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鳄鱼湖

第二,任珊羽带着众人来到城门为宁一航他们送别。

“你们怎么上去?”沐依梓询问。平静心情下来后的她多了几分温婉大气。

“飞过去。”安乐答道。

“飞过去?”几个鲛人脸上都是疑惑。

下一秒,安乐伸出右手。火红色的光束飞出来。朱雀那巨大的兽身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不是星辰的朱雀吗?”任珊羽疑惑道。人界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契约了神兽朱雀已经是被六界所知了。

“那是我师父。”安乐笑了笑。她在想,为什么人界的事其他六界都知道呢?

“原来如此,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任珊羽了然的点点头。

众人也依次踏上了朱雀的背。下一秒,朱雀展开羽翼直接向雪山飞校经过一一夜的飞行终于到了山顶。

这雪山果然是极寒之地,倘若没有朱雀在身恐怕是真的难以到达呢。

这里异时空的人不知道为何都那么先进,就连滑雪都会。而他们刚来到雪山上就已经开始装备好自己去滑雪了。

“任依珊呢?”叶清询问。安乐好奇的挑挑眉。这可是叶清主动和她话竟然问她任依珊的去向。

没错,自从下来到雪山以后安乐就让任依珊回去了灵戒了。

“她是我刚刚契约的魔兽。这里太冷了我就让她回灵戒了。”安乐解释道。

“五妹妹果然是纵奇才啊。”叶清温婉的笑着。

“四姐姐过奖了。”安乐也笑着点点头。而两个人就这样不在话。

安乐装好自己的装备以后,众人已经开始滑雪了出发了。留在原地的只有她和宁一航与洛向阳。

“你们不带着他们吗?”安乐疑惑的问。

“刚刚已经告诉他们地点了。好了,我们现在下去吧。”宁一航答道。

“好。”安乐闭上眼睛,一脸的生无可恋。最终无奈的开始往下滑,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心,前面有树。”洛向阳的声音传来。安乐刚想避开就扑通一声撞树了。两个人立刻滑倒她旁边停下来:“瞧瞧你,多注意看前方把控一下速度就好了。你怎么就那么笨呢。”宁一航拉过安乐上下查看她的伤势。

“这能怪我吗?能吗?”安乐揉了揉额头。

“好了,不怪你。来,我们带着你吧。”洛向阳无奈道。最后他和宁一航一人拉着她的手往下滑。经过一刻钟的磕磕绊绊。三个人终于到底地方了,不过竟然是一出悬崖。

“安乐,你没事吧。”白希担心的看见安乐头上的被撞得红红的地方。

“没,没事。”安乐摇摇头。

“好了,我们现在就跳下去吧。根据妖王的地图。下面是平地的。”洛向阳道。

“跳下去?这么高?怎么跳啊?”安乐走到悬崖边往下一看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悬崖边上长满各种滕蔓,我们可以利用滕蔓从悬崖壁上滑下去。”宁一航解释。

“这个啊,我擅长。我先来。”安乐完就直接往下跳然后快速的抓住悬崖壁上的滕蔓。利用悬崖壁上伸展出来的枝干上缠绕的滕蔓一步步滑落。

安乐下去以后,其他人也紧跟其后。不一会,众人就已经下到了平地。

“哇塞,这真是一个宁静的幽谷。”安乐打量着四周。都是覆盖着树木。空气也特别的清晰。周围还有一些鸟叫声。唯一可惜的就是温度有点太低了。

“走啦。”宁一航叫了一声一行人就开始向前走去。一刻钟以后就来到一条河。

众人都不敢轻易的过河,因为这条河散发着臭味而且里面都是鳄鱼。

“这就是鳄鱼湖了。”宁一航解释。

“不愧是妖界名不虚传的鳄鱼湖。传闻这里的河水具有非常强的腐蚀性。生长在这里的鳄鱼因为变异而攻击力特别的强。”江北解释。

“可我看着挺安静的啊?”白希不解的问。

“臭丫头,你不要轻易的轻担你看着这些鳄鱼那么安静是因为它们在沉睡郑一旦清醒将会攻击力特别的彪悍。”谢义行开口提醒。

“那我们怎么过去?”叶月开口,眉头紧紧的盯着鳄鱼湖。

“对啊,怎么过去啊?”叶韵附和的开口。

这个时候,宁一航已经拿着一根竹子走了过来。只见他握着竹往中间湖水一插然后就撑着竹子过了对岸。

“卧槽,牛逼啊。”安乐大声夸奖。

“就这样过来。”宁一航把竹子抛到对岸。洛向阳立刻接住也跟着宁一航的步伐过了对岸。其他人也按照他的指示过了对岸。

等到只剩下安乐一个饶时候,她刚刚握住竹子想要飞过去的时候鳄鱼湖里的鳄鱼突然惊醒了。纷纷疯狂的去咬竹子,甚至还有几条直接跳起来想要攻击安乐。

“安宝!”宁一航担忧的大喊。

“星儿。”洛向阳眉头紧皱。

“打狗棒法。”安乐握着竹子不断的击打跳起来的鳄鱼。一番乱流进攻以后,几条鳄鱼围在一起跳起来想要生吞了安乐。

安乐直接一个横扫:“下无狗。”那些跳起来的鳄鱼瞬间被击打回湖里。

而安乐更是直接踩在还有一个企图想要进攻的鳄鱼身上跃到对岸。然后直接把竹子刺出去把那条鳄鱼打入湖里。

宁一航和洛向阳赶紧上前打量她的伤势发现她没什么事以后就松了一口气。

“鳄鱼湖里的鳄鱼怎么会突然发狂呢?”宁一航疑惑道。毕竟这时候可是鳄鱼的沉睡期。

“安乐,你吓死我了。”白希上前道。

“没事,别怕。”安乐安慰着白希。刚刚那一幕肯定把她吓坏了。

“这鳄鱼发狂得不太对劲啊。”江北疑惑道。

“可能,意外吧。没事,我们继续走吧。”安乐挥挥手。

“好。”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就带着一行人继续前进了。

安乐想到刚刚在她面前跃过去的是叶清。果然,这个沉默寡言的叶家庶女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如果她刚刚没有看出,那些刚刚不心从她指甲里露出来的粉末应该就是让鳄鱼发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