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翟万琛的后手!

好书推荐:

——【冲撞】!

嘣、嘣、嘣!

仿佛是绳索断裂的声音,吸血怪藤组成的藤阵被撕裂,一面长着尖刺的圆盾从其中突出,后面一个粗壮如四分卫的彪形大汉蛮牛般冲出!

那蛮牛般的男玩家身后掩护着两个同伴,一得自由,立即扑向翟万琛和杜擎淮,速度迅猛,带出呼呼风声,气势惊人,一看就是雷霆万钧的大招!

翟万琛和杜擎淮色变,速退!

然而对方两人哪会放过他们!

——【狂化】!

——【极速连击】!

两个攻击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人,杜擎淮招架失败,吐血,胸口明显塌陷,抛飞开去!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两人一击得中,废了杜擎淮,目光盯上翟万琛,趁势追击!

——【威吓】!

翟万琛眼中闪过厉芒,掀开一张此前即使最危急时刻也没有使用的底牌:高达40级的【威吓】!

被他目光对上的那个野蛮人身体一僵,原地定身两秒!

仿佛约好一般,叶宁宁从空无一人的空气中出现,甫一现身,反握的匕首已经贴着野蛮人后脑勺!

——【凿击】!

锋锐的刃尖精确地插入第二和第三块颈椎骨缝之中,轻轻一挑!

喀拉。

匕首拔出,叶宁宁没看结果,再次消失在空气中!

“谢夫!!!”

身后四分卫般的野蛮人持盾者暴怒冲顶过来,却只顶上了一团空气,用力过度,反而冲出了几米,与同伴错身而过!

不等他调整重心,一只持匕的手出现在他直冲过来的路线上,看上起就像野蛮人自己把头抵到匕首上!

——【抹喉】!

哧。

血线迸出,激射的血液飙射两三米!

野蛮人并未立即倒下,捂着脖子,转过身,手伸向前,意图抓住那个神出鬼没的魅影……叶宁宁倒退一步。

野蛮人伸出的手落了空。

咣当!

盾牌落地。

他捂着脖子,眼球暴突,轰然倒地!

叶宁宁站在原地,血泊洇到脚下。

“……托马斯!!!”

眼睁睁看着同伴死不瞑目,武僧激愤欲绝,生出同归于尽之心,放弃与他纠缠的翟万琛,转头扑向叶宁宁!

好快!

叶宁宁心中微惊,急退!

然而,武僧在决死下爆发了极限,竟跟上了叶宁宁19点敏捷,如影随形!

——【极速连击】!

第一拳!

【毕格比护身掌】迟缓了出掌速度,叶宁宁偏身,闪过攻击!

第二拳!!

一层力场护甲浮出叶宁宁体表,黯淡!!

第三拳!!!

对方出手速度已经降到最低,也意味着这套连击已是强弩之末!

拳头印在法师护甲上,护甲破碎,拳头微偏,继续击打在叶宁宁肩头,指虎上尖锐的三根金属突刺在肩头开出三个血洞!

锁骨剧痛,好像骨裂了,叶宁宁却面色不变,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合身切入武僧正面空门,匕首由下而上,直插腋下!

咔嚓!

武僧身上竟然也浮现了一层护甲,叶宁宁所用匕首并不是破魔锥,必死一击竟无功而返!

不好!

叶宁宁微诧,余光注意到武僧眼中掠过得逞狞笑,双手回收,抓向叶宁宁双肩!

同归于尽是假的!

他想挟持她!

处于局中的叶宁宁和武僧背后的翟万琛看到这一幕,都瞬间意识到武僧的目标!

找死!

叶宁宁嘴角微冷,幽眸闪过寒光。

——【威吓】!

定身一秒!

咻~

一条藤蔓从后方毒蛇般射来,勒住武僧颈脖,吊起!

叶宁宁一匕首刺下,武僧身上的护甲破碎,腰间一条精致的银白腰带上的符文闪过出微微白芒,黯淡!

这下再没有阻碍了。

这时,一个男声在不远处突兀响起:

“住手!”

嗡!

叶宁宁偏头,一支弩箭擦过耳际!

她与翟万琛转过视线,叶宁宁原以为已经被烧死的棕发碧眼的白人男子站在奄奄一息的杜擎淮身边,两人身上的衣物湿漉反光,浓重的火油味从他们身上传来。

白人男子右手持着弩箭,左手……拿着一个炽火胶。

“……艹!有个漏网之鱼!”

翟万琛低骂,捂着腰间伤口,注意到杜擎淮和白人男子身下地板火油洇开,脸色更加难看。

叶宁宁匕首也为之一顿。

白人男子眼中闪过喜色。

噗。

匕首插进心脏。

拔出。

大朵血花绽开,武僧痉挛挣扎两秒,四肢垂下,吸血怪藤迅速缠绕,拖走!

白人男子脸色僵住,色变。

扬起手,他对上了叶宁宁的眼。

——【威吓】!

妮娜闪电般射出,凌空一跃,划过优美弧度,叼住从白人男子掌中落下的炽火胶!

与此同时,翟万琛三步冲刺,一个飞扑,将白人男子按倒在地!

两个男人,一个流血不止,一个烧伤不轻,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一时竟势均力敌,如同两头穷途末路的公虎,吼叫着在地上翻滚!

直到叶宁宁上前,匕首反转,重磕!

白人男子脖子一软,倒下。

“……呼!”

翟万琛一个翻身,气喘吁吁,感觉全身伤口崩裂,呼吸困难,连爬起来的力气都快没了。

“……你,再不、救我……我就要、死了……”

叶宁宁垂眸,看他。

“给我一个救你的理由。”

翟万琛勾了勾苍白嘴角。

“……进来、之前……我发过、一个讯息!”

“……如果……我、回不来……不计代价……刺杀叶成河!”

叶宁宁眯起眼。

这一次,翟万琛终于清晰捕捉到,这个心思难测的少女眼底那一抹深沉杀机,微喘,低低笑起来。

“……你、信不信……杜擎淮……也和我、一样?……”

叶宁宁冷冷看着他。

她清楚翟万琛的意思。

神辉营地的平衡不能被轻易打破,一旦打破,就索性完全打破,如果三个团队的首脑全部完蛋,反而能浑水摸鱼,万昌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吞并。

她也并不怀疑,翟万琛手下会有这种不顾一切为他复仇的死忠。

“……呵……死人、不会……有任何、顾忌……”

翟万琛平躺着,还在笑,定定看她,焦点却逐渐涣散。

叶宁宁蹲下,举起手——

劈下。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