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中秋前大婚

等到秋粮收获,大梁军队粮草充足,就能更信心坚定地打仗了。

而突力放牧为生,一旦秋来到,草原枯黄,牛羊马要去水草丰满的地方才能生活,牧民不得不迁徙,突力前线的军队将缺乏补给。

秋季,将是战争的转择点!

突力王出师打仗,打了这么许久,如果除了无数死伤一无所获,必定无法跟国内交代。他得不到土地和人民,一定会要求财物和虚荣。

如果她是突力王,她会集合力量打几次胜仗,然后借此势趾高气昂地要求和谈,勒索财物,落个战胜的美名和金银财帛的实惠。

战争岂是他们想打就打,想停就停的。

这段时间大梁若赢了,有了和谈的底气,就跟他们和谈;若输了,就等秋后再打,扫穴犁庭!

看了,也存在和谈的可能,得做好和谈的准备,免得到时候仓促。

她有很多事情想做,可是身上有伤,被困在闺房中,正郁闷呢,万金宝来报,林长年和司马韧来访,在前院客厅里等着。

钱明月勉强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挪了几步,扶着床站着。

平安心疼地扶住她,说:“他们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钱太傅这样能见客吗?”

“可能有急事吧。”钱明月倒是想见见他们,他们位列九卿,岂会因小事登门。

平安说:“再急您也走不到前院去,还是让他们进来吧。”

“这——”钱明月犹豫,虽然说同朝为官过,也一起在文华殿处理过政务,但那时公开场合。

女儿家的卧房,还是太私密了,传出去可能会引人攻讦,凭添麻烦。

“可以不让他们进屋啊,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里,还有满屋子的内使和丫鬟,能有什么!”在平安眼里,什么礼法、男女之大防也没有钱明月身体重要。

万金宝也说:“是啊,太傅,两位大人想必能够理解。”

“好。”钱明月又趴在床上,“哎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林长年是为帝后大婚事而来:“圣诞不再大肆庆祝,秋狩也要停了,礼部空闲下来,圣人吩咐下官将心思放在大婚上,今日登门便是与老公爷商议大婚仪程。”

虽说皇家礼仪都有定制惯例,但其实操作起来,许多细节都不同,不能生搬硬套,需要圣人拿主意,圣人为表敬重,让他跟钱家长辈商议。

小皇帝怎么突然急着成婚了?钱明月很意外:“祖父怎么说?”

“以太傅意见为主。”

钱明月惊讶:“我以为祖父会说国力艰难、一切从简呢。”

林长年心道,钱太傅果真了解国公爷,成国公就是这么说的,以钱明月意见为主,其实是圣人的嘱咐。

“能不能中秋前成婚?过了中秋又长一岁,唉。”

林长年自然答应下来。他们的婚事比谁拖得都久,但每一个礼节都走得很仓促。

司马韧暗暗点头,他明白钱明月的想法。

林长年走后,司马韧说:“秋来前的这段时间,恐怕不好过。”

钱明月信心满满:“我们能挺过去的,不知司马大人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司马韧有些不安地说:“有事请太傅定夺。”

她一个虚衔太傅,能给实权兵部尚书定夺什么!钱明月说:“不敢当,我们可以商议一下。”

“圣人命令钞关、盐铁捐税都交由兵部,事实上打造兵器用不了那么多银两。眼下朝廷如此困难,银钱却积压在兵部,这——下官心里非常不安。”

圣人为何不收回兵部的银两,宁可熔炼皇宫的金银器皿呢?为了收买人心吗?总觉得哪里不对。

钱明月说:“圣人不懂银钱物价,可能以为兵部那边不够用呢。”

“司马大人可以写一份详细的奏疏给圣人,如实详细禀报开支,如果他需要银钱,你就把剩余银两交给圣人。”

这么简单吗?

钱明月说:“君臣之间,贵在坦诚互信,司马大人跟圣人讲讲兵部的事务,圣人会非常爱听的。”

司马韧是个聪明人,问题也出在他太聪明上了,对待君王,他不及谢傅詹赤诚,习惯性地藏着掖着点儿,拐弯抹角些。

钱明月说:“本官也有事情想与司马大人商议。”

“今日如此手忙脚乱,捉襟见肘,是因为自古以来偃武修文的思想害苦了我们。陆上有敌国,海上有倭寇,怎么能偃武休兵呢,不提前做准备万万不行。”

司马韧感慨地说:“是啊,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平时不养兵,才会有今日这捉襟见肘的艰难。如今圣人以身示范,减膳停狩,支援边疆。民间必定会兴起崇武的风气,可以借此机会,募兵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司马韧含蓄地说:“这是个很有远见的主意,待秋粮收获,国库充盈,可以兴募兵之事。”

现在不行,太傅啊,国库是真的亏空得厉害。兵部结余的那些钱,只能供给朝廷运转和现在的军队,再募兵,也支撑不住啊。

他都不支持,这件事情是做不成了。待秋粮收获,只怕民间崇武的风气都淡了。算了,风气,引导就行。

钱明月点头:“是啊,那就麻烦司马大人记着这件事,可以先考虑一下怎么做,组织好人手,到时候就不手忙脚乱了。”

“还有车马司,也不能只伺候圣人狩猎出行,还是应该储备好军车骏马,以备战事。需要划地盘还是需要银两人手,本官都能帮兵部尽力协调,只是劳烦你早做准备。”

“京城权贵都失了马,一定有精明商人到京城来卖马。你上书圣人,说马是军事物资,销售需要到兵部备案,为了不让百姓跑腿,兵部派人在城外马市为民登记。”

“你让人看着点儿,遇到好马就让车马司买下来,将大的马帮马商名单记录下来,这群人可为朝廷所用。”

贪赃枉法,仗势欺人,结党营私神马的弱爆了,真正的权力游戏是这么玩的。

利用自己的权威,让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合理合法、名正言顺地去做,让臣工和百姓无话可说。

“军械还得继续造,可以鼓励工匠改进火铳弓弩,做得好的奖励银两,封官职也可以,你尽管制定详细策略,本官去劝说圣人。”

这样下来,兵部的权力大增,司马韧自是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