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愿者上钩

好书推荐:

“……是新月行者阁下吗?”

叶宁宁停住脚步,从兜帽下看向挡在她面前的杜擎淮以及他身后的两个同伴。

杜擎淮见她没有拒人千里,心中一喜。

他最担心叶宁宁不给他交流的机会。

只要能够交流,他有把握达成目的。

“我是杜擎淮,您还记得我吗?天榕佣兵团团长,我昨天负责医疗队,曾经和叶团长交换过情报时见过您。”

“什么事。”

清淡的回答并未让杜擎淮气馁,叶宁宁能有反应,说明他找对了突破口。

“我有一个消息,关于安宁佣兵团,或许您会感兴趣。”

叶宁宁的斗篷微微一动。

“说。”

“这里人太多,不是说话的地方。”

杜擎淮左右看看,怕叶宁宁不耐,又温声道,“我的消息是关于长风腾龙那几个佣兵团对安宁佣兵团的报复,附近可能有他们的人。”

叶宁宁静了片刻,没有回应,而是问:“你怎么看出是我?”

杜擎淮隐约明白什么,实话实说,“因为您的魔杖,还有……您的宠物。”

妮娜在叶宁宁脚下露出黑色的小脑袋,瞅了瞅三人。

“等了多久?”

“一个多小时。”

叶宁宁的兜帽轻轻点了点,“跟我来。”

他们在一旁玩家羡慕诧异中离开。

几分钟后,他们已经进入营地,远离玩家普遍出没的区域,来到高级帐篷区,杜擎淮三人奇怪叶宁宁为什么带他们过来。叶宁宁停在自己的帐篷前,走了进去。

“你,进来。”

杜擎淮明白这是只让他进去,给了两个同伴一个眼色,独自进去。

帐篷中的布置很简单,但干净整洁,远比杜擎淮昨晚住的百人军帐要好得多。

能再看到正常的室内环境。而不是遍布血污尸体的建筑。杜擎淮才发觉,末世前的生活环境已经恍如隔世。

他简单逡巡一周,注意到帐中只有叶宁宁一人。更加确定她是npc。

哪个女儿会离开亲生父母,独自居住高级帐篷?

“坐。”

杜擎淮模仿叶宁宁跪坐下来,姿态从容,身上的脏污与帐篷的整洁格格不入。他也不见狼狈,足见末世前的阶层不低。修养良好。

“你要什么?”

叶宁宁淡问。

杜擎淮不意叶宁宁问得如此直接,但并未慌张,瞬间考量后,他坦然回答:

“我希望能像安宁佣兵团一样与您合作。”

“安宁佣兵团能做到的。我们天榕不会比他们差。”

上身微微前倾,杜擎淮目露郑重,用姿势表达出自身诚恳。略显脏污的外表也不能掩饰他清俊轮廓他很清楚自身外表在交际中带来的优势。

“你们并没有优势。”叶宁宁陈述事实。

“是的,所以我只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杜擎淮笃定道。“既然您需要安宁佣兵团,应该不会介意更多,不是吗?”

叶宁宁眼底锐色一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很清楚。”

“自作聪明”叶宁宁冷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如果,您是指身份的话”

在不知原因之前,杜擎淮聪明地未触及叶宁宁“玩家”身份那层禁忌,一语双关,“不管您是什么身份,在我眼中,您是新月行者阁下,这毋庸置疑。”

“所以,你想要合作的,只是新月行者?”叶宁宁兴味。

杜擎淮看着她嘴角流泻的淡淡嘲讽,心中微沉,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是的。”

自作聪明

叶宁宁哂然,“可以,我答应你。”

“现在,说出你的消息。”

她似笑非笑地说。

目的达成,杜擎淮心中微喜。

他抬眼看叶宁宁,发觉叶宁宁已经摘下了兜帽。

她平静看过来,顾盼间眸光流眄,勾魂摄魄,竟令人无法移开目光,只觉得那挺翘的琼鼻,微抿的浅淡樱唇,姣好的下巴,以及那淡淡睨过来的明眸,都美好得难以形容,如同心中缪斯的具现

杜擎淮怔怔凝视了两秒,猛地惊醒过来

他不敢再直视叶宁宁,压抑剧跳的心脏,竭尽全力掩饰异样,语速平快地将探听到的情况一一说来。

“事情是这样的……”

片刻后,叶宁宁听完,“你在那几个团队里有人?”

杜擎淮说的部分内容,明显不是外人能得知的。

“是的,我有个老同学是程峰团队的人。“

“我知道了。”

叶宁宁微一点头,“就这样吧,不用理会他们。”

虽然杜擎淮所说的只是推测,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和参与者,但以叶宁宁丰富经验,很清楚程峰等人无法制造出什么复杂圈套,无非是依仗敌明我暗外加人多势众,已有心算无心而已。

就这样?

没有下文了?

杜擎淮听得出,叶宁宁不欲让他参与此事,甚至不打算知会安宁佣兵团。

这与叶宁宁之前的态度相反。

他有些摸不准叶宁宁的意图了。

难道她并不重视安宁佣兵团?

那她什么一听与安宁佣兵团有关就答应他呢?

她和安宁佣兵团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以此为突破口,会不会做错了?

杜擎淮脑中急速掠过诸多疑惑,叶宁宁已再度开口,将他的注意力迅速拉开。

“你的功勋没有用?”

杜擎淮点头。

叶宁宁便道:“积累起来,不要用,也不要购买,累积到50点后,你可以获得军阶,加入营卫。”

杜擎淮愣了愣,明白过来。

“军阶?是小队长吗?”

如果只是普通营卫,叶宁宁不会将这个作为给他的报酬。

果然,叶宁宁颔首,露出少许赞色。

杜擎淮压抑欣喜,脑海中迅速思索起这个信息优势能给他带来什么,越想越感到庆幸。

选择她果然是对的

他深知进退,知道叶宁宁此时已有逐客之意,却不愿就此银货两讫,放低姿态,柔声问:

“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做吗?”

叶宁宁想了想。

“留意昨天被救的那些人。”

“好的。”

杜擎淮没问原因,识趣告退。

垂下的帐帘晃动几下,静了下来。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存稿箱君送上。

不知道早上起来还在不在总榜前十……不过大家已经制造奇迹啦,咱也算到此一游啦

昨天一天心情都很好,感觉自己棒棒哒~↖w

谢谢放了手就忘了吧的月票

谢谢情到深处人孤独的月票

谢谢颦兒大老婆的月票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杨凌风的月票

谢谢traveller漫漫的月票

谢谢黄白白的月票

谢谢star1999的打赏

谢谢颦兒大老婆的月票

谢谢fèng羽战神的月票

谢谢mini琪琪的平安符

谢谢mini琪琪的平安符

谢谢mini琪琪的平安符

谢谢hongye的月票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卿卿逸云的月票

谢谢清清潇潇的月票

谢谢血huáng的月票

谢谢夕阳西下2015的打赏

谢谢幸运星兼开心果的南瓜灯

谢谢李小仙仙的打赏

谢谢日翎的月票

谢谢愛吸血的蚊子的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