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任依珊的身世

随着钻石发出耀眼的光芒,所有迷雾瞬间散去。而那些沉浸在噩梦里的人也瞬间清醒,唯独安乐。

而那些鲛人侍卫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鲛人少女手覆盖在钻石上,因为受伤出的血留在了钻石上。

紧接着,那些鲛人侍卫立刻对着她单手握拳放在胸口弯腰道:“参加公主殿下。”

而在高处的任依珊一脸懵逼的看着向她行礼的鲛人。而叶月他们目光都震惊的看着她。洛向阳和宁一航立刻跑到安乐身边扶起她。

不过,三个人神情诡异。安乐看洛向阳的目光只有冰冷。洛向阳看宁一航的目光多了几分阴狠。宁一航看着安乐却有点恨铁不成钢。

“你刚刚梦见了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目光紧紧的盯着安乐。

“呵,你呢?”安乐看向洛向阳眼里充满了嘲讽。

那些梦一瞬间把她拉回到那段难熬的日子。数不尽的泪水,无尽的黑夜。是啊,明知道他每次回来都是带刀而来。自己却偏偏要飞蛾扑火。

“好了别了,安宝,你快去看看任依珊。”那些难熬的日子都是宁一航陪着安乐过来的,他自然知道会有多痛。因此他赶紧转移安乐的注意力。

安乐看向了任依珊只见她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而那流血的手让那钻石散发巨大的光芒。而周围的那些鲛人侍卫都向她行着鲛人一族的礼仪。

紧接着,任依珊立刻收回了手游到了安乐面前:“安乐,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那些鲛人都叫我公主殿下啊。”安乐心翼翼的询问。

“这里是噩梦森林,只有皇室众人才可以触动会散发电动波让人陷入噩梦的钻石。很显然,你新契约的魔兽极有可能是鲛人一族的公主。”朱雀的声音在意识里响起。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妖王不派一个皇室中人跟随我们。”安乐不理解的问。

“因为雪山虽然是妖界的圣山,然而妖界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到达到这里。又因为鲛人一族是妖界的统治者。因此,只要鲛人一族的皇室的血脉才可以触动这里的机关。只是,千百万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鲛冉达这里。”雪狼解释道。

“开玩笑吧,那些不是鲛人?”安乐不可置信的在脑海里反问自己的两个魔兽。

“他们只是灵魂体,有一些皇家侍卫侍女被妖王通过秘密渠道送来这里把守每个关卡来守护妖界至宝。”朱雀答道。

听到这里,安乐大概可以肯定。任依珊真的极有可能是任珊羽的沧海遗珠。

“珊珊,你真的是你奶奶的亲孙女?”安乐忍不住开口询问。

“当然,左右邻居都知道的。”任依珊害怕的躲在了安乐的身后。安乐叹息一口气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回灵戒吧。”

任依珊点点头就化作蓝色的光束回到了灵戒。

就这样,一行人平安的离开了噩梦森林。而在行走的时候,他们再也没有遇见迷雾。而那钻石散发的光芒也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色渐渐晚了,众人体力都有些撑不住了。因此都停留在原地休息了。中间有一个大大的火堆。叶月和江北坐在江北打坐修炼。叶韵和叶清些话烤着带来的肉。谢义行和白希在旁边斗嘴着。而剩下的那个一路沉默的男孩子叫煜。听是隐世家族的孩子。钻石1级的金系魔法师。

而安乐靠在树上闭着眼睛想着白的噩梦。知道,那些回忆被撕开以后原来心是那么的痛。

“你是不是梦见了那些让你伤心的过往?”宁一航走到安乐旁边坐下。

“哈哈哈,知我者一航也。傻瓜宁,你,他真的爱我吗?”安乐看着不远处坐着烤肉的洛向阳。

“以男饶目光来看,喜欢是有的。只是,没有那么爱。或者,让他那么爱的人肯定不是你。但我想,这个答案你比我更清楚。”宁一航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清楚,清楚到还想再赌一次。”自嘲的笑容绽放在安乐的嘴角。

“随你吧,反正你每次赌的时候都没有赢过。”闻言,两个人都一阵沉默。

宁一航没有告诉安乐他在噩梦森林里做的噩梦是他梦见她一身凤冠霞帔嫁给了洛向阳。那耀眼的红真的刺痛了他的双眼。

“安宝,五年后,我们一定会成亲的对吧。”这句话宁一航的特别心。安乐还想问他什么的时候洛向阳已经过来了。

洛向阳把烤好的烤肉递给了安乐:“星儿,你那新契约的魔兽很有可能就是妖王失散多年的女儿。”

“嗯,我也有这样的猜测。不过,听妖界的公主都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可以让植物立刻生长。所以,等回去的时候我就想办法证明她是不是真的妖界公主。”安乐点点头。

“如果是,你可能得和她分开一段时间。而且妖王也会想尽办法让你们解除契约。”宁一航道。

“为什么?”安乐咬了一口肉。

“你想啊,堂堂一个妖界公主被你契约她们的族人会不满。而任珊羽更加不可能让他的宝贝女儿成为人类的魔兽。”洛向阳答道。

“可是,江北不也是契约了一个种族的王吗?”安乐不解的问。

“他平定了冰凌幻族的叛乱得到了全族的认可。”宁一航回答。

“绝了,我随随便便就捡了个公主。”安乐撇了撇嘴角。

话到这里,三个人对任依珊的身世都有几分肯定的猜测。安乐吃着烤肉的时候白希挥挥手示意她过来。安乐点点头就立刻过去了。原地就剩下宁一航和洛向阳。

“你在噩梦森林做了什么噩梦?”宁一航询问。

“我梦到你们大婚。”洛向阳诚实道。

“哈,原来你也怕最后陪她一生的人不是你啊。”宁一航嘲笑。

“宁一航,梦就是梦。而且梦是相反的,她爱的是我。你们不可能成亲的。”洛向阳嘴角挂着一抹不屑的笑容。

“她爱你就是你让她成为替代品的资本?而且,你不可能就不可能?那本王偏偏可能呢?”宁一航嘴角挂着邪气的笑容。眼里闪过一丝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