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两败俱伤

好书推荐:

“你不想想宁姨他们吗?你不急着出去救他们了吗?”

见叶宁宁不理会,徐鹤又追了一句。

叶宁宁仍旧闭目,并未回应徐鹤。

这已经是一种回答。

徐鹤神色微沉,然而现在改弦易张已经来不及。

叶宁宁是怎么让安全的房间通向她的目的地,他们谁也不知道,唯一明白的是,叶宁宁有办法做到这点,他们就只能跟她一条路走到黑,否则出去的机会更渺茫。

他只能沉默地坐回去,按照于贺军曾经教导过的方法,更加认真的打理起身上的装备和武器,为可能要到来的战斗做准备。

“陪她走一趟吧,大不了,也就是一死而已。”徐鹤心想。

从末日降临到现在不过短短两三个月,几经危难,数度在生死线上徘徊,不知不觉中,徐鹤已经成为一个见惯生死的玩家。

他甚至还惦记着程晓玥,她失踪得那么诡异,连叶宁宁都说不出原因,说不定叶宁宁的目的地会有程晓玥的线索。

想到这里,徐鹤倒安下心来。

翟杜四人见状,也没了指望,慢慢消了声动,养精蓄锐起来,一时之间无人说话。

叶宁宁并未让他们久等。

又穿了三次房间,秩序之火卷轴的牵引力变得异常强烈,仿佛被某个强大的引力体吸引,好像要脱手而出,飞向房间外的某个地方。

现在已经不需要卷轴了,叶宁宁将卷轴收进修庇斯的祝福中,果然下一轮到来,原本并未异常的墙壁上出现的并非漩涡,而是一道高四米宽三米的巨大发光门扉。

“做好准备!”

不用叶宁宁提醒,徐鹤和翟杜四人已经看到那扇铭刻无数繁复流动符文、没接近已感受到巨大能量波动的门扉,心中涌出不知是刺激还是恐惧的兴奋。

他们紧握着匕首,跟随叶宁宁冲到门扉前。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门扉忽然敞开,内中涌动着滚滚黑色雾潮,似乎里面藏着未知的怪兽,同时一声不知是巨龙还是别的什么怪物发出的怒吼在耳边响起,震撼心灵,就在他们猝不及防心旌动摇之际,暗黑雾潮深处传来沛然大力,一下将所有人吸了进去。

“……你受到未明震慑!”

“……意志检定中……”

“……阶位差距过大,检定惩罚-10……意志检定未通过!”

“……你未能完全免疫该震慑,生命值-15,僵直5秒!”

仿佛有人照着头顶重重一锤,叶宁宁只觉得大脑嗡一声,剧痛袭来,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眼角开裂,鼻端丝丝一处鲜血,身体内仿佛被掏空一般,生命力迅速流失,僵直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往门内摔去!

徐鹤五人更糟!

他们意志力远比不上叶宁宁,加上阶位差距的惩罚,简直如同迎头与大卡车撞上似的,整个人都抛飞起来,还没落到地上,口中已经喷出大量鲜血,中间甚至和着一些脏腑碎片!

刚刚进门,六人中五人失去了战力,徐鹤五人大半条命都去了,别说战斗,能不能活下来都得看运气。

叶宁宁心中震惊。

神威!

这绝对是神威!!!

还是这熟悉的配方,还是这熟悉的味道——

也只有30级以上,与叶宁宁相差五个阶位的神力威慑,才会令她受到如此威慑,一照面直接负伤。

五人掉进门扉之后,像掉进了无底黑洞之中,又像是挤进了一条狭长的隧道,无边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也感觉不到别的存在,甚至连时间流逝都变得模糊。

似乎极漫长,又似乎极短暂,光明陡现,奇异的魔法阵凭空出现,六人出现在阵中,从空中摔下。

将要触地的一刹那,叶宁宁空白的大脑在前一瞬清醒,意识到身体的支配能力已经恢复,多年形成的战斗本能立即条件反射,想一个翻身滚离原位,避免受到可能的攻击。

蓦地,脑海中某些念头在电光火石间闪过,叶宁宁改变了想法,强行压抑了身体反射,不出所料,只坠落极短时间,大约不超过三米,他们就重重落到某个坚硬的平面上,几人却没哼一声,吐出鲜血,早晕过去了。

“……咦?!”

尽管叶宁宁压制战斗反射后,外表看来和徐鹤等人几乎无异,但当一声不高不低却清晰无比的声音传进耳中,敏锐的战斗直觉立即令叶宁宁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觉察了——

她立即翻身而起,瞬间跃出三四米,心中如炸开了一个响雷,身体转向声源的同时,她抬起左手,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卷轴上魔力波动到了巅峰。

火球出手的前一刹那,叶宁宁视线触及了那人,也看清了他旁边的东西,原本射向那人的火球一偏,庞大得几乎是正常火球两倍的通红圆球朝那人身侧的方向射出!

“——住手!!!”

出声之人未料到对外来者仍有意识,更未料叶宁宁意志坚韧到丝毫不受伤势影响,连人都没看清,一言不合立即动手。

等他发觉火球并非攻击他的时候,便意识到了叶宁宁的目的,然已经来不及制止,彤红火球与他毫厘之差擦身而过,在出声之人前方一个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地面约三分之一的繁复阵图上空爆炸!

——轰!!!

火球没有伤及任何人,包括近在两三米范围内的那个出声之人,但出声之人却宁愿这个火球炸在自己身上。

因为一如叶宁宁的目的,火球爆炸释放的能量干扰到了魔法阵的运行。

只见那个通体以黄金为底色、一眼扫去不知用了多少珍贵魔法材料构画而成的神秘阵图微微一暗,接着爆出将人眼眸灼瞎的光芒!

那强烈的能量反应让叶宁宁的头发都悬浮飞舞起来,头皮感受到拉扯的力量,体表有种无比接近火堆、皮肤将要被灼伤的刺痛感,好在她早有准备,在射出火球的同时便闭眼转头,用手挡住眼睛——即使如此,双眼眼皮上仍传来一股烧热的灼痛感,被刺激得流下大量生理泪水。

但之前那人反应却与叶宁宁相反。

他的体表没有出现任何护盾或防护法术的效果,却似乎完全不受强光的任何影响,急声惊呼,无比紧张地冲到阵图前,双手伸向前方,十指箕张,身上涌现强烈能量波动,试图强行控制阵图反应。

但已经来不及。

阵图在剧烈反应中又爆出数次强光,一次比一次绽亮,像发生了小型核爆,达到巅峰后,一个席卷整个空间的爆炸将所有能量释放出去之后,阵图倏地暗了下去!

强大的能量如同拍打,连身处边缘的叶宁宁等人都被波及,横扫出去,翻滚着连连吐血,那人却未受影响,能量浪潮穿过他的身体,就像穿过一团空气,连他的头发丝都没有吹起!

但这并不代表此人比叶宁宁等人好过。

运行中的阵图被意外因素干扰中止,加上他最后试图强行控制纠正,阵图爆炸后所带来的魔力反噬令他深受重创,不死也伤。

最重要的是,魔法反噬不同一般伤势,必然影响到精神核心——

短则一天半天,多则十年八载,受到反噬的施法者施法必定会受影响,严重的甚至别想发出哪怕是一个0级戏法。

这是最基本的魔法运行规则,就像物理规则之于现实三维空间,哪怕是神祗也无法避免这点,最多只能凭强大的实力强行撑过反噬,或者付出代价将反噬转移或延迟。

叶宁宁对此再清楚不过,这正是她攻击阵图的目的。

据闻神祗不会轻易降临凡世,祂们的神降有巨大的条件约束,需要连神祗都心疼的巨大代价,至少前世游戏八年之久,叶宁宁也未听说过有玩家遇到神祗的传闻被证实,在她估算中,魔方迷宫这个前世已经被不少人知道的秘境中心出现神祗的几率不到亿万分之一。

但对方能发出神力震慑,那么对他的实力,再高估都不为过。

毕竟,神祗不会降临人世,但超过30级却并未点燃神火的、与神祗同等级的圣者们,却是可以在凡世行走的。

当然,这个人也多半不可能是神阶之下寥寥无几的圣者。

如果是圣者,早在叶宁宁攻击之前,他们就已经如同蚂蚁一样被捏死了,。

圣者的威压不会是一次性的,虽然可能不如之前的神威那么强大,但却是被动的阶位威慑,无时无刻都在发生作用,靠近的人在威压之下,连站都不一定站得起来,施法的意志检定更以几何级难度增加,叶宁宁根本不可能激发那个火球术卷轴。

这也正是很少人能亲眼见证传奇以上存在战斗并活下来的原因。

这类存在的战斗余波使得战场上根本难以有低阶生物活下来。

尤其是圣者,祂们都是达到这个世界所容纳的极限的存在,如果平时不收敛威压的话,搞不好走在路上打个喷嚏,都会有大量无辜的生命被震死,多出来活动几次,搞不好都不用等人类灭绝,地球就会爆炸,所以这类存在一般不会随意出动。

玩家前世与NPC矛盾日渐尖锐,几次大阵仗几乎引发局部战争,闹得举世皆知,也只有两次引得圣者隔空出手,出声的圣者连真容都没露过。

但即使不是圣者,这个出现在中心房间中的人也必定是高阶强者,只凭他能使用需要消耗神力值的【神威震慑】,便知道他绝不会是普通人。

“……咳……咳咳!”

先是被神力震慑,进入房间后又两次被下坠震伤,饶是叶宁宁原本只是轻伤,此时也加重不少,咳出了不少血沫,将法袍前襟染成深色。

但对方伤势似乎也不轻,即便叶宁宁六人处于任人宰割的处境,对方也一直不见动静。

原地眩晕数秒,叶宁宁最终仍是凭借强大意志力清醒过来。

她用胳膊肘支撑地面,滑了两次才支起身,强撑着抬起眼,眼前黑雾散开少许,隐约见到毁灭的阵图不远处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看起来不是死了就是昏迷不醒。

那人影距离阵图并不远,几乎是原地未动,似乎刚才的爆炸的气浪完全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不知是魔法免疫太高,还是法袍的保护。

这无疑验证了叶宁宁战术的正确性。

如果正面对战,哪怕他们一行六人完好无损,怕也不够这个家伙捏的。

越是高阶施法者,魔法反噬越严重,叶宁宁知道对方一时醒不过来,咚地倒回去。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眼前黑雾消失大半,叶宁宁用仅有的力气喝下两瓶2号圣水,激发新月徽记最后一次圣光治疗,又过了五分钟,终于有力气坐起来。

这不是叶宁宁两世伤情最严重的时候,甚至算不上重伤,手边充足的治疗量让她的生命值很快回到70%以上,叶宁宁并未急于去查看那人情况,要知道,即便是昏迷不醒的施法者,危险性也未必会比他清醒时小多少。

成熟的施法者,大多会为种种不期而至的意外提前做准备,这些后手往往倾注施法者的大半身家和心血,危险之极,许多都是茶法瞬间致死,否则,反过来死的就是施法者本人了。

叶宁宁也是一个施法者,前世不知多少次借着后手死里逃生,更加不会大意了。

她先检查了妮娜伤势,然后才去看了徐鹤等人的情况。

妮娜恹恹的,因为神威震慑也受了伤,还好轻盈灵活,进入房间后没像他们一样摔下来震伤,伤势倒是最轻,喂两瓶1号圣水就醒了,只是脱力严重,一时爬不起来。

徐鹤也还好,野蛮人出了名的皮糙肉厚,虽然是物理攻击,本身却有不低的魔抗,加上血厚防高,徐鹤本身意志在初阶职业者中也算出色,因此伤势虽然重,却不致命,看着过不了多久,就能靠回血醒过来。

翟万琛等人却严重不少,已经到了重伤的危险线,再继续掉血怕就要完蛋了。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