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离巢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荣早就满心疑惑,闻言问:

“叶叔怎么这么说?你刚才怎么不答应呢?!”

“答应什么?答应他的空头支票?!”

“空头支票?不会吧!”周荣瞠目,“他怎么也是天榕的团长,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口的话,难道还能反悔?”

“你这话说的有意思!”

老张和叶成河倒好笑了,老张道:

“临时反悔怎么了?跨国企业都会临时反悔呢!别说只是说出口的话,就是白纸黑字的合同,盖章签名写得清清楚楚,该毁约的时候,人家照样毁约!这世上就没有不能违背的诺言,不违背,只是利益不够!如果能有十倍的利益,就是乔布斯盖茨都可以撕下脸皮!要是人人都遵守合同约定,哪养得活那么多律师大状!”

“这……这一样吧!”周荣愕然半晌,才想出说辞,“这是他们自己愿意给的,又不是我们强抢的。”

“我们是没强抢,但要是应了他三家平分的话,跟强抢也没两样。”

周荣倒不否认这话。

事实上,他们比强抢还省力呢,强抢至少还要出人出力,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人捧着好处上门了。

但他还是转不过这个弯来。

“可是,这是他们愿意给的啊!叶叔不是说了,翟万琛和杜擎淮都同意平分,他们总不会事先通过气吧,他们谁要反悔,不怕我们倒到另一边去?”

“呵呵,这还需要通气吗?翟万琛和杜擎淮又不傻!”

老张失笑,“我问你,换成你是翟万琛和杜擎淮,辛辛苦苦弄到了藏宝图和钥匙,别人一分钱不出,就跟你们平分蛋糕,就算这是你迫于形势答应的。你心里记不记恨他?”

“这个……肯定的。”

周荣有点明白了。

“翟万琛和杜擎淮怕我们倒向对方,难道我们就不怕他们联合起来了?”

老张没等周荣回答,便继续道:

“我们现在能够坐享其成,是因为杜擎淮和翟万琛不合。怕他们斗起来,让我们占了便宜,说到底,还是为了利益!能为利益反目,就能为利益复合。如果他们能复合,分分钟把我们踢出局!”

周荣愕然,“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

老张哂然:

“你别以为他们现在做出姿态拉拢我们,就觉得我们多么左右逢源!你要明白,从团长答应合作开始,我们就下了水,不再是隔岸观火了!是!我们在被他们拉拢的时候,是地位超然!但真正入局之后,你觉得在这个宝藏上,我们有什么优势?我们是握着藏宝图呢。还是握着钥匙?真正的主动权都握在他们两方手上呢,他们要是在半路翻脸,或者临时反悔,你有什么能牵制他们的东西吗?”

“杜擎淮和翟万琛张口就说三家平分,那都是虚的,那都是因为他们还没看到宝藏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就不假设那宝藏里有神器了,就假设里面有三十万金币,等真见到一座金山堆在面前的时候,你一个既没有藏宝图也没有钥匙的人张口跟他们要十万金币,你信不信他们分分钟把人灭了。出来之后连我们团队都一锅端了?”

“一锅端?不至于吧!不是还有NPC?”周荣下意识道。

“哦,那是,十万金币还砸不死大祭司,不过谁说一锅端必须要见血?硬的不行我还不能来软的?每人发十金币。我们团队能剩下个百来人就算好的了,整个营地能瞬间成为他们一言堂,你信不信?”

信!

周荣脸上写着这个字,真正心服口服。

这些人心算计真是太可怕了!

他还在计较着怎么分蛋糕呢,这些老狐狸已经想到怎么兑现和预防对方翻脸去了,这毒计是一套一套的。什么软硬皆施釜底抽薪合纵连横,玩得那个溜,好像信手拈来,听得他心惊胆战。

之前旁听叶成河与杜擎淮交锋,周荣自以为已经明白大半了,没想到他要学的还有很多,叶成河和杜擎淮两人一团和气的话里,竟然藏着这么多机锋,这陷阱挖得、刀光剑影闪的,那真是……

如果杜擎淮真如叶成河他们所说,在承诺后面还藏着这么多算计,那何止是人精啊,简直精到天上去了!

周荣喃喃道:

“我算是明白了!跟你们这些人打交道,别说把好处捧到面前,就算眼前有座金山,没揣进兜里,吞进肚子里,那都是虚的!”

“这就对了!”

老张和叶成河一脸孺子可教,老张道:

“甚至揣进兜里都不一定是你的,因为人家还可以偷、可以抢,这个世道,你不把东西藏得他们摸不到、找不到,连手都不敢伸的程度,那东西都未必是安稳的!”

周荣俯首恭听。

叶成河又道:“你也不用那么紧张!你现在想不到,是因为你没有我们这个年纪和经验,和头脑没关系!老张之前说的那些,其实也是个假设,只要我们自己稳得住,假设就只是假设,不会有变成真的一天!安宁上千人摆在这不是用来看的,我们忌惮他们,他们更忌惮我们呢!再说,我和老张也不是吃素的,两个小年轻,还玩不过我们!……”

叶宁宁在一旁静静地听,难得并不觉浪费时间。

这些话,以前没人跟她讲过,她是自己摸爬滚打,大亏小亏吃了无数,侥幸没死,交足学费,才真正明白这些道理。

与她相比,周荣徐鹤他们无疑幸运得多,有长辈耳提面命,将几十年阅历凝结出的精华反复灌输,身体力行,生怕他们学不会,以后吃亏。

这份来自长辈的苦心,叶宁宁当然明白。

周荣悄悄对叶宁宁道:“大小姐,我现在才明白,扛着一个团队,压力有多大!原来叶叔平时想的都是这些,怪不得才两个月,头发就白了好多。”

“你想说什么?”

被识破了,周荣有点尴尬,但也习惯了叶宁宁的风格。

“就是,那个,大小姐你平时没事多来团队走走呗!叶叔总说,离巢的幼鹰,不能捆着翅膀,得有自己的天地,但他其实还是很想你回来住的,我总觉得,你跟叶叔太生分了,叶叔私底下也挺不好过的……”

叶宁宁闭目不语。

就在周荣以为她不会理会他,自觉无趣,叶宁宁开口:

“我快走了。”

“啊?!”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晚上9点还有一章补更~O(∩_∩)O~

***

谢谢陌上月落的月票!

谢谢独孤流锋的打赏!

谢谢李小仙仙的月票!

谢谢千秋代善的桃花扇!

谢谢流年o似锦的打赏!

谢谢奈何、离欢的月票!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dnad的月票!

谢谢dnad的月票!

谢谢历史无名氏的月票!

谢谢941甜品的月票!

谢谢月夜幽幽猫的打赏!

谢谢黑名as的月票!

谢谢mini琪琪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