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杜擎淮的担忧

好书推荐:

两人达成默契。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他们三言两语下隐含的巨大信息量,却也明白了,这两人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

杜擎淮心中蓦地生出一种危机感,心念一转,指着绿龙的尸体道:“这头龙怎么处理?”

绿龙的尸体倒趴在地上,背脊依旧能和叶宁宁的视线平齐,叶宁宁看了看,说道:“趁新鲜,把它处理了吧。”

语气就像市场买鱼那么随意。

可现在是该轻松的时候吗?

杜擎淮心里咯噔一声,与翟万琛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眼底同样的凝重与不安,终于明白之前的危机感出自哪里——

诱饵!

这是钓出那头绿龙的诱饵!

木精灵和叶宁宁这是把这头绿龙的尸体以及他们,都当成引诱并激怒那头绿龙的工具了!

龙族高傲的名声,是众所周知的。可以想象,当那头绿龙来到这里,发现自己的孩子不但被杀死,而且尸体还正在被凶手分解收集,打算当成材料,会让那头绿龙陷入何等的暴怒之中!

暴怒的绿龙一旦失去理智,无疑会陷入木精灵的陷阱——

可是他们呢?

他们这些激怒了绿龙的诱饵,会有怎样的下场?

杜擎淮一瞬间几乎有股冲动,想立即与房哥离开此地,有多远跑多远——暴怒的传奇绿龙有多恐怖,杜擎淮只看之前的战斗,已经可以想象了。

那是稍微被余波波及,都可能会死!

但杜擎淮抬眼看了一眼叶宁宁,后者正站在绿龙尸体前,仰头思索,像是真的已经在考虑怎么分解这具尸体—,于是杜擎淮竭力压下了那股冲动。

叶宁宁总不会蠢到自蹈死路。

而绿龙如果暴怒,首要目标也是树人、凯尔和叶宁宁,他们这些人,多半只会被当成杂鱼——

毕竟绿龙的孩子所放出的龙威,都可以将他们吓得四散,传奇绿龙的龙威说不定一放出来,都能让他们肝胆俱裂!

所以,说是杂鱼都已经高看他们了!说不定绿龙根本就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么一想,如果事先有所准备提前躲开的话,或许并不是没有生路。

毕竟只要不引起绿龙注意,只是躲避余波,难道他们都做不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索性别冒险了,不然总会有遭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除非他们留在秘境中再不出去。

想到这里,杜擎淮慢慢镇定下来。

他觉得,在事先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冒险一试的。

如果非要选一种和传奇级遭遇的情况,现在这种他们事先有预备,也有强者在前面帮他们扛着的情况,反而是最好的一种。

这么一转念,又更加冷静了几分。

杜擎淮看了一眼翟万琛,后者也正看过来,杜擎淮不知他想法,心中忽然想:虽然不会被当成正菜,但绿龙顺带的攻击,可能也是我们承受不了的,真到关键时候,说不定就看谁更倒霉了。

心中掠过种种思虑,他故作轻松地对翟万琛低声道:“上了贼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翟万琛沉默片刻,也知道现在不能下船了,叹口气,点点头,杜擎淮就挽起袖子,招呼李成和房哥,“一起去帮忙吧。”

绿龙尸体那么大,想必叶宁宁他们不介意他们拿点边角料。

他们也是诱饵的一部分,捡点他们不要的作补偿,没问题吧。

龙族身体上的材料,哪怕只是一点龙血龙鳞,收集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更重要的是,至少在玩家群体中,龙族身上采集的材料还有价无市。

战场一片狼藉。

虽然绿龙一直被【树根囚笼】困住,但躯体终究太大,只是龙血就喷溅出不少,不少树木上都滋滋冒着白烟,呈现枯萎的景象。

他们一走近,就感觉呼吸有些难受,鼻腔、咽喉和呼吸道都隐约有些灼烧感,如果不是这片树林比较稀疏,龙血中的剧毒一散发出来就很快被稀释吹散,怕是他们已经得到中毒减血的提示。

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坏,身体有些不适没有立即减血提示,说明这种环境正好处于他们身体适应的界限上,等会儿可能之后会提示扣血,但这种情况也正有利于锻炼提高他们的毒抗,一般人还找不到这么能训练提高毒抗的地方呢。

这也算额外的收获了。

这些关于抗性训练的常识,在公共论坛的一些私人版块上都有发布,几个人都是多少看过的,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负担地走了进来。

几个人一方面是想让身体慢慢适应空气中的微毒,一方面是比较识趣,避免树人和木精灵以为他们想争抢战利品,所以杜擎淮几人没有靠近绿龙尸体,而是在外围收集些沾有龙血的泥土枝条以及一些破碎的龙鳞之类的。

反而是凯尔没想那么多,他没在战斗中出力,照样大大咧咧地走过去,还招呼他们:“在那边磨磨蹭蹭什么呢,还不快过来!这么大一头龙,想收拾到什么时候!”

木精灵也不是真的那么没心没肺。

只是他知道树人不会在意——人家根本就没有收拾战利品的概念,如果他们不要,估计树人就会让绿龙尸体就地腐烂了也不会理会,因为这在树人眼中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凯尔也是知道时间不多了,那头绿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定这头绿龙尸体的大部分材料都可能收集不完,所以他也是真着急。

众人也就跟着过去了。

随着绿龙死亡,它所散发的龙威已经明显减弱,但不知是残余着少许余威,又或者是如同大象般庞大的躯体让人天然产生畏惧,总之随着距离拉近,众人老觉得心脏好像也在砰砰加速,一下比一下剧烈地跳动。

徐鹤迟疑了一下。

他觉得不像错觉,怎么好像附近有什么东西正和他心脏在共鸣——

砰砰!砰砰!砰砰!……

随着越走进绿龙,那彷如心脏跳动频率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徐鹤还来不及多想,忽地,旁边的李成毫无征兆地失声大叫:

“她还没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