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雏凤初鸣

所有人都不再开口话把目光放在安澈身上。而这一战真的着实精彩。按照规矩,掉下圆台就算输。而如今两个人都被这能量震得掉下去了,所以这胜负又该如何算?

此时刚刚弃权的三个人额头布满了冷汗。他们无比庆幸刚刚弃权了,这已经不是魔法师的战斗了而是召唤师的战斗了。两个召唤师的战斗,谁打的过?

安乐轻轻的咳嗽一声然后握着紫玉剑撑住自己的身体。江北也同样如此,他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如此一来,胜负又如何分?

而他也把目光放在突然出现的朱雀上。他记得朱雀明明是星辰的魔兽不是吗?怎么会在安乐的身上?有人安乐是星辰的徒弟。难道,这是星辰派来保护安乐的?

全场都静谧的不出话。而安澈的鼓掌声打破了安静的氛围。只见他一边鼓掌一边走下观众席。旁边跟着安宁、宁王和洛王。

“哈哈哈哈,精彩精彩。不愧是我落月国的少年。”安澈眼里都是喜悦。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两个召唤师的战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江北和安乐立刻走到他面前行礼道。

“不用多礼,这一战真的精彩。朕宣布,两个人都是胜利者。都有资格进入无妄之海。”闻言,所有人都惊讶了。毕竟平局在皇家比赛来真的是第一次见。不过这毕竟也是一个好的结果。

“谢皇上。”两个人异口同声。此时的三只魔兽也各自回到自己的主人身边。

“哈哈哈,真的是后生可畏啊。皇姐,我们先走吧。”

“好。”

就这样,安澈和安宁转身走了。宁一航递给安乐一块手帕。安乐接过并拿起来擦掉嘴角的痕迹。

“我帅不帅。”安乐撅起嘴巴问宁一航。

“切,就这。”宁一航不屑一顾。没错,他就是故意气安乐的。他每次都喜欢在安乐得意洋洋的时候打击她。

“棒棒哒。”洛向阳开口。

“嘿嘿。我也觉得。”安乐笑了笑。

“这一战痛快,恭贺殿下。希望下次有机会还可以和殿下战个痛快。”江北拱手行礼。

“好好。”安乐回礼,随后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扔进了手镯里。这一举动也惊呆了江北。毕竟这可是被召唤师视为荣誉的召唤戒啊!

而雪狼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它踏着悠闲的步伐走到安乐身边:“主人,我不想回灵戒。”毕竟雪狼是魔兽,它的确不想待在灵戒里。

“好,今你立首功。等会我就带你转转月京城。”安乐拍了拍雪狼的耳朵。

“也好,对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宁一航完不等安乐回答就先走了。

“奇怪,他怎么了?”安乐觉得最近宁一航的确是怪怪的。

“我也先走一步了。”同样奇怪的也有洛向阳。经过上次差点被问斩,三个人又像以前一样形影不离。

“他们应该是要进阶传了,进阶传的等级需要承受三道雷。”朱雀在脑海里回答安乐。

此时,安乐一脸羡慕的看着离开的两个人。她还在黄金墨迹着,这两个人就快要踏入传了!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个时候,白希兴奋的跑过来抱住了安乐:“哇,安乐你太厉害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召唤师啊。”白希高薪,身后跟着谢义校

“哈哈哈,你也不赖,是不是第一了。”安乐询问。

“那是,药剂领域我就是王。”

“哈哈哈,干的漂亮。”

两个少女相视一笑。

“殿下,我就先行一步了。期待无妄之海的旅途。”

“哈哈,我也一样。”

江北笑了笑就带着冰凌幻鸟离开了。

“走吧,去逛逛?”安乐邀约。

“好啊。”

两个少女就手拉着手一同走出了比赛现场。而今这一场比赛众人也终身难忘。从此,落月国再无废物安乐郡主。有的只是纵奇才的三系召唤师殿下。

朱雀和雪狼同样没有化作人形而跟在安乐的身后。毕竟他们是魔兽,不是很喜欢化作人形。

两个少女在大街上漫不经心的走着,街上百姓的目光都聚焦在安乐身后的两只魔兽。而刚刚皇家学院的比赛他们也听了。此时他们对安乐不再是不屑一顾而是尊敬。对强者的尊敬。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唯有你强大世界才温柔。

“哇,妈妈,是魔兽啊。”一个男孩好奇的拍着手,两只眼睛盯着跟在身后的雪狼。而朱雀早就飞去宁王府找白虎了。

“嘘。”一名看起来比较温婉的妇女立刻抱着男孩然后害怕的对着安乐笑了笑:“殿下,孩子不懂事你别计较。”

“没事。”安乐摇了摇头。她走到雪狼旁边了什么。起初它眼里都是不情愿后来也无奈的答应了。

它走到了男孩面前,而那妇女也担忧的抱着自己的孩子。

“来,摸摸吧。”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惊讶了。毕竟召唤师的魔兽对召唤师来那是无比珍贵的存在。而安乐竟然让那个男孩摸摸自己的召唤兽。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谢,谢谢殿下。”那妇女感恩涕零。而男孩也听话的点点头在雪狼低下来的脑袋上摸了摸。他也很聪明的摸了几下以后就不摸了。因为他看出了眼前这头雪狼眼里已经有几分不悦了。

“你啊,不要吓到孩子。”安乐拍了拍雪狼的耳朵。而雪狼也怂拉着脑袋任由安乐拍到。

而众人都羡慕的看着安乐,能够和魔兽如此亲昵接触的就只有召唤师了。

“哇,安乐,我可以摸摸吗?”白希一脸羡慕。

“当然可以。”

“太好了,谢谢啊。”白希也摸了几下立刻放开了手。

“主人。”雪狼满满的委屈道。

“哈哈哈,我等会带你去吃好吃的。乖啊。”安乐继续拍雪狼的耳朵。

“嗷呜。”雪狼对着叫了一声,瞬间众人后退不少。他们都以为眼前这头雪狼要进攻。可他们毕竟不是召唤师,忘记了被契约的魔兽只能听从召唤师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