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怀疑的种子

好书推荐:

“他说的没错。”

叶宁宁这句话一出,不但愤怒挣扎的徐鹤松了劲,连哨子都有点愣住了。

高中生们鸦雀无声地看着叶宁宁,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说反话。

但他们呆住,叶宁宁却没有。

她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哨子,语声疑惑:

“你能想到留下圣水做资本,为什么想不到,如果你用这瓶圣水救了叶瑞,现在你能从我这里得到的,会比这瓶圣水更多?”

哨子怔住,嘴皮抖了两下,强自道:“谁、谁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回来……”

“如果连我都没法活下来,那你又有什么资本,觉得凭一瓶圣水就能比我活得久呢?”叶宁宁哂然,“原来只是个自以为聪明、却连现实都认不清的自利者!”

哨子如遭雷击。

被叶宁宁几句话打破心理藩篱,他终于明白,之前的蠢行令他白白错失了机会,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其他人注视他的目光不是厌恶,就是指责,连旁边的两个女生走走开,只将他一个人留在原地。

哨子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

他意识到,被其他人孤立之后,不要说回家,他连活下去都成问题。

只是此时已经没人再理会他,因为叶瑞已经醒来,所有人都围到了他身边。

“……姐!”

被其他人七嘴八舌地问着,看到被众人纷纷让进来的叶宁宁,叶瑞眼睛一亮,声如游丝,伸手向一幕幕探去。

一回生二回熟,叶宁宁忍住不适,让他握住自己的手,“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刚。”叶瑞垂下眼睫。

其他人便知道他已经听到不少,徐鹤自责,“怪我,如果早点发现的话,你也不会差点……”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胡说什么!”鱼丹宜一把推开徐鹤,摸摸叶瑞额头,关切道,“感觉怎么样,胸口疼不?还头晕吗?”

叶瑞下意识想去摸胸口,却被鱼丹宜连忙按着,“有点、疼……不、怎么,晕了……”

众人大大松了口气,站在徐鹤旁边的冉天看叶宁宁神情平和,已经没有此前的冷酷之态,便问:“叶宁宁,就这么让叶瑞裹着伤口行吗?不用再喝那个、那个圣水了吗?”

叶宁宁没有立即回答,问叶瑞,“你生命值多少?还有没有异常状态?”

“生命、十点……虚弱……”叶瑞费力地说。

叶宁宁抿起的唇角松弛,下巴轻点,“可以了,不要乱动,尽量休息,生命恢复到十三点以上,虚弱状态就会消失。”

“真的?生命值真的可以像网游里面一样自行恢复?”冉天惊喜。

叶宁宁看他一眼,想到他也是救回叶瑞的三人之一,点了点头。

“……姐!”感觉握着的手要抽出来,有些昏昏欲睡地叶瑞神智一清,想起自己一直惦记的事,断续道,“爸、妈……”

“我已经接到他们了,现在在校门。”

叶瑞瞬间抽动了伤口,露出忍疼神态,眼中却迸发出无法掩饰的喜色,“……真、真的?”

“嗯。”

听到这个答案,叶瑞终于安心,放任自己陷入黑甜乡。

叶瑞昏睡了,其他人却没有,叶宁宁接到父母的事对其他人是莫大刺激,鱼丹宜激动地捉住她的手,“宁宁,你真的接到叔叔阿姨了?你在哪接到的?有没有见到我爸爸妈妈?”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询问自己的父母在不在校门,哪怕希望渺茫,但说不定他们就和叶宁宁父母在一起呢!

末世八年虽然早已将叶宁宁的心炼得冷硬无比,但对于这群在叶瑞受伤后并未放弃、仍竭力试图救回他的高中生们,叶宁宁态度比之前缓和许多。

压抑住浑身被太多人包围而叫嚣个不停的神经,她摇摇头:“校门没有家长,”顿了顿,她补充一句,“那里的尸体只有学生的,没有成年人。”

她自觉这已经是个好消息了,然而仍未对末世残酷有清醒认识的高中生们并没有感到安慰,而是更加脸色惨变。

好几个女生因此勾起了对亲人的思念,捂着脸呜呜啜泣,连手上已经拿着武器的男生们也红了眼眶,天台上一片愁云惨雾。

“我如果是你们,就不会把珍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哭泣上……算了。”

这句比金子还珍贵的忠告被众人忽略了,只有两三人看了看,连徐鹤都在揽着鱼丹宜低声安慰,顾不上抬头,叶宁宁也不在乎,往妮娜藏身的阴影看了眼,走向通往楼道的门口。

一人一猫的离开几乎没人注意到,唯有一个人静静看着叶宁宁的背影消失后,忽然起身跟了上去。

七八分钟后,高中生们终于从失控的情绪中重振精神,冉天忽然惊讶问:“咦,哨子呢?还有叶宁宁,他们去哪了?”

高中生们这才发觉。他们之中少了两人。

他们互相询问了一阵,李昌的声音才弱弱响起,“……哨子进楼道口了,叶宁宁……她好像在他之前就下去了。”

“宁宁肯定是下去接叶叔他们了,哨子跟着她干什么!”徐鹤惊讶后便开始怀疑。

“可能是在我们这里呆不下去了吧。”

有人开头,其他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下去。

一个道,“他会不会害叶宁宁……”另一个说,“得了吧,就叶宁宁手里那把弩,分分钟弄死他!”

又有人说,“是啊!你说她是从哪弄来的?我要有她那把弩,肯定也能找到我爸妈……”

“你就吹吧,就你那小样,砍个行尸还尖叫得天花板都快给你叫破了,敢出学校,整条街的行尸都会被你叫过来!”说话男生旁边的哥们戳破牛皮。

“滚吧你,你那嗓门半点不比我小,就差没把我耳膜震破了!”

男生们哈哈大笑。

他们分批轮换,每个人都杀了不止一头行尸,大家有意活跃气氛,以免再陷入之前的愁惨中,纷纷拿其他人杀第一个行尸时的丑状说笑。

这时候,一个身着格子长风衣的长发女生道:“说起来,叶宁宁刚刚对哨子他们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还真有点冷飕飕的。”

高中生们静了静。

“……别说你,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发冷。”另一个男生忽然说。

“我也是。”

“我、我也有点。”

大家不自然地面面相觑,有人幽幽道:“她不会真杀了人吧!”

“你胡说什么!”鱼丹宜发怒。

眼见刚刚转好的气氛又要变坏了,一个男生连忙问徐鹤,“徐鹤,我们和叶宁宁不熟,她以前是不是这样啊?”

“怎么可能!”徐鹤早已发现叶宁宁的异常,但在其他人面前,他自然要维护自己的青梅,“叶瑞可是差点就没了,是我的话,直接剁了哨子都可能!”

其他人对叶宁宁这朵年级中知名的高岭之花也没什么接触,见徐鹤这么说,众人想到叶宁宁确实没啥过激反应,甚至没动哨子一根指头,虽然仍觉得叶宁宁身上太多违和,却也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他们释然了,鱼丹宜和徐鹤这两个认识了叶宁宁近二十年的发小却没有。

他们默默相视,心中都明白,今天的叶宁宁何止违和,简直陌生得像是另一个人,要不是人还是那个人,他们都怀疑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不是叶宁宁了。

(未完待续)

第一个矛盾点。

谢谢轻雩的平安符!O(∩_∩)O~

谢谢Evil--Live的平安符!O(∩_∩)O~

谢谢慕天墨毅的打赏!O(∩_∩)O~

谢谢陌天凌的平安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