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重生真相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亲身经历?”

徐鹤声音不自觉微微颤抖。

他前所未有地强烈直觉到,距离某个真相已经无比接近了,只差一层窗户纸,就能捅破。

那层窗户纸是什么呢?

也许,只要叶宁宁再多说一句,他就能得到真相!

一时之间,叶宁宁目光幽深,看似平静,眼底的幽暗深处似乎有某些东西的起伏。

她注视徐鹤,沉默了片刻,在徐鹤感觉中,却仿佛度秒如年,就在他气馁,以为叶宁宁不会再说的时候,叶宁宁开口道:

“……没错,这是我前世的亲身经历。”

——前世?

——前世!!!

电光火石之间,徐鹤感觉有洪钟在耳边敲响,又像灵魂被拖离躯体,进入到与物质相隔的另一个世界!

他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敏锐,仿佛被分成了两半:

记忆中,与叶宁宁过去十几年相处的一个个片段浮现,那个斯文秀气的叶宁宁一颦一笑浮浮沉沉,如同记忆之海中的点点金光,千百次浮现,历历在目,如此熟悉——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重复播放着刚才叶宁宁说出那句话时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细节,大脑如有自主意识,他尚未主动发出指令,便自发地开始回溯过去两个月的相处——叶宁宁说过的每一句话,她每一个准确的预言,她从未遮掩的每一个疑点,她一再重复的、保证会告诉他的那个真相……

一切的一切。

所有的疑点,所有的不合理,所有他们有意无意忽略的细节……都有了解释!

——她说的是真的!

——她说的,是真的!!!

潜意识中,徐鹤已经得出了答案,但现代人根深蒂固的唯物观念,令他无法立即接受这个真相。

徐鹤的灵魂被拉回到现实中,却像经历了一场大病般,有种空荡荡的的虚脱感。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虚弱令他提有些晕眩,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这么荒谬的真相。

他看着叶宁宁,并不算英俊却格外端正沉稳的脸上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

“……宁宁……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这不是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吗?

怎么可能真的发生呢?

叶宁宁只是静静看他,没有任何反驳,幽深乌眸已经如之前那样淡淡地看着他,像是看穿他抗拒接受现实的虚弱,眼中带着过去两个月中经常在她眼中出现的冷漠。

熟悉而陌生的冷漠。

徐鹤看看她。又看看程晓玥。

程晓玥和贞子两人都已经呆住了,微张着嘴,一副灵魂出窍、毫无反应的模样。

徐鹤憎恨自己大脑为什么这么清醒,如果没有那么清醒,或许他还能像以前那样,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重生?……你是,重生回来的宁宁?”

擂鼓的心跳声中,徐鹤听到他这样问叶宁宁。

“是,也不是。”叶宁宁意味深长地,“我是叶宁宁。但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叶宁宁?”

“……什么意思?”

答案比他预想的还出乎意料,徐鹤呼吸急促起来。

“平行空间,懂吗?”

“一千个平行空间,有一千个不同的叶宁宁,也有一千个不同的徐鹤,我的经历和这个位面的叶宁宁完全不同,至少,我并没有一个叫徐鹤的青梅竹马。”

叶宁宁微笑,冰冷又残忍,“说起来。还是因为你的出现,才让我意识到两个世界的不同。”

徐鹤脑袋嗡嗡直响!

在他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朝叶宁宁扑了过去!

叶宁宁的关注重心一直在徐鹤身上,怎么会没防备?抬手一匕刺过去!

徐鹤捂着手臂。惊怒之下,不退反进,但他潜意识仍不愿意伤害叶宁宁,只想禁锢住她,从她口中得到真相,这样毫无章法的举动。怎么能抓得住叶宁宁?

叶宁宁错身一闪,别住他左臂往背心反折!

徐鹤只觉得肩臂处的大筋一痛,浑身力气像被抽掉了大半,不由自主地被叶宁宁按了下来,压在地上,左臂和后背被叶宁宁别着,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好在叶宁宁也无意伤他,冷道:“你冷静一点,不然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她停了停,果然徐鹤不再挣扎,叶宁宁才放了手。

徐鹤一得自由就弹起身,不顾手臂伤势和筋骨酸软,急促问:“宁宁呢?她去哪了?她去哪了!”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是怎么占据宁宁身体的?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把她弄到哪去了!”徐鹤很快又激动起来!

“我是死了之后才过来的,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不在这里,如果她在我的身体里复活,现在多半也已经死了。”叶宁宁淡淡道。

被剧痛之藤寄生的痛苦,连她都生不如死,更别说是一个普通女生。

哪怕万分之一的几率,叶宁宁撑下来了,但叶宁宁在她居所内外布置了许多陷阱,她当时居住的地方,更是在恶魔之井深处,根本不是一个未经历过末世的女生能适应得了的,更何况,就算她适应得了,对恐怖魔女虎视眈眈恨之入骨的仇敌之多,也足够让她死上一万次了。

当然,这两个推论,还要建立在那个叶宁宁也去了她所在位面的前提下。

如果叶宁宁之前的猜想是真的,两个位面以“叶宁宁”为重合点,偶然发生了交集,导致她重生到这个位面的叶宁宁身上,另一个叶宁宁倒的确有一定可能,被交换到了她原本的位面。

否则无法解释,她进入这个身体后没有感到任何排斥,却也接收不到一星半点记忆。

“你胡说!”

徐鹤想支起上半身,却忘了左臂无力,激动中动作太大,一下又趴在地上,愤怒地一锤地面:

“——你胡说!!!”

他用力太大,手臂上的血顺着拳头留下,猩红的拳头按在地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血印。

叶宁宁视若不见,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

“……不管那个叶宁宁有没有在我身体里重生,重生之后能不能活下来,对这个位面的人——也就是你们来说,她已经死了——”

徐鹤急促地呼吸,瞪着叶宁宁,双眼恨怒满盈,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咆哮,像是恨不得用眼神吃了她!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今天有三更有三更有三更!

***

谢谢蓝月天蓝的月票!

谢谢独孤流锋的打赏!

谢谢翼&舞的月票!

谢谢澹台清珞的平安符!

谢谢shenli719的月票!

谢谢shenli719的月票!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孤单小女鬼的月票!

谢谢血凰的月票!

谢谢血凰的月票!

谢谢沐曦月的月票!

谢谢澹台清珞的平安符!

谢谢澹台清珞的平安符!

谢谢飘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