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吸血怪藤

好书推荐:

“……用我的吧。”

见杜擎淮背上的伤还在渗血,徐鹤递过去一瓶圣水。

房哥眼中一亮,接过圣水,顾不上感谢,急忙将圣水倒在杜擎淮背上,杜擎淮背上的伤口收口,合成一条鲜红的肉疤。

“谢谢你,徐鹤……”

“没事,杜哥!”

杜擎淮坐起身,感谢的话没说完,徐鹤毫不居功地摆手,“是……宁宁叫我拿来的!”

“嘿,她?!得了徐鹤,你别解释了!”

房哥不屑地低嗤笑,杜擎淮也是笑笑,他们都看得出,徐鹤是拿出了他自己的那份。

徐鹤拧眉,沉默地回到叶宁宁那边,大马金刀坐下,盾牌斜倚在膝盖上,擦拭斧头,有意无意挡住了叶宁宁大半个身体。

房哥目光一闪,收回冰冷的视线,看向重新穿回衣物的杜擎淮,低低哼了一声,“M的,臭娘们!”

杜擎淮听到了,却没有反应,目光瞟向翟万琛那边。

不知不觉,三队人由原本的聚在一起,变成了各据房间一角,泾渭分明,三方之间,无形的张力越绷越紧,已经濒临极限。

翟万琛感觉到被注视,敏锐抬头,看过来,目光莫测,与杜擎淮对视一秒,又互相错了开去。

杜擎淮垂在一旁的手紧了又松,垂下眼眸,敛去眼底阴寒。

妮娜眼瞳睁开一线,鼻头动了动,似在冷哼,又懒懒地闭上眼。

下一轮又到了。

不意外,仍是只能选择黄色出口。

徐鹤与翟万琛挺盾走进去,脚刚踩在地上,便感到有东西缠绕上来,小腿一阵刺痛,有什么东西扎透了衣物和护腿,扎进血肉中!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上帝在上,什么东西在咬我!”

“小心,这玩意儿会吸血!”

对面传来叽里呱啦的鸟语,当然,听到徐鹤他们的耳中被自动翻译了出来,对杜擎淮而言,更是如闻纶音,惊喜交加!

但他一抬头,便感到一盆冷水浇下来——

对面那群外国佬竟有不下20个,因为人多,吸引力大,地上和墙上的那些黑色触手般的藤蔓大部分都被吸引过去了,从四面八方伸向他们。

那群外国佬被上百根藤蔓围困,鬼吼鬼叫,疯狂劈砍那些除之不绝的黑色藤蔓,即使看到对面有玩家,一时也腾不出手理会他们。

“M的!好不容易碰到了玩家,竟然是这个大一个团队!”

房哥连声咒骂着,深深体会到了之前那帮瑞典佬遇到他们时的感觉。

他们现在的处境恰好和那时翻转过来了!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个了,那些黑色触手般的藤蔓一条条纠缠上来,起先一两根还没什么感觉,等缠到身上的藤蔓超过五根之后,房哥就发现,他的生命值在以每20秒一点的速度往下掉!

他并不是唯一被“关照”的,徐鹤和翟万琛等其他人也都被藤蔓包围着,好在他们手中有武器,立马劈砍起来,房哥亏在他拿着弓,一时没来得及换近战武器,一个不小心纠缠了好几根藤蔓到身上!

“……嚓!这些黑藤真会吸血!嚓嚓嚓——掉的好快!”

“老房!”

见房哥有危险,杜擎淮和翟万琛几个连忙来援,腾出手帮他砍身上的藤蔓。

断掉缠在房哥手臂上的两根藤蔓,断在他身上的藤蔓末梢如活肢甩动,暗红如血水般的汁液淅沥流出,散发出腥香的味道,其他人毫无感觉,房哥却身体一软,险些扑进藤蔓最多的地方!

“老房,你干什么!tmd想死吗!”

杜擎淮砍了两根藤蔓,及时拉了房哥一把,房哥一甩头,勉强站住,叫道:“……不对,老大!……这气味、这气味……有毒!……”

徐鹤等人大惊,连忙将他扯到背后,没来得及再问,对面那个团队中忽然有人扑通倒地,还不止一个,而是三个!

他们附近的人只来得及拉回一个距离最近的同伴,剩下两个一倒地,地面上那些藤蔓仿佛受了莫大刺激般,原本悠悠缓缓、如同在海水中漂浮摇摆的海带般的速度加快不止一倍,毒蛇般激射过来,缠到两个倒地的玩家身上!

“救命!”

“谢夫,救我!”

两个超过一米九的彪壮男人只来得及挣扎两下,全身便被困得结结实实,如同一个大蚕茧,连脸都露不出来,被迅速拖往房间中间,高高吊了起来!

“……哦不,杰姆!”

“——詹森!!!”

连片惊呼声中,对面的玩家疯狂劈砍藤蔓,却无法阻止呼救声越来越低弱,那两个藤蔓“大茧”中的挣扎也越来越小,终至无声无息!

时间,像是慢了一倍……

连徐鹤等人都不自觉屏息,在抵挡藤蔓之余,将注意力集中到房间中间的大茧上。

终于,悬挂在空中的“大茧”打开了!

那些互相纠缠盘绕的藤蔓喝醉般松开,两具只剩薄薄皮肉和骨架的干尸咔吧掉下来,落地时发出清脆的骨折声!

“天啊,体积缩小到只剩三分之一!”

“……他们之前可都是粗壮的彪形大汉!”

徐鹤、杜擎淮、翟万琛、房哥等人剧烈的抽气中,对面的那群玩家发出惊恐悲恸地尖叫,在混乱中,竟又有两女一男被藤蔓拖倒!

“不——凯瑟琳!!”

呼救惊叫中,那群外国人中一个棕发碧眼的男人终于醒悟了,砸出一个炽火胶,看到沾染到火焰的黑色藤蔓果然缩了回去,将捆住的一个女玩家放出来。

见状,他们大喜过望。

“……炽火胶有用!快,烧死他们!!!”

“放火!快放火!”

“……中间!它的根部一定在中间!”

那个棕发碧眼男的威信似乎很高,闻声,那二十几人中立即有人拿出炽火胶!

“……卧槽!他们打劫了炽火胶制作工坊吗?竟然人手一个炽火胶!”

翟万琛大吃一惊,头皮发麻,有种不妙的预感!

这时,他听到徐鹤大吼:“不,别放火!你们疯了吗!氧气不足,我们会憋死在这个房间里的!”

可惜,他的阻止来的太晚了!

水晶瓶磕地,清脆的破碎声响起——呼!

熊熊火焰骤然升起!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