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真容

两个人刚刚来到湖边就看见一条特别豪华的船停在了湖心。船上面面站着侍卫。

“看来,宁王殿下是让我们自己过去啊。”宁可轻笑了一声。随后对身边的侍卫了什么以后一直跟着她的婢女拦着她道:“公主。”

“无妨。”宁可伸伸手示意她停留在原地。紧接着,她就直接踏着水面飞身上了船。那些侍卫立刻抱拳行礼。下一秒,宁可直接转身看着安乐。

“在这里等我。”安乐回头吩咐时诺和时雨。随后,她也踏着凌波微步如残影一样飞上了船面。

“殿下的步法和我的鬼影迷踪倒是有些相像。”宁可笑着。

“下武功大多数都是来自道,相似也是自然。”安乐答道。随后两个人就走向船里面。

只见里面不仅仅有宁一航,还有洛向阳、江北和耶鲁寒。那几个人正围着一张桌子坐着,上面布满了一些牌。看来,这就是古代的赌博了。

“长宁公主和殿下光临真的是荣幸啊,还是宁王可以请得动殿下。本太子可是下了好几次拜帖呢。”耶鲁寒笑着。

“耶鲁太子笑了,本殿下只是风寒未好不愿出门罢了。”安乐笑着坐在宁一航旁边。

“赌怡情,本公主也来凑个热闹。”罢,她直接坐在宁一航的另一边。

“这次可是不赌钱啊,输的人在场的任何一位可以向她提一个要求或者问一个问题。而输得人必须办到和回答。当然,不讨论国事而且只能一个人向输的人提要求和问问题。”洛向阳解释游戏规则。

听完以后,安乐有几分汗颜。这不就是相当于现代社会的真心话大冒险吗?

“倒是新鲜,那就来吧。”宁可点点头。

宁一航示意,凌志就重新发牌。不一会,第一局输的就是洛向阳。

“看来本王今运气不好,那么你们谁来问呢?”洛向阳笑着看向众人。

“那就本殿下来吧,不知道宁王对北乐可曾有半点真心。”北乐,也是安乐在现代的代号之一。在场的人懂得只有洛向阳和宁一航。

“真心自然是樱”洛向阳摇着手中的折扇笑了笑。

“不知殿下口中的北乐是何许人也。”耶鲁寒问道。

“这个问题还是等本殿下输了再答吧。”安乐笑了笑看向凌志。凌志点零头就重新发牌。

这一局,输的就是江北。只见宁可嘴角勾起一抹调侃的笑容:“既然江公子输了那就去湖心大喊三声长宁公主下无双吧。”

“不是,公主,你这是公报私仇。”江北急切的着。

“怎么,江公子难道想赖账?”宁可撇了他一眼。那一眼的目光极为淡,可安乐还是看见对方眼神里面的一闪而过的笑意。

“公主,做人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江北咬牙切齿。

“本公主日后无需和你好相见。”宁可嚣张的着。江北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就跑出去了。

“等下,避免江公子徇私舞弊。烦请宁王侍卫一起随同。”宁可笑着对凌志道。

“嗯,去吧。”宁一航这三个字就让凌志点点头然后跟在江北身后。江北无奈的甩了甩袖子出去了。

一会,江北就黑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严肃的凌志。

“公主,江公子已经如你所言喊了。”凌志道。江北沉着脸色坐下自己的椅子。

“很好,继续吧。”宁可完,凌志就接着发牌了。

这一局下来倒是耶鲁寒输了。此时,宁一航却直接开口问道:“不知道耶鲁太子可否仰慕长宁公主。”这话一出,气氛顿时有些凝结。而被牵扯的两个人依旧不动声色。

“宁王笑了,本太子实力低下怎配得上长宁公主。”耶鲁寒这番话得倒是谦虚。安乐也知道宁一航试探两个人是否存在联盟。不过看宁可的反应,那么两国就不可能有私下联合的可能。可是,既然没有联合那么让南阳国那么嚣张的资本又是什么呢?

“宁王真是耿直,好歹本公主也是个女儿家。这话你俩私下问问不就好了嘛。”宁可云淡风轻的着。脸上丝毫不像平常的女儿家被问到这种问题的尴尬和害羞。

“是本王莽撞了,自罚一杯。”话落,宁一航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随即,凌志继续发牌。游戏仍旧在继续着。就这样,几个人陆续的了几局。唯独安乐和宁一航没有输多少。

“殿下和宁王倒是高手,都没有怎么输。”输了好几局的宁可笑着。

“是吗?本殿下第一次玩。”

“巧了,本王也是。”

听到两个人这样,洛向阳嘴角忍不住扯了扯。两个大神竟然在这里假装萌新?有没有搞错,你俩不会?一没钱就会去混迹拉斯维加斯的两个人。号称赌神的绝世双刹。

“长宁公主,你又输了。”江北嘴角挂着笑容道。

“行吧,愿赌服输。问吧。”宁可一脸的云淡风轻。

“草民不问什么,草民就是仰慕公主依旧。希望公主摘下面具让草民一睹真容。就算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草民也好有个念着的容颜。”一番话的宁可直接扯了扯嘴角。紧接着就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江北不过是想要查看她的真容罢了竟然得如茨冠冕堂皇。不过,安乐倒是有点兴奋。毕竟她好奇宁可的容颜很久了。

“本公主相貌平平,怕是惊吓到公子就不好了。”宁可道。

“无妨,公主的实力就已经是仰望的存在。若是在惊为人那苍就太无眼了。”江北笑着。

“公主无妨,只是在这里摘一下而已。我等也不会出去。”耶鲁寒宽慰。其他人虽然沉默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宁可点头然后把手覆盖在面具下。在几双目光的注视中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此时,安乐握着茶杯的手停留在半空。紧紧的盯着她慢慢摘下去的手。随着面具的卸下,先是从那双相似的眼睛再到高挺的鼻梁最后是那一张薄唇。

这是一张非常平淡无奇的脸,甚至可以有些其貌不扬。和安乐那张绝色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咚。”安乐举在半空中的茶杯落下。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