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挟持

好书推荐:

叶宁宁在干什么?

她在等待时机。

当凯尔的火焰长弓未能建功,找出叶宁宁,被他护在身后的戈兰身上忽然闪过隐晦波动,她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了。

戈兰身上的波动极微弱,如果不是叶宁宁感知已经达到20点,加上秩序之火和【世界之巅】称号的全属性加成,没被戈兰的感知加成检定碾压,加上一直将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戈兰身上,也无法发现这微不可查的波动之后,戈兰那双秋水般的明眸中有一瞬木然,似乎黯淡了些许。

“还是这种套路……”叶宁宁心想。

在第三者看来,戈兰还像之前一样,仿佛吓蒙般站在原地,纤细身影显得楚楚可怜。

叶宁宁却已经不再关注她,甚至不在乎场中的战斗,感知专注扩散到最大,视线扫向空地周围的树木,寻找与之呼应的波动——

她清楚,这个类神术的范围,不可能距离起始点太远。

“找到了——”

叶宁宁的视线落在二十几米外一棵不起眼的油棕木上,“在那里!”

油棕是热带木本油料植物,果实含油量巨大,有“世界油王”之称。

这棵油棕木的羽状叶之间正长满了五六个卵状果实,叶宁宁却还嫌不够,使用法术默发吟唱了一个油腻术,而后将早已准备好的次级火球术卷轴撕开,当凯尔感知到叶宁宁默发法术的隐晦波动时,熊熊大火已经将七八米高的油棕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把!

“啊啊啊——”

“哼!”

油棕木之中发出了如同少女受惊的尖叫声,掩盖了凯尔隐痛的闷哼。

但这个细节却没被叶宁宁忽略。

在油棕木发出尖叫的同时,忽然暴起准备和周围的木精灵弓手一同发动反击的凯尔身体忽然顿止,俊美的面庞上流露出痛楚难耐的神情,同时没有受到攻击的体表飞快地浮现出大片迅速的红肿灼伤,并迅速扩散!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宁宁却并未意外。

“转移伤害吗?不——应该是更高级的神术【源血转伤】!”

联想到两只精灵之间的血缘关系,叶宁宁刹那便得出了结论,更产生了进一步推测:

“果然是处于圣树祭礼之中吗?看来这回捡到大便宜了!——说起来,弄不好那只引起战争的绿龙也是为了……这样的话,倒也方便我了!”

因为这个发现,之前定下的全盘计划有了变动。

种种思虑在脑海中翻涌,但于现实不过是转瞬。

叶宁宁潜行中并未迟疑,在看到精灵少女被迫打破木遁状态,从油棕木中脱离出来后,当机立断发动了秩序之火附带的【相位移动】,犹如阴影中游走的刺杀者,眨眼瞬移到了精灵少女身后。

相位移动之后,潜行效果自动消失。

但没关系,被强制打破法术效果的精灵少女只会比她更糟,除了被动防护之外,所有技能和附魔装备暂时都不可能激发。

二度精神反噬。

叶宁宁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最好的时机。

直面如同幽影般出现的敌人,精灵少女大惊失色,万万想不到局面会如此反转!

叶宁宁却全无怜香惜玉之心,匕首倒持,刷刷刷,连捅三刀!

“嗷——!!!”

利器入肉的感觉清晰无比,精灵少女雪白无暇的肌肤上却没见一点伤痕,不远处,凯尔已变身棕熊,正要发动野性狂暴,后腰却突然飙出血箭,腰部厚厚的毛皮鲜血染红!

【肾击】+要害攻击,就算是棕熊之躯也承受不住!

没有产生即死效果,还是因为变身棕熊后防御和生命值增高的一大截的缘故。

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涌出的鲜血太多,甚至来不及被土地吸收,随着鲜血在地上积出一个小血泊,棕熊毛发开始缩短,被迫从棕熊变回人形态。

德鲁伊的野兽变身也不是万能的,依旧会受本身的属性约束,否则变个巨龙啥的,不就要屠神?

但凯尔又一次刷新了众人对阔佬的想象力上限。

眼见他伤口大量失血,即将进入重伤状态,身上却迸发出一道充满生命气息翠绿光芒,如同泉涌般的血洞肉眼可见地止血弥合,几秒内恢复成一片平坦略显鲜嫩的皮肤。

与此同时,周围的林木似有无形波澜拂过,一点点如同萤火般的微芒从树木、灌丛、小草中浮起,汇聚成一道温暖的洪流,灌入凯尔体内。

——4环类神术【治疗重伤】!

——3环类神术【密林之子】!

叶宁宁眼中闪过异彩,冷眼坐视凯尔原本衰落的生命气息,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强盛。

即便众人看不到他的血条,也能从眼前情形得知,这个家伙已经满状态原地复活了,分分钟能再战一场!

就算是阿列姆,都被这种骚操作震惊了。

泥煤!

所以这才是木精灵真正的种族优势吗?

如果每个木精灵在森林里都有凯尔的恢复能力——不,哪怕只有一半,谁还敢在森林里跟他们打?

哈哈,这帮家伙眼倒霉了!

连阿列姆都这么想,更不用说徐鹤等人了。

如果不是叶宁宁挟持住了精灵少女,他们都有投降的冲动了。

实在是没法打了!

他们只能指望叶宁宁。

叶宁宁的匕首已经抵在了精灵少女雪白的颈项上。

凯尔投鼠忌器,同时也是不敢赌自己能不能在身上的恢复法术生效之前,撑过割喉的即死判定,因此即便双眼蹿火,也只得按捺下来,怒声道:

“放开戈兰!否则你们休想活着离开!”

他的话倒不是没有威胁力的。

看过之前那一幕,玩家们都对木精灵在森林中的种族优势有了新的认识。

叶宁宁更是知道,木精灵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完全有能力做到将整片森林变成巨大牢笼,举步所见的树木动物都化身敌人。

但她既然敢在人家地盘上搞事,就不怕这种后果。

“我想,我们该冷静下来谈一谈。”

对精灵少年的威胁充耳不闻,叶宁宁好整以暇,对某个不知名的存在淡淡道:

“请现身吧,阁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