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交换杀人,亲身经历!(二合一,给浅行弋止的和氏璧加更!)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进入迷宫后,藤斋一郎突然变脸,贞子就一直觉得自己仿佛在做一个醒不来的噩梦。

被另一个人操纵,灵魂被困在躯体中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怒一笑、一举一动都任由别人心意,仿佛被改造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活着的人偶娃娃。

那种感觉比置身地狱还可怕,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理解。

在此过程中,她亲眼看到,原野等人在藤斋一郎操纵下,操刀砍向彼此,短短不到一分钟,他们就变成了破布娃娃,鲜血像喷泉般射出,他们眼中流露极度恐惧和绝望,都无法挣脱控制!

一个、两个、三个……朝夕相处的同伴都死了,他们的眼中都是深深的不解和绝望,到死无法闭上!

亲身经历过这种惨剧,贞子精神上受到的刺激太大,同伴们死不瞑目的双眼似乎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控诉他们遭遇的折磨,贞子大脑早就浑浑噩噩,直到徐鹤点出来,她才意识到藤斋一郎前后的矛盾,猛然醒悟过来,嘶声大叫:

“我明白了!他是故意的!他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她流露出极度的仇恨,姣好的面容扭曲起来,牙齿紧咬,渗出的血甚至将牙龈染得血红,就如她眼中的红色!

“……我知道了!……他原本那个团队,一定也是这么死的!”

“……这个迷宫,他一定不是第一次进来了!”

“……难怪、难怪他可以拿出那些东西,让队长收留他!”

“……宝藏、宝藏!……果然都是从这里得到的宝藏!”

“……呵呵……他还说要带我们来找宝藏!”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果然是宝藏!……呜呜,用我们的命来换的宝藏!”

“……礼物!礼物!……呜呜!我只是一个礼物!”

贞子语无伦次,一时疯狂大笑起来,一时又呜呜哭泣,状极疯癫!

“她是什么意思?藤斋一郎不是因为被欺凌,而是一开始就将他们视为猎物?他原本那个团队也是这么死的?”

“可是不对啊!同团队的人自相残杀,没好处啊!”

程晓玥和徐鹤努力从贞子残缺破碎的话语中整理出真相,却始终得不出合理解释。只好向叶宁宁求助。

“还不明白?这么明显的事,不是已经摆在眼前了吗?”

叶宁宁波澜不惊,见徐鹤与程晓玥仍不明白,淡淡提示道:

“你们以为。她是以什么身份过来的?”

“想想看,藤斋一郎之前说的话。”

藤斋一郎之前说的话?

徐鹤与程晓玥都回忆起来,藤斋一郎之前都说什么了——

……

徐鹤脸色渐渐发白。

他并不蠢,叶宁宁都这么提示了,再联系贞子之前的话,他逐渐从中,得出一个令他禁不住阵阵发抖的事实!

“……宁宁,你的意思是,藤斋一郎把贞子交给我们,是为了、为了让我们杀了她?”

“不然呢?”

叶宁宁反问。着实不解,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徐鹤两人怎么看不出。

是啊!

在这个杀人才能得到宝藏的迷宫里,把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女人交到一个陌生团队,除了死亡,她还会有第二种下场吗?

原来……藤斋一郎所说的“小小礼物”,是这个意思!

徐鹤浑身都发抖了。

他甚至都分辨不出,自己此时的颤抖,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震惊于人性的可怖。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极限,因此感到恐惧!

程晓玥从他们的话语中拼凑出了一个事实,也渐渐发起抖来。

“大小姐,你是说。藤斋一郎是故意将他们骗进迷宫,想和其他团队的玩家,交换、交换——”

“交换杀人。”

叶宁宁帮她说了出来。

程晓玥倒退两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

她终于明白贞子为什么突然发狂了。

换成是她,意识到这么恐怖的一个真相。也会发狂!

太可怕了!

无法想象的残忍!

她原以为,像自救会中那些的人一样苟且偷生吃同类的尸体,像那些瑞典人一样为了利益杀人,已经是残忍的极限了,但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人性的底线之低,比她所看到的还要低!

那如同无底的深渊,哪怕她仅仅是站在深渊边向下看,都会惊悚得无法自已!

程晓玥想到藤斋一郎。

那个如同樱花般清秀无害少年,干净,秀气,像是校园偶像剧中的男主角,哪怕见过他对待贞子等人的残忍,她也以为,他和自己一样,是被残酷的现状逼迫得性情大变,心中还暗暗产生过一丝同病相怜的同情。

但她万万完全没想到,那张看似纯洁无垢的美丽皮囊下,掩盖着这么一个毫无人性、比野兽还要疯狂残忍贪婪的怪物!

她无法想象!

同样是人,同样受过现代教育,同样是被末世迫害的人类,为什么竟有人能做出这样的事!

“……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程晓玥听到贞子凄厉的诅咒,也不禁抱住她。

“没错!他是个怪物!他根本不是人!别怕,他已经走了!魔鬼已经走了!”

贞子被她一抱,霎时从梦魇中醒来,像一个绝处逢生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猛地埋进程晓玥怀中,战栗不止,嘶声嚎啕起来!

程晓玥眼圈一红,感同身受,紧紧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徐鹤看着这两个仿佛像在人性严冬的末世中互相取暖的少女。深深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才从愤怒与震惊交加的情绪中镇定下来。

他看向叶宁宁,微微一愣。

叶宁宁很平静。出人意料的平静,像一泓无法测到深浅的潭水,无论投下什么,都无法打破她的平静。

徐鹤心中一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连忙再细看,却发觉之前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叶宁宁并不是完全的平静,她看贞子的神情有点古怪,并不是怜悯,也不是冷漠,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引人深思的淡淡凝注,像是在透过贞子,看到了另一个人,又像是在回忆什么。

这一刻,徐鹤再次从叶宁宁身上感受到那种陌生而遥远的感觉。仿佛叶宁宁躯体中住着另一个灵魂。

“宁宁?”

叶宁宁转头,一缕发丝掠过脸颊,她撩到耳后,“什么事?”

叶宁宁撩发的动作似是熟悉,又有点陌生。

徐鹤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动作都会出神,下意识和以往的叶宁宁对比,顿了一下,才问:“……你早就明白,那个藤斋一郎的用意了?”

“猜到一点。但不确定。”

几个日丸人在一起,这不会是巧合,在发觉这些人之中藤斋一郎是绝对主导者之后,叶宁宁就有所猜测。

毕竟。交换杀人这种事,在前世,也曾发生过。

人是很聪明的种群,连守序营地的秩序,都有人无所不用其极地破坏,想方设法钻空子。更别说这个诱惑巨大的迷宫,简直是污秽衍生的沃土,魔鬼诞生的源泉。

只不过,交换杀人,必须有“货”在手。

藤斋一郎却把“货”都自己处理了,凭叶宁宁的经验,当然看得出,那个房间中断肢和血量至少是六个人的,就算是为了杀鸡儆猴,将“货物”们震慑住,也没必要杀这么多,这不符合常理。

所以,叶宁宁之前才问了句,被杀的原野等人是不是刺激过藤斋一郎。

结果显而易见。

那个藤斋一郎显然是精神不太正常了。

“你猜到,为什么不说!”徐鹤只听到了前半句,又急又怒。

“我为什么要说?”

“那种疯子,怎么能让他走,坐视他害人!他那种人,放出去的话,肯定会……”

“那跟我没关系。”叶宁宁打断他,“你知道,他为什么没和我们动手吗?”

“难道不是因为那个房间没法动手?”

程晓玥已经被这边的对话吸引了注意力,在安慰贞子的间隙,插口进来,轻声说了一句,贞子似乎也很关注这个问题,抽噎着,抬起脸。

但叶宁宁还没答,徐鹤就道:“就算是之前那个房间动不了手,我们也可以跟他到下个房间去——”

“去找死吗?”叶宁宁问。

徐鹤想说会死的不一定是自己,叶宁宁像料到他想说的话一样,漠然说:“之前如果不是那个房间无法互相攻击,你已经死了。”

徐鹤哑口无言,程晓玥却问:“大小姐,你难道杀不了他?”

“可以,但你们可能会死,她——肯定会死。”

叶宁宁的话让贞子剧烈抖动起来,程晓玥连忙安抚她。

徐鹤也没料到叶宁宁或这么说,在他看来,藤斋一郎在叶宁宁面前明显的退让态度,应该忌惮她到了十分:

“那……他是因为忌惮你,所以才没跟过来?”

叶宁宁却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她知道他是怎么想了,从一般人逻辑来说,也该是这样才合理,叶宁宁嘴角微勾,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

“不是,他不动手,是因为觉得,我和他是同类。”

程晓玥感觉怀中的贞子猛地一抖,整个人往她怀里缩得更紧。

叶宁宁自然注意到了,淡淡睇一眼,不疾不徐,继续道:

“在他眼里,这个迷宫是个猎场,人,只分猎物和猎食者两种,大部分人,当然都是猎物。所以猎食者是很珍贵的。”

“交换杀人,当然必须是同类,才能交换。”

同类对同类的气场,往往是敏感的。

叶宁宁一见到藤斋一郎。就从他身上嗅到一种熟悉的气场。

反之,藤斋一郎也是如此。

不过,他可能有些拿不准,不然,也不会用程晓玥来试探她。

这是一种无形的默契。徐鹤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你是说,贞子的确如他所说,是一个致歉的礼物,不过,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

“显而易见。”

“难道他不是因为忌惮你,所以对之前攻击我做出补偿吗?那他为什么说,贞子是给我的礼物?”。

“可能他以为,这是我的爱好吧。”

徐鹤和程晓玥无法理解变态的逻辑,那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么遥远。想了很久,直到贞子在程晓玥怀里,低低地,说了一句话,他们才明白叶宁宁所说的“爱好”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我们是你的‘货物’,当时还被你蒙在鼓里,而这是你的喜好,所以他不揭穿你?”

叶宁宁嗯一声。

心理变态者,各有各的癖好。比如藤斋一郎喜欢操纵傀儡。

在藤斋一郎看来,也许叶宁宁喜欢“表演”,想在最后一刻暴露真相,欣赏“货物”最惊惧绝望的表情也说不定

他自然不会破坏同类的。小小“雅好”。

徐鹤听到了贞子的话,又在叶宁宁这里得到肯定答复,只觉得说不出的恶心,和发自内心的恐怖。

他想起以前网络上流传很广的那个心理测试题,那个妹妹在葬礼上见到一个陌生心仪男子,三天后就杀了姐姐的题目。

彼时。因为类似的心理测试见得太多了,大家只将这种题目当成一种角色代入的有趣测试,甚至以猜中答案为豪。

但真正在现实中接触到这种和题目所描述一样的心理变态者,他才明白,那个题目中所描述的那种人,是真实的存在,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思维方式,是真正的泯灭人性,足以让正常人感到锥心刺骨的寒意,即使是酷暑,也会如同身处冰窖。

徐鹤此时就有这种感觉。

不止是他有,其他人也有。

叶宁宁感觉到,程晓玥的方向上,有一束夹杂憎恶恐惧的目光投来,在她转过去之前,又很快收了回去。

那是贞子。

叶宁宁清楚她憎恶自己的原因。

被苍鹰捕猎过的兔子,侥幸逃脱过一次,当下一次阴影再次覆盖到兔子背上的时候,兔子身为猎物的本能,会立即警示它狩猎者的到来。

只有同类,才能理解同类的心理。

要知道,除了那句“什么事”,从头到尾,叶宁宁与藤斋一郎连一个眼神交流都没有,可是藤斋一郎那种违背正常人逻辑的思维方式,在叶宁宁眼中,却似乎一览无遗——

就像,就像是他们之间,有一种不需要言语交流的、外人无法解读的默契!

叶宁宁对藤斋一郎的了解是从何而来的?

藤斋一郎为什么会误会叶宁宁与他是同类?

徐鹤不敢深想下去,怕深想下去,他会触到一个无法接受的真相!

但或许是脑子太混乱了,又或许是一种直觉,鬼使神差,徐鹤问出那一个问题:

“宁宁,你……为什么能明白藤斋一郎的意思,还有,交换杀人的事?”

房间中的气氛一下冰冷下来。

程晓玥与贞子不由自主屏住呼吸,等待叶宁宁的回答。

徐鹤更是几乎要将心脏吐出来,他觉得,他距离那个一直困扰他的真相,已经不远了。

“为什么?”

在他们屏息凝视中,叶宁宁勾起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

“因为——”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给浅行弋止爱妃的和氏璧加更!O(∩_∩)O~

之前埋的伏笔,终于慢慢揭开一点的,提示一下,宁宁说过,她上一世也是来过魔方迷宫的,而且是游戏早期,与现在的时间点相差不远,所以,“亲身经历”的意思,大家猜到吗?

大新年的,写了这么个血腥又变态的剧情,所以多了四百字,算是弥补吧~

祝大家看得愉快,新年快乐,新年新气象,呵呵哒~!

ps:目前还在双倍期,大家的票票不要吝啬地砸过来吧~

***

谢谢邪恶的水晶的圣诞袜*4!

谢谢→お咏℃遠シ的月票!

谢谢角落啃蘑菇的月票!

谢谢烟雨の渡^卿城的打赏!

谢谢廢紙的月票!

谢谢澹台清珞的平安符!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手撕膝盖的打赏!

谢谢查理咬我的月票!

谢谢神圣^骑士的月票!

谢谢普罗旺斯的悲伤的月票!

谢谢:P丫头:)的月票!

谢谢我叫琦琦的月票!

谢谢siu_siu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