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魔武双修

五个人站在赛场上,然后让安乐惊讶的是。另外三个人竟然举手弃权了!比赛中有规定,一旦举手弃权就代表是放弃比赛。

安乐再看江北一脸的云淡风轻就知道了这家伙应该已经是震慑他们了。毕竟召唤师谁敢打?

突然,观众席上传来了骚动。安澈竟然带着安宁过来了冰系的决赛场。而此时众饶目光都看向圆台结界里的两个人。

江北笑了笑然后伸手,一把冰蓝色的长剑握在手里。如果安乐没有认错,那应该是神剑冰凌剑。

下一秒,江北握着长剑向安乐刺过去。安乐立刻拿出紫玉剑应担这个时候还拿普通的剑那真的是找死。

两个人过了几十招依旧不分上下。而安乐也看出来对方钻石1级的实力。看来这一战不好打啊。

“冰盾。”安乐大喝一声,冰蓝色的盾护在身前。然而,江北却原地消失了。不,准确的来是他的速度。只见他快速的来到了安乐的身后。而安乐冷笑一声侧身躲过并召唤碎冰进攻。

安乐没有看出的话对方使用的应该是凌波微步。可惜在凌波微步的领域,安乐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她快速的追着江北打,在外人眼里就是两道残影在对战。完全看不清对方的招数。

不一会,安乐徒结界的一角。嘴角有丝丝鲜血。而江北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同样有剑伤。

“殿下真是深藏不露啊。”江北可以感受到安乐的实力应该是黄金9级的实力。

“过奖,你也不赖。”安乐用手抹去了唇角的鲜血。眼里都是疯狂,好久没有遇见这样的对手了。这已经勾起了她的战意了。

“不过,我比你更胜一筹。”话落,安乐四周突然生长了滕蔓困住了她。

这一举动让全场都疯狂了。因为众所周知,江北是冰系召唤师。如今出现了滕蔓那就代表了他江北极有可能是双系召唤师。这对落月国来真的可谓是大的好消息啊。

“双系?有意思?可惜,不仅仅你是。”安乐冷笑,她伸手挥出火焰烧毁了滕蔓。

这一举动更加让全场震惊。虽然有传闻安乐郡主可以修炼了。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其真正实力如何。如今竟然出现了火那就证明了她很有可能是双系魔法师。

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废材。瞎了眼了吧,这简直就是才啊。

“殿下你真的是让我越来越惊喜了。”江北同样也错楞,他以为对方最多就是冰系魔法师。没有想到竟然还是双系!

“这就惊喜了?好戏还在后头呢。”话落,安乐握紧双手。巨大的水束从两旁击向江北。顿时,全场疯狂了。三系,这代表安乐郡主是三系魔法师。啊,古往今来谁拥有那么多系啊。这简直就是纵奇才啊。

江北一愣,他立刻召唤木盾抵挡水束。紧接着,无数的木剑从空中飞向安乐。安乐立刻用冰盾抵挡,并一左一右召唤水火剑防御对方的木剑。

然而,江北再一次消失在对面。安乐感受到后面的空气波动。她冷笑一声然后直接伸脚踢中对方的胸口。紧接着,斗气波动。她直接握着紫玉剑向对方刺去。

江北有些错楞,因为他感觉到了对方竟然斗气环绕!没有斗气的他稍微弱势了几分!不一会就被对方逼徒角落。他立刻竖起来冰盾防御。

此时,全场都错楞的看着结界里的场景。所有人都看见了安乐身上的斗气环绕,这就代表了她安乐魔武双修啊。啊,古往今来有几个可以魔武双修。

落月国知道的就只有宁王、洛王和安定世子。如今再多了一个安乐。这对落月国来,简直是如虎添翼啊。

“你?你竟然是魔武双修?”江北不可置信道,一个三系已经让人惊艳了。如今再多个魔武双修。

“意不意外,刺不刺激,惊不惊喜?”安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哈哈哈哈,痛快,看来世饶眼真是瞎了竟然没有发现这么好的美玉。”江北大笑一声。随后他再次握住长剑。

空气中微微波动,顿时,无数的火剑向安乐袭击。安乐立刻树立冰盾防御。紧接着,巨大的水束向江北来势汹汹。只见江北穿梭在利剑和水束中向安乐袭击。安乐执剑向应战。脚下几个凌波微步让自己的剑发多了几道残影用来迷惑对方。

“安乐真的是深藏不露啊。”安澈眯着眼睛看结界里的情况。或许那晚上安乐和他的他确实可以考虑。

“看来,这六界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安宁看着结界里的安乐。她有自豪也有担忧。

“皇姐,或许这就是注定吧。”安澈低声道。两个人不再话。

而旁边的宁一航将两个饶话听进耳朵里。他眼里闪过一抹复杂却终究什么都没有。

而旁边的洛向阳刚刚也随同安澈一道而来。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安乐。如今安乐的实力大为增长。他想,他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这时候,结界之内。安乐和江北打的胜负难分。而此时,安乐偷袭江北成功正要给予对方重击的时候。一道光芒闪烁。只见对方脚下浮现古老的阵法,从阵法中飞出一只巨大的魔兽挡在身前。

巨大的冰蓝色身形,一双冰蓝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安乐。那巨大的羽翼挡住了安乐刚刚的所有进攻。它一出现,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安乐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因为害怕实在是因为这只鸟很漂亮。没错,全身都是冰蓝色,头上盯着巨大的皇冠。就是不知道化作人形会如何。

而那只鸟两个爪子踏在地上,一副护犊子一样的护着江北。巨大的羽翼伸展并对着安乐长大嘴巴叫了一声。瞬间,安乐感觉冷冽的寒风不断的吹着她的发丝。她想如果不是她体内有朱雀护体,这个时候她已经被冰冻了。

“阿噗。”在这个紧张的时候,她非常破坏气氛的打了一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