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莽林罴精(21)

上回书说到杨慈霞因为在归家过关途中,无意间展露一手催鸡夕鸣的本事,这才引得原本只在关外数州来回打转的闻香教徒扭头扑进关内,之后寻踪觅迹追到泰安县境内。

天幸这时黄二奶奶因为得知杨慈霞向族长交卸圣女头衔的消息,急急忙忙得赶来关内找其讨主意。

这才在半道儿撞破闻香教徒的密会,抢先一步将敌人即将大举进攻的消息透露给正和杨新笃冷热战交替不休的杨慈霞。

最后杨慈霞灵机一动,假装自己暴病身亡,这才和黄二奶奶里应外合,将前来偷坟窃棺的闻香教一伙尽数剿灭。

什么,你们好奇杨慈霞她们到底用的什么法子将敌人一网打尽?

简单。

这就和残血回塔却半路从草丛里跳出一个高呼‘德玛西亚’的盖伦是一个道理……话说这道理为啥这么奇怪呢?

那伙闻香教徒正聚精会神得挤在棺材前撬钉启棺呢……谁知这棺盖板一推开,却刺溜刺溜蹿出几十只浑身黑毛双目赤红,还逢人就咬的大土耗子!

碰上这种情况,胆子再大的也得心中一骇,进而抬手举臂,奋力扑打那些正挂身上撕咬的凶鼠。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黄二奶奶从上风向燃起的‘狼烟’,将这群无恶不作的匪徒凶顽一个不拉地迷惑心控。

最后,黄二奶奶就近找了一处没顶似深的粪窖,控着这群闻香教徒,一个挨一个地跳了进去……还记得前面写的么?黄仙们根本不搞以命换命这一套;真想弄死你,先迷住这人,再找个坑儿纵身往下一跳,什么样的血海深仇都报完了。

虽然干净利落得料理了闻香教一伙儿,可那个明早起来掏肥上田的农户九成九不会替人保密。

这可是十几条人命!

要是让前来勘察命案现场的公人发现附近一户新葬的坟包被人趁夜扒开,这棺木中还没有尸首,那杨新笃全家上下二十几口全都脱不了干系。

所以杨慈霞和黄二奶奶连夜将那具被闻香教徒挖掘出来的棺木草草掩埋……得亏老鼠是掏泥的祖宗,而坟茔附近的荒野中又多有‘壮丁’,不然这一晚的工作量可大发了。

就这样,杨慈霞亲手将自己重返杨家的最后一丝可能断送,只能怨声载道地跟着黄二奶奶返回格格坳……这官人指望不上,眼下也只能和养女一起相依为命。

这十几年来,杨慈霞可没少在灵雀面前吐杨从循父子的苦水,而这样的牢骚却让整件事往一个十分可怕的结局狂奔而去。

言归正传。

发觉眼前的少女竟然能让林间百鸟为其同声合鸣,杨从循顿时兴高采烈地一拍巴掌:“原来灵雀你也是‘伊尔木’?真是巧了,听人讲家母当年也曾是一位‘伊尔木’,她叫伊尔木.扎克善……”

万万没想到,一听杨从循提起生母杨慈霞的名讳,原本正动情歌唱的灵雀顿时杏眼圆睁柳眉倒竖,以手戟指杨从循,咬牙切齿地怒道:“好哇!原来你就是那个姓杨的大负心汉养出来的小没良心?整整十六年都不来探望彩霞阿姨你可知她每晚都会对着天上的月亮默默流泪?你个缺肝少肺的东西我掐死你!”

说罢,灵雀揉身扑到篝火对面的杨从循身上翻身骑住其胸膛这一双粉雕玉砌的妙手就死死卡在杨从循的咽喉之上!

绝没想到一直和颜悦色的灵雀竟然会在转瞬之间对自己突痛下杀手,失去先机的杨从循顿时就被对方死死的卡住咽喉。

不过略一愣神的功夫杨从循就觉得自己的喉中似是被人塞入一团棉絮,竟然一丝气息都透不过去。

他这才反应过来骑在身上的灵雀竟然真得要取自己性命。

极度惊骇之下杨从循用双手死死扳住灵雀的手指,拼上全身的力道,与对方较起劲来。

灵雀她毕竟吃亏在女儿身上,这身量和力道都远非身强力盛的杨从循之敌。

当发觉自己的双手被杨从循死死扳住纵使如何用劲也不得掐进一分的时候灵雀猛然将柔软的腰胯往上一抬,提起一只膝盖,重重地顶在杨从循胸口正中。

须知这胸口正中,乃是檀中气海的所在;而青阳子传授给杨从循的内家气功,就是以此处为全身之根基方能调运气息,于体内遍行周天催生更大的劲道。

因此,这檀中气海实乃练武之人的罩门要穴里的要穴。

灵雀这一膝顶下,杨从循顿觉檀中气海先是一窒紧接着便有一股股不受控制的气息极度狂暴地窜入邻接气海的血脉脏腑之中于周身上下无比疯狂地游走起来。

胸腹中的气息一乱,杨从循顿觉自家双手软绵绵地使不出一分力道,这眼前更是一阵接一阵得冒金星,几乎就要被灵雀掐得昏厥过去。

就在此时,骑在杨从循身上的灵雀却猛地一声惊叫,接着便双目翻白,秀丽的头颅先是微微一晃,接着纤细的身躯就往一边倒下。

就在灵雀身后不到四尺的地上,一脸尴尬的火龙驹正高高朝上地举着两只兀自往下不住掉落土渣的爪子:“这位姑娘,老夫此番行这背后偷袭之举实属无奈,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姑娘海涵。只是姑娘你再这样掐下去,杨小友他怕是凶多吉少啊!”

嗯,火龙驹这话说的在理。方才就差那么一点儿,这章就变成大结局了。

然而就在火龙驹叠起双爪,冲着瘫倒在地的灵雀接连拱手致歉之时,从篝火边上突然传来胡三那惶急得求救声:“快,快!老火,你也救我一救,我这边的娘们也发疯了!你赶紧从背后给她一砖头……哎呀,救命啊,疯娘们咬狐狸啦!”

原来就在灵雀扑到杨从循身上之时,正低头大啃烤鸡腿的青璃先是抬头一呆,接着横眉怒目地丢下鸡腿,抡起爪子扭头给了瞧得正目瞪口呆的胡三一下:“好哇,敢情这男的就是楚儿口中那个小没良心?胡三你竟然和他搭档作伴,定然也不是什么好狐狸,怪不得有一肚子花花肠子呢!”

说罢,青璃一张大嘴,恶狠狠得咬在胡三肩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