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好书推荐:

……

滴答。

滴答。

滴答。

在液体滴落的声音中醒来,魏旭昏昏沉沉醒转。

他马上发现了不对。

在末世中浮沉八年多,魏旭有过不止一次被俘的经历,他第一时间压抑下与昏睡时截然不同的呼吸心跳,装作仍然处于昏迷状态。

“你醒了。”

喑哑得不辨男女的声音传来,使魏旭的心深深沉下去,他没有继续装昏迷,慢慢睁开了眼。

啪嗒。

一团幽蓝火焰在魔法火盆中点燃,幽幽地照亮了他身处的密室,魏旭看到了可怖的一幕!

在他的对面和两侧靠墙处,成百根苍白中透着诡异深黑的藤蔓垂下,每一根组成“藤蔓森林”的根尖末梢,都“拴”着一个人——

这些人之中,有一部分是魏旭熟识的,有忠心追随他的兄弟,有他精英队中的队员,有与他往来合作密切的商会会长,有他在敌对公会中安排的卧底,有为他掌管秘密私产的管家,游走在各个势力之间的美女情报掮客……还有很多他不认识、或者印象淡薄的人。

他们都死了。

眼窝变成了两个黑洞洞的窟窿,全身褶皱缩水,薄薄一层皮挂在骨架上,下面完全没有任何脂肪肌肉血液,唯一辨别得出的是,每一个人狰狞扭曲的嘴角,都挂着一丝笑容,充满解脱之意,仿佛死亡是他们迫不及待的归宿!

咕噜。

喉结上下滑动一下,魏旭僵直着身体,呼吸不可抑制地急促起来。

他清楚,这次是很难逃过一劫了。

但他不愿放弃一丝生机,沙哑开口:“阁下是谁?我和你有仇?还是,我们龙魂……什么时候得罪了阁下?”

这些可怕的藤蔓特征太明显,魏旭不记得自己哪个仇家以这种恐怖的藤蔓为武器。

“……你当然想不起来,因为你我的仇怨,并不是在这个游戏里,而是在降临日之前!”

仿佛猜得出魏旭在想什么,伴随一个不辨男女的沙哑声音,角落中,裹着斗篷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将上半身露在魔法火焰的照射下。

魏旭惊疑地看着那个矮小得完全不像是男人的身影,眼神闪烁。

“……你、你是女人?你到底是谁?”

那人低笑两声,森然阴冷,“不记得了吗?”

“也对,八年过去了。别说是你,现在就算是我爸妈活过来,也认不出我了吧!”

低低笑着,如沙砾刮过砂纸,那人淡淡道:

“还是让你做个明白鬼,在死之前,知道自己死在谁手上吧。”

鸟爪般的五指拉下兜帽,一张苍白凹陷得不似人形、但仍能从五官形状中看出往日轮廓的脸缓缓暴露在魏旭的视线中,那人干瘪的嘴唇往脸颊两边拉扯:

“魏旭,现在,你想起来了吧!”

“……叶宁宁!你是叶宁宁!”

魏旭眼眶扩大,仿佛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明明已经死了!”

“……我亲眼看着你跳进恶魔之井!”

“——没有人从那里活着出来!没有人!!!”

他左张右望,开始怀疑这是个幻觉。

“呵呵呵呵……”

森然的低笑声无处不在。

“的确,”斗篷人——叶宁宁缓缓地说,“没人能活着离开恶魔之井——所以,我现在只是个活死人!!!”

伴随着叶宁宁的厉喝,整个密室亮了起来!

魏旭终于看清了叶宁宁身后的情境——

原来,连接着那上百具干尸和他的几百根藤蔓,并不是独立存在。

它们的主干是一棵诡异恶心的黑色魔植,散发着诡秘阴森的魔界灵气,一看就知道是来自恶魔之井的产物,而魔植的上端,则连接着叶宁宁的下半身,将她变成半人半植物的怪物!

——怪不得,他刚才就感觉到,那人行动间的动作异常古怪,说不出的僵硬,不像正常人行走的姿势!

魏旭倒吸一口气。

他猛然想到了一个恐怖传言,颤声叫道,“恐怖魔女!你是恐怖魔女!”

恐怖魔女——

近一年来如同彗星般飞快崛起,霸占了混乱邪恶阵营的战力榜榜首的神秘女人,世界总战力榜前二十中唯一一个独行玩家,嗜杀成狂的疯子,但凡与她作对的人和势力,绝大部分都被制成人体标本,钉在城门上,少数失踪,只有极少数仍安稳活着……

这是一个疯子中的疯子,可是觊觎她的势力依旧如同飞蛾扑火——不仅因为她是独行客,仇人遍地,几乎没有朋友势力,还因为有人传闻,恐怖魔女知道某个隐藏秘境的坐标,否则在没有后勤供给和人脉的情况下,她绝不能在无数人的追杀下活下来!

魏旭并不相信那些传闻,这多半是恐怖魔女仇家为了报复放出的谣言,如果恐怖魔女身上的秘密价值这么大,知情人隐瞒都来不及,何况一个隐藏秘境出现,又哪是恐怖魔女一个人能独吞的!

但他也并非没有打过恐怖魔女的主意——谁叫她是独行客,连一个后台都没有呢?

在这个末日游戏中,单枪匹马的强者从来不能让强大势力和公会害怕,反而是移动的藏宝库!

但魏旭万万没想到,他还没去找恐怖魔女,恐怖魔女已经自己找上门来!

想到自己与叶宁宁之间的血海深仇,以及传闻中恐怖魔女的行事作风,魏旭一直保持冷静的心中,终于涌出不可遏制的恐惧!

“……这就怕了?真正可怕的还在后头呢!”

叶宁宁歪着脑袋,对魏旭露出一个微笑——如果是她面目完好之时,这笑容一定如花瓣上的露水般动人,但此时,这个笑容却比厉鬼还可怕,几乎看得见她皮肤下根根肌肉的蠕动颤抖——话音落下,沙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魏旭看到几根藤蔓想他探来,浑身一颤,挣扎起来。

“你……你不能杀我!”

“我、我也是被逼的,是你爸爸太多管闲事了!是他非要把我往死路上逼,我才、我才会找人……”

魏旭说不下去了,仿佛活物般扭动的黑色藤蔓已经伸到他面前。

“被逼?因为我爸爸要举报你受贿渎职、巨额亏空,所以,你就要雇人把我爸爸妈妈撞死?”

一根藤蔓插进了魏旭的右手,他的眼睛猛然突起,如同半个兵乓球大小,上面布满血丝和痛楚之意——

“撞死了我爸爸还不罢手,还要赶尽杀绝,将你的亏空转嫁到我爸爸头上,让银行冻结他们的遗产,收回房子,将我逼到走投无路?”

魏旭张开嘴——常人简直无法想象人的嘴巴能张到占据面部三分之二的程度,叶宁宁却司空见惯,满是欣赏地看着这一幕,聊天般轻声问:

“挥霍用我爸妈的命换来的财富,一定很开心吧!”

“可惜你没想到,才撞死我爸爸妈妈半个月,这个见鬼的末日游戏就来临了。”

叶宁宁仿佛精神出了些问题,她自言自语道:

“或许我还该感谢你,没有让爸爸妈妈遭受这个末日游戏的折磨——为此,我一定会让你比他们享受更久一点,你一定很高兴吧?”

她甜蜜地问,魏旭却没有空隙回答。

他的身体一次次被藤蔓插入,每当挣扎抽搐略缓解时,身上噗嗤一声,又有一根藤蔓扎入!

而叶宁宁也遵守了诺言,只让他享受达到极限的痛苦,血量却掉得缓慢,每当快要见底时,藤蔓中还会传来阵阵麻痹感,将他的血刷上去。

两轮酷刑过后,魏旭大脑空白,张大嘴像狗一样地喘息,下身大小便**,湿热一片,散发出阵阵恶臭。

“不错!不愧是世界排名前一千名的三转强者,神经韧度就是比前面一百多个都要好,第二轮才控制不住肌肉张缩,看来是个好标本!”

叶宁宁说着,打个响指,清理了对方下身的恶臭,露出恐怖微笑,欣然宣布:

“那我们开始第三轮吧!”

“……不、不不……”

藤蔓沙沙作响,魏旭像见到了恶魔再生,表情恐惧到扭曲,尽管根本动弹不得,头却拼命往后伸,仿佛这样能离这些恐怖的藤蔓更远一点!

……

三天之后。

挂在藤蔓上的男人不成人形,身体犹如破布。

插在他身体里的藤蔓,已经有三分之二换成了补血的白藤蔓,否早已维持不住他的血量。

“……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爸爸妈妈……我给他们……磕头谢罪……”

“……爸爸……爸爸……阳阳的变形金刚呢……”

“……不许抢……我的小红花……不然……和你绝交……”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小青龙……”

男人视线涣散,嘴里颠三倒四、含糊不清地说着毫无逻辑的话,脸上口水眼泪鼻涕横流,一刻不停地滴答落下。

他感觉到眼前人影晃动,奋力抬头,不顾脖子后面一根藤蔓差点扯断他的颈椎,将血量拉到濒危,仿佛没有了痛觉般笑嘻嘻嘟起嘴:

“……靓妞……来给大爷……嘴一个!……——嘻嘻嘻……”

“装疯卖傻!”

叶宁宁也笑了起来。

“不过赫赫有名的南方联盟第三巨头的装疯卖傻,还挺好看的——值得多看!”

她抬起一根手指,不顾脏污抬起魏旭的下巴,兜帽下苍白可怖的脸凑到魏旭面前。

这是这三天以来两人距离第一次如此接近。

魏旭的视线无法避开地集中到叶宁宁脸上,两人的鼻尖几乎只有不到一厘米,近到魏旭足以看清叶宁宁眼中森然阴冷的杀机。

魏旭眼瞳一缩,战栗一下。

“……老师不要打我……妈妈!……妈妈!……呜呜哇哇……”

他惊恐地叫着,混合臭味的口水几乎溅到叶宁宁脸上。

啪!

叶宁宁一巴掌扇过去,魏旭头一歪,昏迷,又被弄醒。

叶宁宁已经站在三尺之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多少排名远在你之前的强者,最多半天就自杀了——我倒低估了你的忍耐力!”

“不过,你忍受了这么久还不肯自杀,也让我确定了一件事——”冰冷嘶哑的声音不疾不徐道,“看来传闻中独眼邪龙死后掉出的‘复活十字架’,就在你身上!”

魏旭浑身不可自已地抽搐。

即使他乱发掩面,几乎无法动弹一下,叶宁宁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透过头发间隙,变得惊恐至极。

她享受极了!

“想不到我连你最大的秘密都猜到了对吗?”叶宁宁满意地轻笑着,轻轻一指挂在魏旭对面的那些“标本”,“不要怪他们——人在一心求死的时候,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呢?”

“……呵!……呵!……那又,怎么样……”

魏旭不再伪装,头垂着,气如游丝地笑起来,色厉内荏道:“……最多……七天,我的人……就能找到……你的老巢!”

“——哈……哈……有种……你杀……了我……”

叶宁宁也笑了。

笑得令魏旭充满了不祥预感。

“【被封印的复活十字架】:半神器(封印状态)。效果:消耗100000生存点,使佩戴者即时复活在指定地点,等级属性削弱50%。使用次数:1/1。备注:本人自杀无法生效——这是你最后的底牌,对吗?”

叶宁宁欣赏着魏旭此刻的表情,笑着说:

“这几天,为了不让我怀疑,让我动手杀你,你一直不敢看自己的属性面板吧——给你个提示,看看你现在的生存点吧!”

魏旭心口如同坠满石块,不等叶宁宁说完,已经唤出自己的属性面板。

“姓名:魏旭【状态:极度虚弱】”

“种族:人族【后天龙血转化仪式,体质+3,力量+3】”

“属性:力量5(20)、敏捷2(16)、体质3(18)、智力11(14)、感知6(20)、魅力9(22)【括号中为魏旭原属性】”

“阵营:中立邪恶/华国”

“职业:四阶16级(3级圣武士/7级堕落圣武士/6级堕落之血)”

“生命值:54/225”

“经验值:0/250000”

“属性点:0”

“生存点:11”

……

——“生存点:11”!

魏旭已经看不到其他东西,一口血喷出来!

“——我的生存点!我的生存点怎么没有了!……不可能,没有人能掠夺别人的生存点!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心中充满了怨毒和不解。

早已有无数事实证明,生存点是唯一不可转移、不可交易、不可掠夺的属性,它等同于所有人的生存天数,每过一天会减少一点,生存点只有杀死同级怪物才能获得,如果可以被抽取,这个游戏早就乱套!

“连复活十字架都出现了,生存点能够被转移,也是迟早的事——毫无征兆,只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地球竟然变成了一个游戏场,还有比这更不可能的事吗?”

叶宁宁漫不经心地笑着,“不过你这次倒说对了,我的确没法将你身上的生存点转移到我身上。”

魏旭的嘶嚎戛然而止。

在被剧痛折磨了三天三夜,最后的心理支柱又轰然倒塌之后,近乎疯癫的思维突然福至心灵,魏旭的视线移到叶宁宁身下那些藤蔓上——

“……你、你,你竟然——”

魏旭轻轻颤抖起来。

“不错!我虽然是这个小可爱的宿主,可不是它的主人,这种从恶魔之井里出来的东西,在汲取生存点的时候,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宿主呢!”

叶宁宁笑着,畅快之至,状极癫狂:

“从恶魔之井爬出来后,我一直等着这一天,有这么多人为我陪葬,我早就迫不及待了!”

疯子!

这女人彻底疯了!

直到这一刻,魏旭才明白,他为自己结下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仇人!

可是他无法再说出任何一个字了,猛烈抽搐一下,他头一歪,眼神彻底涣散,五官最后凝固在一个绝望惊恐的表情上。

——大仇得报!!!!

叶宁宁狂笑起来,生气不接下气,笑到流泪!

叮!

魏旭停止呼吸后,一个血红色罗盘掉了出来。

笑声骤然停止,叶宁宁捡起罗盘,一旋,血红指针飞快转动,停下——

一个黑色十字架出现在叶宁宁的背包中。

“竟把这东西给爆出来了!魏旭啊魏旭,看来这东西注定不该是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声嘶力竭地狂笑,叶宁宁没有看自己的属性面板,也知道自己的生存点已经跌破三位数,以恶魔之藤的汲取速度,最多还有一两分钟,她就会步上魏旭的后尘。

叶宁宁却没有半点阻止恶魔之藤的意思,握着那个黑色十字架,平静地靠墙坐下。

自从父母死后,八年以来,她第一次感到如此平静安宁。

在这个仿佛地狱的密室中,叶宁宁闭上眼,嘴角带着微笑,仿佛在梦中看到天堂。

隐隐约约,她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在说:

“你已死亡……扫描……条件符合……开启……封印……”

她渐渐沉入了黑暗之中……

(未完待续)

“女主是邪恶阵营,以后也不会变成小白花”——这句话请重复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