

今天是极其重要的日子,所有咆哮城居民都走出家门来到外面。广场上人山人海,街道上也全是拥挤的人群。附近城寨的人都来了,林林总总多达上百万。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一座城市如拥挤鱼塘般全是人。

天浩不可能与每个人都握手交谈,但他可以在这座城市里走上一圈,让每个人都看到自己的身影。

身为帝王,这是职责,也是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

咆哮城居民在观礼的同时,感受到那些外来者无比强烈的热情。

磐石城、黑角城、新都、天京城、连州、济州岛……就连正处于开发状态的北方湖区各城也派出了代表,总人数高达几十万。

虎族、豕族、鹿族、鹰族……所有被征服的部落都有人参加。他们曾经屈服于龙族的兵威,如今却成为了统一后的成员。

曾经的敌意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失,然而神灵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展示了祂对天浩的宠爱南方白人在关键时候大举入侵,在共同的敌人面前,暗藏的鹰族反对派只能也必须选择与龙族合作,暂时认同天浩的身份,共抗外敌。

他们在战场上亲眼看到了白人的残暴,看到了凶悍强大的生化兵器,也看到了狮王的贪婪,以及虎王耀先在战争开始后的一系列变化。

从占领飞鹰城之后,以龙族祭司和巫师为主的工作队就一直在鹰族领地上忙碌着。他们以铺天盖地的宣传奠定了天浩这个全族新王在鹰族人心目中的地位。配合口号和标语,天浩下令从龙族领地运来大批物资,让战败投降的鹰族人渡过了冬天。

一个站在远处建筑窗口位置的鹰族人将右手搭在左肩上,面对正从王宫大殿正门方向走进主街道,朝着这边缓缓而来的天浩,弯下腰,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但礼节却很完整,保持着足够的谦恭。

他是一位鹰族万人首,也是此次登基大典不请自来的客人之一。类似的人还有很多……天浩虽然下令在战后斩杀了所有民愤极大的贵族,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斩断与这些贵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哪怕再邪恶的人,都会在某个时候对某个特定的人施予恩惠,进而被当做恩主效忠。

这位鹰族万人首的主人死了,他一度想过要为其报仇。然而他在被龙族人占领的飞鹰城中没有看到针对平民的大规模杀戮,或者屠城。龙族人千里迢迢送来了面粉、大米、马铃薯和玉米,还送来了数量巨大的泥炭(蜂窝煤)。去年的冬天特别冷?飞鹰城非但没有因为冻饿导致任何平民死亡,反而全城百姓都有了对应的工作岗位?以至于整个城市在冰天雪地中竟然焕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朝气。

当时的摄政王下令重建飞鹰城。

清除各种垃圾?烧制砖块,打磨石料,挖掘地基……只愁人少?不愁没有工作。龙族官员们给出的报酬也很合理?只要老老实实做事?辛勤劳动,一个成年男子就能养活一家三口。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龙族征服者彻底改变了以往逻辑,没有像从前那样食用战死者。后来才知道这是摄政王的命令所有部族都是同根同源的兄弟,这是我们关起门来必须解决的内部纠纷。因此必须好好收敛所有战死者的尸体,有需要的就将其头骨发还给其家属?其余的集中火化?将骨灰分散盛装?或者进入集体墓地填埋。

这条诏令得到了几乎所有鹰族人的赞许?成为了他们认同天浩并愿意接受统治的基础。

房间所在的位置很高,可以看到从远处楼下的大半条主街。鹰族万人首直起腰?用感慨目光追随着正在前行的天浩,自言自语:“放弃部族之间的偏见与仇恨?统一所有部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历史上有无数人都在这样做,但只有你成功了。”

在心中,他已经承认了天浩的帝王身份,只是仍有那么一点点不甘,也带有那么一点点来自潜意识深处的违逆。

只有时间才能磨合一切。

“我会关注你……好好干吧,别让我瞧不起你,别让我找到机会把你从王座上拉下来。我会服从你的诏令,我会带着鹰族勇士前往南方作战,从那些该死的白人身上获取功勋。你一定要做到公正贤明,一定要成为所有人心目中最英明的王……不,应该是皇帝……吾皇万岁……”

他安静地站在床边,分开的双手杵着窗台,百感交集的眼睛里微微有着少许液体的晃动。

在距离他很远,却与天浩只有数米之隔的街道路边,一个身穿新衣的狮族老人面对天浩跪了下去。

天浩连忙走过去将他扶起。

“谢谢……谢谢您,我的陛下。”老人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过于激动,他脸上的肌肉一直在抽搐着。

关于这位年轻王者的各种故事,早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就在咆哮城里流传。主要关于战事方面,很多从前线撤下来的狮族官兵都对龙族摄政王赞不绝口,一致认为是他的英明与见识彻底拯救了大家,彻底改变了三族联军被巨型红色怪物压着打的局面。

狮族人有自己的王。尽管师锐刚愎自用致使货币系统崩溃,使得狮族内部怨声载道,但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狮王,在族群内部有着先天的认同感。

杀死师锐并吞狮族后,工作队入驻狮族各城寨,在天浩的命令下展开了宣传和相关工作。

“我家里有六个孩子,他们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都是……都是拜陛下所赐啊!”

老人家里有三个婴儿,另外三个孩子分别在五至七岁之间。北方蛮族新生儿死亡率极高,主要是因为产妇和婴儿营养不足所导致,即便是粮食供应最稳定的狮族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毕竟新生儿不可能像成年人那样以马铃薯和玉米为食,他们需要精细化的幼儿食品,以及母乳。

狮族远不如表面上看来那么风光,师锐大力推行的货币制度只是从基础物资方面得到部分好处,尤其是来自鹿族的布料,以及虎族的战马。但这种情况随着鹿族被灭发生了改变,往年以马铃薯干和玉米面为基础保持的对外贸易顺差被彻底扭转。更糟糕的是自天浩晋位摄政王后,与狮族之间几乎断绝了所有粮食交易项目。

按照文明时代的逻辑,其实这种困境不难解决。在满足平民日常消耗的前提下,大量产出的马铃薯和玉米可当做饲料,大力发展家禽和家畜养殖。生猪、肉牛、鸡鸭……只要有足够的饲料,很容易形成新的规模化养殖经济。事实上,天浩曾经在磐石城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相同的原理。

见识和理解一旦在脑海中形成封闭圈,就很难有所突破。对南方白人的战争结束后,师锐之所以不顾盟约执意提前带着大批战俘返回咆哮城,就是为了解决狮族货币崩溃的问题。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师锐完全可以改变当时的不利状况。

天浩从未打算给师锐机会。

掌控狮族后,天浩按照龙族标准提高了虎族和狮族平民的相关待遇。这是必不可少的怀柔政策,也是为了在短时间内收取民心。毕竟在狮族和虎族平民看来,这些新颁布的法令与自己息息相关,而且有着太多在狮王执政时期想都不敢想的好处。

所有产妇和孕妇都必须报备人口资料,然后从所在辖区的街道办事处获得每周(日)配发的鸡蛋和乳制品。

每人每天可以得到一个鸡蛋。可以根据各家情况,按周数或者半个月领取一次。

所在辖区的工作人员会带着龙族士兵不定期检查,确定属于孕妇和产妇的鸡蛋和乳制品的确被食用,而不是落到了冒名顶替者的肚子里。

咆哮城那段时间发生过十多起类似的事情。这涉及到家暴问题,还有长久以来的某些固定观念。比如虐媳,总有一些老太婆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训年轻媳妇:当年我生孩子的时候就这样,没有牛奶和鸡蛋也一样,所以这些东西应该给我和你的男人享用。

为了一个鸡蛋显然不值得杀人,但这些纷纷跳出来的人却给了天浩合理的借口。一夜之间,很多人因为鸡蛋的问题被处于十天重体力劳动之刑。按照所在辖区法庭的警告:如有再犯,就处于更加严厉的流放。

为此,大部分狮族女性纷纷向天浩发誓效忠。

继续向前走,道路两侧跪下去的人更多了。

所有平民都梦想着孩子能有上学的机会,但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这样的资格。只有祭司才有挑选行巫者的资格,按照以往的比例,一千个人当中也不一定能出现一个行巫者。尤其是身份和财力方面的限制,使行巫者成为特殊的行业。

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最大的阻力莫过于来自行巫者本身。尤其是已经成为祭司和巫师的那些人,他们深谙“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龙族不存在这种情况,天浩从内战时期就开始着手解决。到如今,龙族拥有数量庞大的行巫者。当然,如果按照狮族和虎族的严格定义,这些龙族行巫者顶多只能算是“识字”,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端知识群体。

任何框架的打破都需要时间,天浩坚持推行六年制免费教育的初衷就在于此。在已经消亡的文明时代,新中国在短短几十年创造了奇迹,消灭了庞大的文盲群体。如果不是那些伟大的人在建国之初制定并坚持这项政策,也就谈不上后来的科技强国。

小孩子免费上学,而且由真正的行巫者进行知识传授……这种事情狮族人连想都不敢想。

他们看到了奇迹。用一些狮族老人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狮神赐予我们的神恩。

随着一项又一项新法令的颁布,来自狮族内部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少。

与贵族不同,平民百姓对生活的理解很简单:吃饱穿暖。

他们对幸福的理解同样朴素:稳定、持久,有奔头。

所有这些天浩都能给予,只要整个龙族社会持续发展,人们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土地分配不成问题,只要发动对南方白人的战争,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资源的生产也是这样,随着所有部族被统一,新的社会分工也由此产生。最勤劳的那些人当中,会产生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致富者,作战勇猛的士兵当中也会出现新贵族。

不可避免,社会需要更多得消费行业,尤其是各种不同类型的特殊服务类型(和谐),但只要严格控管,在天浩看来就是对整个龙族,整个国家的有益补充。

他继续前行。

一名老兵在天浩从面前走过的时候,大声喊出了“皇帝万岁”的口号。

从更多的人口中喊出同样声音,逐渐汇聚,形成一波接一波的声浪起伏。

天浩身边的侍从和禁卫军们心潮澎湃,跟从他脚步的大臣们变得激动热切。

很快,整座城市上空回荡着同一句话。

皇帝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