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多了个情敌

“四哥,三哥他……”忘忧不明白含笑为什么生这么大气。

息城却看出来了,他们从小在一起,自来到蓬莱客栈她的情绪便每天起着微妙的变化。

“五妹,这是姐姐含笑,不是三哥。”息城拉过含笑温声说道。

“啊?”忘忧顿时惊得眼睛像铜铃那么大,嘴巴也合不拢了,“你……你们竟然……住在一起?”

他们自来到客栈就住在一个房间里,虽然那个房间是里外的套间,但忘忧依然认为他们是住在一起。

“你们拜堂了吗?”

“忘忧,不是你想的那样。”息城的脸也和含笑一样,迅速蹿红。

她从小就和他住一个套间,她帮他换衣服,给他束发。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如今被忘忧这么一说,似乎……真的像有了什么?

他也偶尔看过含笑穿着中衣的样子,可是从没有人说过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难道真的如忘忧所说?

一想到这,息城的脸便烧烧的。

当一身罗裙的含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还是震惊了一把。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胆大包天的小子,竟然是这么个清灵隽秀的姑娘?

“呦,这怎么突然想通了?换了身衣服?”掌柜的米如歌见怪不怪。

“如歌姐姐。”乍一换上女装出来,含笑还有点不习惯。

“姐姐好美啊。”忘忧突然变了花痴,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息城,“四哥,四哥。你快看。姐姐好美啊!”

“四哥早就见过了。”

息城冲忘忧低眉一笑,“姐姐穿裙子的确好看。”从小,她穿了新裙子都会跑去给他看。

“为什么都没人觉得奇怪?”小二哥一脸诧异地看着众人,“难道你们早知道她是个姑娘?”

“连个姑娘都看不出来,老二,你这眼神儿还得再练练。”掌柜的米如歌拿眼风扫了小二哥一眼,语气平淡中带着点戏谑。

“来第一天我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姑娘。”这次胖叔的嘴也很及时,“你看我从没让她干过重活吧?老二你这眼神还差点火候啊。”

“嘿,我这老江湖的眼神啊。”小二哥一拍脑门,“你们这是……这是?”指了指息城又指了指含笑。

“说你眼神不好,怎么这会子脑子也不好使了?”胖叔一把把小二哥拉过去,“有些事情意会一下就行了,别掰那么清楚啊。”

“行,得。当我什么都没说。”小二哥被俩人一番嘲笑直接无语了。

“四哥是忘忧的相公,我们才是拜了天地的,对吧?”当了半天花痴,忘忧突然意识到多了个情敌。

这小丫头一把揽过息城的胳膊,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又给他嘴里塞了一个棒棒糖,“相公,给你吃糖糖。”

“唔,你还是叫四哥吧!”息城被忘忧甜腻腻的声音齁得直接打了个哆嗦。

“不嘛,我们拜过堂了,你就是忘忧的相公。”忘忧这次说得大声了一点,所有人都听到了。

大家伙拿一种特诧异的眼光看着他们,让息城很是不自然,只好冲大伙勉强地笑了笑,“玩笑,玩笑。”

“啥意思?你嫁给他了?”小二哥凑过来故意又问了一遍。

“不许胡说!”

米如歌冲自家闺女一瞪眼,谁知竟被小忘忧一扭脸当了没看见。

息城依然和含笑住在一个套间,只是忘忧从此改口称了他相公。

刚开始被忘忧叫“相公”息城是拒绝的,可这小丫头就是执拗地坚持叫,还让他称她“媳妇”。时间长了他也习惯了,也不反抗了。

因为反抗也没用。

“他这算是默认自己有个媳妇了?”隐了身的少虞问司御星君。

“应该是两个吧?这下有好戏看了。”司御星君一脸笑呵呵。

息城身边有了两个女孩子。

从此,这两个女孩子便开始明里暗里较劲。一个给他洗衣服,另一个便给他做饭,一个她给他束头发,另一个便往他嘴里塞棒棒糖。

一个对另一个说你眼神越界了,另一个便回怼一句你思想犯规了……

这些无伤大雅的小心思,明眼人都看得清楚。不过两个人的过招儿也仅限于偶尔互相酸损一句,掌柜的米如歌也就懒得理他们了。

息城这边小伙计的日子过得滋滋润润。跟着他的两个大神仙也把客栈里发生的一切都一一汇报给了大统领南宫翊,再由南宫翊汇报给王爷。

当然,息城和忘忧拜堂成亲的事就省了。毕竟南宫大统领认为那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当不得真。

可以说,息城在客栈里的一举一动,镇南王都是了如指掌。

看着他对外面的世界也算是应对自如了,王爷想着也该让他出去走走了。南宫翊说,属下把那两个贴身侍卫派过去让他们陪少爷出去转转。

王爷说,好!

苦逼的少虞和司御星君就这样被魔君给算计了。知道消息那天,少虞跑去如锦园把魔君骂了个狗血淋头。

魔君正气定神闲地在望月亭里看荷花,少虞指着他的鼻子手都气哆嗦了,“是不是你去使坏了?”

“怎么了?”魔君一挑眉。

“怎么了?那凡人统领让老子去客栈当伙计!”少虞气得连老子这等粗话都说出来了,“说,是不是你去使的坏?”

“当伙计怎么了?你家哥哥都当得你就当不得?再说,你不就是下界来护着他吗?哪有你在房顶上磕牙聊天,他在里面当伙计的道理?”魔君翻着白眼球把四殿下一通怒怼。

怼得少虞也无话可说,“山水有相逢,我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走着瞧!”

“我等着你!”魔君乐哈哈地对着大神仙的背影喊道。

“师兄?师兄?”魔君正对着天空傻笑,不期然眼前晃过一只小手。

“啊?”魔君回过神来,青城正歪头瞅着自己,小丫头瞅瞅魔君瞅瞅天,“师兄在看什么?”

“啊哈,天边飞过一只老鸦,聒噪了几句……”魔君随口说道。

“哪里?哪里?我怎么没看到?”青城伸着脖子往天空瞅去,结果少虞去而复返。

隐了身的大神仙简直气坏了,给他挖了个坑,竟然还说他是老鸦?“你才老鸦!你全家……”都是老鸦!

“你又回来干嘛?”魔君赶紧用分身捂了那厮的嘴。

“我要告诉她你不是贺兰锦,叫你给我使坏!”少虞跳着脚要去拉青城。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