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末世降临的原因!

好书推荐:

“什么”

“出不去了怎么回事”

首次听闻此事的叶成河夫妇与周荣几人大惊,甚至忘记了压抑呼声,把呆在其他房间休息的其他人叫出来了。,

叶成河顾不上影响了,急声问道:

“顾队长,什么能量罩我们整个城市怎么会被围了你快说清楚啊”

“什么深市被围了”

好几个高中生听到了,第二波惊呼又响起,很快房间里便一阵杂乱,正在包扎伤口的人都跑出来了。

顾易发等几个兵一阵皱眉。

这些高中生一惊一乍,乱哄哄毫无组织纪律,如果这是在部队里,他们早破口大骂了,别的不说,要是附近有大群怪物,这些人的呼声说不定会将怪物引来,把所有人都害死

但他们却是普通学生,不是他们手底下的兵,而且还救了他们,顾易发只好忍耐下去,给个眼色,示意旁边的兵去看看外面警戒的战友,确认也没有情况,只是心中不免疑惑:

这么没有自我保护意识,这群学生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看他们装备水平,战斗力还不低,这和他们表现出的素质完全不符。

心中怀疑,顾易发不动声色,空置的左手不经意打出几个暗语手势,面却肃然起来,众人知道他要说话,很快安静,顾易发这才解释起来。

原来他们发现深市被无形能量罩包围,也叶宁宁等人有关。

正是受叶宁宁等人提醒,他们才发现地铁隧道的作用,并通过地铁隧道,很快联系到了这次进城维序部队指挥部。

由于通讯工具的消失。所有分派出去部队全部与指挥部失联,但仍有一部分陆军和武警成功返回。

这其中,也有人在逃跑中发现了地铁隧道的作用,试图前往城市外探查过。

毕竟剧变发生的时间很短,许多人还并不愿意相信这是个世界性的灾难,而且算是,城外还有大量部队没进城。如果能联系上他们。或许能解深市之困。

而深市被能量罩围住无法进出的消息,是从那些前往探查过的战友口中得知的。

很多人都难以置信,指挥部派出多批人。换了方向,通过地铁隧道向城市的各个方向探查,意图找到可能存在的出口,于贺军等人也是其中一队。

他们已经亲手触碰过那道能量罩。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躲进地铁入口的徐妈妈等人,因此才救了他们。

人口上千万的一个庞大都市。要多大的罩子才能罩住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罩子,他们怎么会看不到呢

首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众人,简直怀疑顾易发是在开玩笑。

“我们之前这么怀疑过,但那层能量罩的确是透明的。完全看不见,只有亲自去碰,才能碰得到。而且它只阻隔人,丢石头吐口水什么的都可以越过那道界限。是人不行”

顾易发等人很理解他们的心情,长叹一声。

他旁边的战友小接道:

“这是真的”

“俺们还试过在地上挖洞,或者叠高看看这道墙有没有顶,但都不行算是地下,只要挖到了那个界限的位置,有一层阻隔,他娘的怎么都打不破”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骂了句家乡土话,黝黑的脸上满是憋闷。

其他几个兵也和他一样低落郁闷。

叶成河等人再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顾易发等人没有骗他们的道理,而且徐鹤鱼丹宜问鱼父徐母,也从他们口中得到验证,于贺军等人确实不是在附近救的他们,而是距离此地颇远的另一个方向的地铁口。

“那,我们是不是要被困死在这个城市里了”

一个声音在高中生中响起。

没有人去看是谁,因为,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是类似的念头。

经过第二次怪物降临,众人对到处是怪物的城市已经没有任何安全感了,哪怕是住了三天的深中校园,回去后恐怕是会出现不少地精之类的怪物,不再是安全的栖息之所。

而且,既然有第二批怪物,谁知道第三批第四批会什么时候来呢

没人想在遍布怪物的城市中待下去,虽然城外也未必安全,但毕竟没人出过去,众人对城外的未知还抱有一点希望

许多电影小说中不也这么说的吗末世一旦到来,到处是人的城市只会不断吸引大批怪物,男女主角都会想办法离城,只有在城外才能找到安全的居住地。

否则,再这么到处乱闯,他们迟早会出现伤亡。

但现在,唯一的希望也被截断了,难道他们只能坐困愁城,每天挣扎在生死线上,直到哪天被怪物吞噬

众人心中迷茫,气氛无比低落。

一直在旁边休息的于贺军一看不对,这些普通人的心理承压能力太弱,这种情绪延续下去,不等怪物来袭,他们自己崩溃了,连忙给顾易发使眼色。

顾易发会意,开口补救:“不过,局势也好没到绝境。”

他的话拉回了众人注意力,顾易发见有效,说道:

“我们有个做参谋的战友说了,根据他的观察,能量罩应该不是个死局,因为这个游戏出现的目的,并不是要灭绝人类,否则也不用一批批地丢怪物,直接在第一次的时候放十倍百倍的怪物下来,不要说人类,整个地球的活物都能灭绝了,你们说是吧”

众人一听,觉得有理。

这几天以来,众人一直处于挣扎生存的状态,还是第一次想到这个层面上,这触发了众人的不少疑惑。

从美好和平衣食无忧的时代,一下落入现在的处境,没有人不想知道原因。

冉天不由问道:“那,我们脑子里出现的那个声音到底是什么还有地球这个游戏,它为什么会出现呢”

“呃”

顾易发面露迟疑,他的几个战友脸色也有点古怪。

“怎么了是有纪律,不能说吗”叶成河问道。

“不是这倒没什么要保密的。”

顾易发苦笑,一脸为难,苦笑道:

“是我们那个战友的分析,说出来怕你们不信实话说,别说你们了,连我们也很难接受,但根据我们那个战友的分析,我们又不得不信。”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ps:存稿箱君敬上。

话说月票2张大关到没呢到没呢到没呢我的加更已经按捺不住要发出辣

2月票加更,你值得拥有,呕耶~~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