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强弩之末(大家十一快乐!)

好书推荐:

天空高广,无一丝云彩。

天穹被夜幕笼罩,东方,启明星已升起,地平线的尽头,海天相接处隐露一丝难以察觉的鱼肚白,光明正在其中酝酿。

将醒未醒的大地辽阔无垠,淡白的薄雾如同夜之女神的轻纱,掠过草枝树梢,凝出一颗颗稀薄晶莹的露珠,隐藏其中的虫豸经历一夜不知疲倦的鸣唱,似乎也陷入了沉睡,在鸟雀苏醒之前,辽广的平原上难得的陷入一片短暂的寂静之中。

直到——

一扇繁复的黄金光门,毫无征兆,在空中开启。

这门似极大,又似极小,中间明亮的漩涡仿佛通往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使人一见目眩,无法直视。

黄金光门突兀出现,但在这片安宁平静的平原之上,并未有第三者有幸见证这一幕,光门中金色的漩涡缓缓转动,从中吐出几粒光点,光点刚刚离开便挣脱了漩涡的引力,似缓实急地四散分开,如流星般托着不明显的光尾,坠落大地。

稳稳落地,感觉眼帘上的刺目光亮褪去,叶宁宁第一时间睁眼。

带着草木泥土清香的湿润空气充满口鼻,空阔无际的草原延绵到看不见的远方,一改多日的困囿,使人不禁心旷神怡,即便是始终对未知环境保持警惕的叶宁宁都感到心气一清,精神震奋。

但周围的宁静安寂并不能令叶宁宁失去戒心,感知到周围方圆几十米内暂无威胁之后,叶宁宁眺望渐亮的东方,对比视野内稀疏树木的向阳面,短短瞬间确认了一件事:

这里是南半球。

由于游戏降临对地球环境的巨大改变,原本的世界地理常识已经渐渐失去参考作用,加上所处的广阔草原并无明显特征参考,便是以叶宁宁见识,也一时无法确定他们的落点是位于哪一块大陆上。

脱离迷宫漩涡的光球是以生命个体为单位,好在根据前世的经验,同一个漩涡中出来的人彼此落点并不会相隔太远,加上降落时神志清醒,主宠之间的感应令叶宁宁清晰感知到妮娜的方位。

不到三分钟,近人高的杂草根部微动,妮娜小小的脑袋探出,张口吐出急切的女声:

“大小姐,你在哪?”

程晓玥落地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叶宁宁。

随后是徐鹤与翟杜二人。

一行七人落点有远有近,最远的翟万琛和徐鹤落到了与叶宁宁相距七八公里的北面,还好草原上并无阻碍,半个小时后,七人顺利汇合。

经历这半小时的汇合,几人也大致探明了附近的状况。

远的不敢说,但在附近方圆至少二三十公里内,妮娜没有嗅到强大猎食者留下的气味,这说明这片地区应该没有三阶以上的猎食者出没,否则以高阶猎食者的活动范围,巢穴附近都会被圈为自己的地盘,留下气息对外来者作警告。

这说明他们没有一下掉进深渊之井或龙巢之类,对于低阶职业者等同于绝地的地方,相比叶宁宁前世黑到天际的运气,他们这次可以说是抽中了上上签。

相形之下,落点离开国境降在南半球倒没太出乎意料。

众人之前甚至做好了落到大海上的准备,从地球表面70%的海水覆盖率来说,这个概率才是最大的。

但即使幸运地落到陆地上,也不能保证这就是大陆,南半球的岛屿还是很多的,即使闻不到海风看不到大海,也可能是岛屿面积较大,不能保证脚下大地必然与大陆相连。

这片草原处于枯水季节,原本一人多高的长草大多枯萎倒伏,使人能在其中露出头来,大概也是因为干旱的缘故,原本在此繁衍的野兽也都大多随水迁徙。

一行人在跋涉途中,只看到了几头追逐野鼠的鬣狗,一只肚皮瘪瘪的猎豹趴在一棵枯树上,远远看了几眼,犹豫再三,没有上前。

平原几乎没有起伏,好不容易找到一片浅浅隆起的小丘,徐鹤爬上稀疏几棵杂树中最高一棵的树顶,远眺好几分钟,滑下来,对几人摇头:

“没有聚居地。”

除了叶宁宁外,几人都流露失望。

但这也是预料中的事。

“……如果附近有聚居地的话,我们途中就该找到一些痕迹了,”杜擎淮倦怠地叹口气,“连个脚印都不见,要么聚居地距离太远,要么他们已经迁移走了。”

“我怀疑我们可能在非洲南部草原南回归线附近,也只有这附近的热带草原在这个时节,雨旱两季才会这么分明,这附近连野兽都迁徙走了,如果原本有聚居地的话,也会跟着迁徙。”翟万琛也擦着汗,禁不住面露疲态。

不但是他,其他人也都露出浓重倦色。

离开迷宫后,最初的振奋只是回光返照,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逐渐放松的神经,多日以来积累的疲倦终于浮上心头,越来越浓重。

这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来自精神上的。

尽管迷宫中并非不能休息,但每次休息都只有三四十分钟,随后就要被叫醒,以确保在穿梭过程中清醒保持状态随时面对可能的战斗,可想而知不可能进入深度睡眠,加上严重的心理压力和死亡威胁,这种情况持续了近两个月,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堪称奇迹。

如果不是尚未安全,几人简直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瞬间入睡。

好在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

那次为了离开深市秘境连续三天冲级并为求意志提升强迫自己清醒之后,徐鹤的神经已经坚韧许多,此时尚能坚持,是七人中除叶宁宁程晓玥外看起来精神面貌最好的,如房哥李成这般,原地停留片刻之后,已经不自觉坐下,眼皮开始打架,低垂脑袋一点一点,便是翟万琛杜擎淮,也要时不时掐一下皮肉,用痛觉来保持清醒。

哪怕叶宁宁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以她的抗压能力,叶宁宁原本是不会有太大影响的,然经历了灵魂灼烧后,尽管上限获得了提升,但灵魂的空虚感却也是前所未有,若非意志坚韧,早就掩饰不住,被人发觉了。

眼下,她最需要的不是其他,而是一场不被打扰的足够长的休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