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天使?魔鬼?(给颦儿盟主的和氏璧加更!)

好书推荐:

“怎么了”叶成河低问。

“说不出来。”老张神色平静,压着嗓子,“感觉他们精神好像有点问题。”

叶成河并未看向老张所说的两人,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老张知道他心里已有了准备,不再说下去,与叶成河站在走廊上,目送许林,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林荫道中,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老张神情自若地走回教室。

叶成河没进去,转过身,隔着玻璃窗看教室内的人。

与亲人重逢的三人各据教室一角,其他人都识趣地走开,把空间留给他们,苗谦和全卿正好一左一右,占了黑板的两边。

老张所说的两人中,全士功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不住低声抚慰女儿,刘万里则显得异常激动,不时难以自已地呜呜哭起来。

叶成河静静看着,忽然升起无比的庆幸:

幸好,他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三个人,全都在他身边

他想起徐鹤第一次副本回来之后的欲言又止,想起之前和范桐谈话时范桐隐含复杂的眼神这些种种在心里引起的波澜,此时全都平复了。

不管女儿变成什么样哪怕她杀人,他也会帮她毁尸灭迹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

这个世界已经沦落了,他只能攥紧手中仅有的幸福。

在窗边站了一阵,叶成河走进去,对周荣点点头。

“赶紧吧,小周现在快十二点了。”

周荣会意,咳了一声,提高音量。“还有谁的侦测邪恶没用掉的”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只有一个小阎站出来。

小阎是2级圣武士,侦测邪恶每天有两次,先前已经用过一次,还剩一次,他大步走到教室中间。对还站在亲人身边的刘万里三人道:

“谁先来”

刘万里三人不知底细听了亲人的解释。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小阎的询问过了三秒,裴培爸爸裴中青站出来道:

“我先来吧”

小阎看一眼周荣。周荣点头,小阎便对裴中青用了个侦测邪恶。

出现在裴中青脚下的,是代表中立的黄色光环。

裴培一直绷着的神经松弛下来,高兴地紧紧抓住裴中青的手。裴中青摸摸女儿头发,笑了笑。暗暗松了口气。

他的放松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一直注视他的叶成河和老张几人都发现了。

他们没在意。

在长福自救会呆了那么久,就算什么也没做,被侦测时有些紧张是正常的。

他们更关注的是全士功和刘万里。

全士功还是很平静。平静到让叶成河怀疑老张的判断,刘万里神色中的不安却很明显,甚至都被站在他旁边的苗谦发现了。

苗谦的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但没等他想出办法。叶宁宁淡淡道:“十二点过了。”

她的法术已经刷新了。

周荣站出来。

“我来吧,我正好可以侦测两次。都累一天了。一次性解决完,大家好去睡觉全叔叔,刘万里,你们谁先来”

他笑眯眯地,眼睛却盯着刘万里。

众人聚焦,刘万里不得不站出来。

深冬的空荡教室里,他的额头却渗出了密密的汗,发角晶亮晶亮的。

周荣没废话,对他用了个侦测邪恶。

一个比余飞更黑的光环出现在刘万里脚下。

所有人都静默了。

苗谦脸色刷地惨白。

刘万里委顿在地。

他看向四周,所以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避开视线,包括苗谦。

周荣盯着那个光环三秒,没有表情地移开目光,看向全卿的方向,嘴角向上拉,“全叔叔。”

全卿觉得自己挺平静,直到全士功叫了声“卿卿”,挣开她的手,她才发现她一直抓着全士功。

她急忙放开全士功的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全士功对她安抚地一笑,走上前。

尽管他衣着脏污褴褛,满面疲倦憔悴,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老了不只是随,举止间仍能看出身为社会成功人士的从容。

他对周荣微笑点头,“我准备好了。”

周荣脸色微缓,笑容自然了些,对全士功侦测邪恶。

他的嘴角僵住了。

出现在全士功脚下的光环,颜色比刘万里更深,像是将最黑暗的色彩融于其中,浑浊深郁。

众人嗬地倒退。

叶宁宁眼瞳缩成针尖大小,猛然醒悟,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目光看向全士功,嘴唇微蠕,“医生。”

另一边,全卿喉咙中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尖叫,疯了一样扑向全士功。

“不这不是真的你们肯定弄错了周哥,你们肯定弄错了我爸爸是医生他不可能吃人他不可能吃人”

听到后面几句,全士功一直平静的脸微变。

全卿完全无所觉,不住拉着他,“爸爸,你快说啊你没吃人是不是你没吃人”

“你爸爸不吃人”

委顿在一边的刘万里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厉笑,“让我们吃尸体的建议,就是你爸爸提出的你的好爸爸嘿嘿,他就是第一个把人肉吞下肚的人”

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全卿懂得护理和急救知识,所有人都知道;

全卿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他们也都知道

但直到这一刻,他们才将这件事联系起来。

全卿身体一软,跪坐在地。

“卿卿”

全士功的平静终于破裂了,急忙俯身抱住女儿。

“爸爸爸爸”

全卿眼神涣散,只知道不住地反复叫他,“爸爸爸爸”

全士功心痛地抱住女儿,轻拍背部,“爸爸在这里爸爸在这里放松放松跟爸爸来深呼吸,呼吸呼吸”

众人看着即使在被揭破时都没有失态此时却焦急溢于言表的全士功,既为他一腔父爱动容,但看到神经质地发笑的刘万里,想到他之前说的话,却感到更深的恐怖。

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他对女儿来说是天下最好的慈父,所做的事情却灭绝人性

这也是全卿的疑惑。

在她心目中,爸爸是最崇高的大山,最恪守职业道德妙手仁心的医生,她从小就将志愿定为医生,就是为了跟随爸爸的脚步,女承父业

全士功甚至有眼中洁癖,从外面回来,从里到外的衣服都要换掉,吃饭前手要用洗手液洗过三遍,甚至因为他是外科医生,全士功口味很清淡,并不喜欢吃肉,尤其从来不吃西餐。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吃人肉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给颦儿盟主的第九个和氏璧加更

看到大家说自救会的剧情太长,想看女主的剧情了,淡定,女主肯定会参与这段剧情的。

这节剧情是本卷最后的一个,涉及本文主线和感情线转折,还有大量角色互动,对我来说也是挺大挑战的,同时我也打算趁着这一个情节,为本文的色彩做个定调,所以这段剧情很重要,绝对不是灌水,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了。

最后,谢谢蘑菇家的梦梦的长评,看到大家可以接受近几章的剧情,我就放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