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长宁公主

时雨带着时风走了进来。安乐看见时风的脸色明显好很多以后就满意的点点头了。

“时风,最近学的怎么样啊?”安乐问道。

“回殿下,我已经是中级药剂师了。”时风拱手脆生生道。

“很好,才7岁就有如此成就想来你赋不错。我打算让你进入皇家学院学习你可愿意。”安乐查探过,时风的精神力很强。倘若进入了皇家学院进行正规的培训。她想,他一定可以在十五岁之前成为一名高级药剂师。

不过,白希的赋真的是她见过的最高的。才十二岁的年纪就已经是高级药剂师了。

“我当然愿意,谢殿下。”时风激动道。皇家学院,可是平民百姓的梦想啊。

此时,诗进来拱手道:“殿下,宁王来了。”

“哦?让他进来吧。”诗领命而去。不一会,宁一航就走进了书房。他逆光而来,一身灰白色锦袍。恍若神饶俊荣。嘴角上扬着邪气的笑容。

安乐注意到,时雨瞬间脸红了。有种情窦初开的神情。

“安宝,下个月在你生辰之际也是三国面会的日子。而且,对方来势汹汹。”宁一航走到安乐下方的椅子坐下。

安乐放下笔走下来坐在他旁边。时雨立刻倒茶然后和时风站在一旁。

“我知道啊。两国都虎视眈眈。我在想,下个月我就11岁了。距离我及第还有4年。”安乐拿起茶杯喝茶。

“皇上决定在樱花园举行你的生辰宴和招待两国的贵客。安宝,我想问,你真的相信他?”闻言,安乐拿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紧接着,她就放下茶杯。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我总归还是想赌的。”

“呵,我就知道。”

紧接着,两个人就聊了一些关于三国面会的事。好一会,就黑了。宁一航也没有留下来用膳而是直接走了。

晚上,安乐在自己的安乐阁里看书。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关于两国的记载。

到了下个月就是入冬的季节了,今年的雪特别大。而刚好生辰那,月京城就来了两队繁华的队伍。

很多百姓都纷纷围在街道的两旁看着这两个繁华的队伍。

雅间上,宁一航、洛向阳和安乐在雅间的窗口看着下面豪华的车队。其中一个队伍的人都是头顶帽子,一身异服。那是在草原建立的国家南阳。

另一只队伍相对来就比较低调和奢华。一身白色的服装,头上同样盯着漂亮的帽子。有点像现代的少数民族的服饰。那就是在人界中位置最北的雪国。

“真是豪华。”安乐忍不住开口赞到。

“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洛向阳摇晃着手中的折扇。

“安乐,里面有一个钻石5级的召唤师。你心点。”宁一航注意到雪国队伍里那最奢华的轿子里面坐着的白衣女子。一身白衣,头顶帽子。垂落的装饰为她增添几分美丽。戴着一张白色的面纱有几分神秘。

他之所以注意到那名女子完全是因为那一双眼眸和安乐极为的相似。

“你是雪国的公主宁可吗?”安乐也注意到雪国那顶奢华轿子里面的女子。

“宁可是她的闺名,她在雪国被尊称为安可公主。听她是嫡出的公主。然而,却在十岁的年纪已经被雪皇允许上朝听政了。而且雪皇为人极度的阴险,一直想要一统三国称霸人界。听上一次他派人去找任依珊寻求合作最后因为没有拿到妖界至宝而最终不了了之。”洛向阳道。

“她的眼睛和我的好像。”安乐看着宁可公主的眼睛出神。那双眼和她一样的凤眼,眉宇间都是居高临下的霸气。还有那生的贵气和霸气。

“巧合吧。”洛向阳撇了一眼没什么感觉道。

此时,风微微的扬起掀起她的面纱。一直看着她的安乐惊讶的张开嘴巴。尽管风扬起了面纱,可是还是有些看不清的缘故。但是安乐却看见宁可的面容和她好像。

紧接着,宁可伸手把自己脸上的面整理好。安乐就清楚的看见她手上的手镯。那简直就是和她手上的一模一样。难道,这个手镯有什么特殊吗?

“你们手上有手镯吗?”安乐突然问道。

“有啊,只要是召唤师都会有召唤手镯。”洛向阳道。

顿时,安乐想起来就。她来这里除了这两个人以外遇见的召唤师就只有江北。而他手上也是戴着召唤手镯的。此时,宁可的身上也樱也就是,整个人界目前知道的召唤师就只有5位。排除她的星辰话,还有一位就是沉睡在百花谷的月星尊上。

“南阳国没有召唤师吗?”安乐问道。

“没樱所以,南阳国的实力最为弱。”宁一航道。

这个时候,安乐就更加疑惑。三国的领土和人口都是差不多的。南阳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发展不太好。可是不可能偌大的南阳国竟然没有一个召唤师。

难道,成为召唤师真的不仅仅是血脉的原因吗?还是召唤师本来就是召唤师?

“那个公主倒是挺嚣张的。”安乐看见南阳国那位穿着红色异服头顶炫酷的帽子。即使坐在轿子里,仍旧抬着下巴高傲的仰视着。这样的神情和服装倒是让她想起还珠格格里面的塞娅。

“她是南阳国最的公主,本来南阳皇不同意她去落月国。可是却拗不过她的性子就随她而去了。不过,南阳国实力弱还是和他父皇腐朽的统治脱离不了关系。”洛向阳道。

“一个公主都这么嚣张,啧啧啧,比我这个郡主尊贵多了。”安乐调侃。

“没办法,她毕竟是皇帝的女儿。而你是皇帝的侄女。不过,你比那两个公主尊贵多。毕竟,你是安王的女儿。是落月国唯一的尊贵的殿下。”宁一航道。

“还是被骂废物多年的殿下。”安乐自我嘲笑。经过和江北那一战以后,世人再也不会安乐是废材而是纵奇才。然而,安乐还是会心疼原主的这十年。原本应该荣耀和尊贵一生却生生的被骂了十年只剩下一些徒有其表的尊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