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老祖

红衣女子没有让她等太久,正当肖衫还皱着眉头猜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只见一个红色身影匆匆赶来,没有了之前的倨傲和淡然,整个人都是一副慌乱的样子。

“快跟我走,你是老祖唯一的希望!”说着就把不明所以的她拉了出去。两人穿过一扇又一扇门,和之前完全不一样,这次越走反而越阴暗起来。“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衣女子没有回答她,只是急速飞奔,连自己引以为傲的虫子都不管了。直到两人来到一扇黑色大门面前,她才停了下来。

肖衫望向四周,这里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刚刚她就发现,两人走的不是寻常的内围路,而是朝着地下走去,这里阴暗潮湿,她只感觉身上一股冷意。

“你进去吧,警告你,不要骗我,不过没关系,就算你是虫族那边的人,老祖也会发现的,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红衣女子喘了喘气,镇定下来之后,就把她推进了缓缓开启的黑色大门。

肖衫还想说什么,可黑色大门已经关合,她看着红衣女子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无奈地叹了口气。可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她目瞪口呆。

这是一片黑白的世界,自己所在的是一条街道,周围还有各种各样的店铺,和这个时空外面的世界样子差不多,但唯一有所区别的就是,这里很是寂静,没有一个人,也没有色彩,自己就像是掉进了那些年的黑白电视里面的场景。

走在这里,她下意识地屏声静气,连脚步声都不敢太重,生怕惊扰了什么东西,街道旁边的包子铺的包子还没卖完,周围小店里面还有茶碗摆在桌子上,就好像是大家都只是暂时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的样子。

她抬头望向天空,只有天空不是黑白的色彩,而是灰蒙蒙的,无端端给人的心里蒙上一层阴霾。

她继续向前走着,这里很大,但是过了这么久,都没有遇见一个有生命的物体,肖衫皱了皱眉,听红衣女子刚才的话,这里应该有一位老祖,但是自己该怎么找她呢?

黑色大门刚刚已经试验过,以她的能力,完全打不开,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危险,总而言之,她拍了拍口袋里的利刃,自己得时刻小心。

“少爷,你们不能这样啊,少爷!小姐会伤心死的!”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打破了这个街道的寂静,把她吓了一跳,脚步加快,连忙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声音离她所在的位置并不算远,皱着眉头拐过一个拐角,就看到了不一样的建筑,在她不远处的是一座很大的府邸,富丽堂皇,虽然颜色还是黑白,但也能明显看出来比刚才那些商铺好太多。

这座府邸几乎占据了一条街的大半地方,房身是白色的,屋顶是黑色的,看上去有些别扭,像是,像是一座大灵堂的感觉。

但现在吸引她的可不是这奇异的建筑,而是那几个正在拉扯的人。“少爷!不能这么对小姐啊!”说这话的是一个看上去胖胖的佣人,她身穿黑色裙子,头戴白色头巾,看上去特别焦急和痛心。

另一边是几个抱着孩子,冷若冰霜的人,一直在试图挣扎开佣人的拉扯。“好了,别跟她废话了,马车快来了,去一个人让里面的准备准备,咱们该离开了。”发话的是一个有些不耐烦,但是看身上的穿着要好于其他人的年轻男人。

“是,少爷。”那些正和佣人拉扯孩子的男仆沉声应道,其中一位小跑走了进去,佣人急了:“少爷,小姐她虽然是芜人,但她这些年对你的情义可是真心的,你不能这么对她啊!”

那位少爷一直没有答话,只是沉着脸看街道另一边,应该是在等车什么时候来。佣人咬了咬牙,趁他们不注意,猛地抱起孩子就撒丫子跑了起来。

“追!”见孩子被佣人抱走,少爷连忙指挥那几个人追了上去,另外一边,去通知的男仆也出来了。

“怎么样?”“已经通知好了,他们马上就行动,一会只要把门锁住,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走的。”

少爷摆了摆手:“我没问这个,我是说那个贱女人。”“小姐,小姐没有挣扎,一直在房间里呆坐着。”

他点了点头:“这都是她自找的,自己想死就算了,还搭上我。这次不用上主处理,我亲自清理门户。”这么说着,一股股浓烟从身后的府邸冒了出来。

肖衫正躲在角落里看他们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喘气声,她慌忙转过了头,发现正是那个佣人抱着孩子,竟然躲在了这里。

看到肖衫,她也惊了一下。“嘘!求求你不要声张,让他们抓住的话,就完了。”佣人哀求地向她说着,肖衫下意识点了点头,捂紧了嘴巴。

“少爷,那佣人躲起来了”几个男仆找了一圈没找到,跑回府邸面前和少爷谢罪,他无奈地摆了摆手:“无所谓,一个佣人带着个孩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和芜人的孩子可不配为我的骨肉。”

见少爷没有怪罪,几人皆松了一口气,很快,一辆很是豪华的马车就来到了这里,几人上车之后,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直到他们离开,佣人才全身放松了下来,但是浓烟越来越大,直到笼罩了整个府邸,肖衫皱着眉头看着,发现那些房子就像是纸房子一样,很容易就倒塌下来。

佣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景象,连忙将孩子递给肖衫,自己则冲了过去,可是大门紧闭,上面那把铁锁她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只能在门前边拍边哭嚎着。

“我苦命的小姐啊,奴婢无能,救不了你!”她跪坐在地上,肖衫也跟了上去,看着那扇门,若有所思。

“先别哭,也许我能救你的小姐。”她眨了眨眼睛,把孩子递还给佣人,操纵着利刃挥向大门,果然,大门缓缓出现一条裂缝,接着裂缝增大,变成一个洞。

佣人看呆了,但随即反应过来什么,连忙从洞里钻了进去,她犹豫了一会,也跟在佣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