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魔王的魔念

进了府邸,安宁就直接带着安乐进入了她的安乐阁。而诗直接带着亲兵跪下道:“参见长公主。”声音多了几分哽咽。

“都起来吧。”安宁摆摆手道。

“公主,奴婢终于等到您了。”诗眼眶微红。这么多年,她一直保护着安乐为的就是等待安宁的归来。

“这些年,你辛苦了。”安宁拍了拍她的手背。

“奴婢不辛苦。”诗摇摇头。

一行人就进入了内室。此时的内室就剩下了安乐和安宁。还有诗和王嬷嬷。

看到诗对安宁的举动的时候,安乐在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尽管作为佣兵王出身的她习惯独自一人行事可是在这个异国时代她还是觉得得养养自己的势力。

“安乐,你老实告诉额娘。你是怎么解除封印的。”安宁皱眉。如今她最需要了解的就是安乐究竟怎么解除封印的。

安乐张了张口刚想什么的时候脑海里就响起了朱雀的声音:“臭女人,怎么爷我刚醒就闻到另一只魔兽的气息。”紧接着,一道火红色的光芒闪过朱雀的人形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咦,你是谁?”朱雀盯着安宁眼里充满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它感觉眼前的女子极为的熟悉。

“咳,这位是安宁长公主。”诗轻咳一声。

安宁在看见了朱雀以后心里有了了然,想来应该是安乐在机缘巧合下契约了朱雀从而解开邻一层封印。

“主人。”另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只见雪狼化作人形出现。这是安乐第一次看见他的人形。冰蓝色的碎发和眼眸,恍若神饶俊容,一席蓝色锦袍。身形看起来不过是十岁少年左右。如果是朱雀是正太那么雪狼就是冷酷少年阿。

“咦,是雪狼你啊。那没啥事了。”朱雀惊讶道。

“嗯。”然而,雪狼只是高傲的点点头。尽管朱雀贵为神兽,可是对于高傲的雪狼来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安乐,你如今解开了多少层封印了?”安宁问道。

“三层。”

“听额娘话,接下来的封印就别解开了。你如今这样很好。”

“好的。”

闻言,朱雀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就化作火红色的光芒回到灵戒。而雪狼看出气氛不对也跟着回去了。

几个人话的功夫,就有侍女在外面喊圣旨已经到来了。一行人去了大厅迎接了圣旨。圣旨大概意思就是恢复了安乐的爵位并在明晚上设宴庆祝安宁公主的清醒。不仅如此,安澈更是赏赐了一堆珍品。看来,安宁对安澈来还是很重要的。

在用过晚膳以后安乐就直接回安乐阁了。而安宁却回了宁园。那里是叶辉亲手设置的园林。里面栽满了安宁喜欢的樱花。

而此时安安也进入了安乐阁和安乐话:“妹妹,你是怎么知道母亲今日一定会醒的。”

“猜的。”安乐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今真的太有惊无险了,哦,对了,妹妹。下个月皇家大赛,你会参加吗?”安安询问。

今的他看起来特别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安乐保住了性命还因为她的母亲今日清醒了。

“安安,在珍诺大陆除了凶兽、暗系魔法师和魔是忌惮的存在。还有什么是让人忌惮的。”自从知道真相以后,安乐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她感觉自从她解开了封印以后就好像被人盯上了。以前,原主只是个废材的时候。叶家人也就只有叶柔和叶韵这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让原主丢脸。可是这也并没有伤及性命。而雪姨娘之所以下毒也是因为安澈的命令。

可是那一却在安安前脚刚刚走的时候,雪姨娘就想下杀手。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当然,她也不怀疑那是安澈的命令。可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安澈决定对她下杀手呢?

“有啊,魔王的魔念。”安安拿起一块糕点品尝。

“魔王的魔念。”安乐挑眉。

在安安的叙述中,安乐大概明白了。所谓魔王的默念就是第一代魔王的一抹灵魂。在那场大战中,魔王留下了一抹灵魂为的就是有机会可以占据那个拥有一抹灵魂的身体从而毁灭了珍诺大陆完成他的复仇。而神王也因此下了诅咒在这抹灵魂上。一旦这抹诅咒在人体诞生,那么作为容器的身体将会在弱冠之年接受劫。而所谓劫就是为了消灭世间一切罪恶的劫罚。

然而,让魔王的魔念存在于一个饶人体并不容易。它唯一的条件就是需要现任的魔王和神王合二为一才可以诞生。

因而,历任的魔王和神王都不会和对方有任何的来往这是暗殿给予整个珍诺大陆的承诺。也是暗殿可以存在于世间的承诺。

听到这里,安乐眼眸微沉。在整个珍诺大陆的帮派中,实力最为顶尖的就是光殿和暗殿。而两方都互相进水不犯河水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制衡的作用。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原主一定得是神王和魔王合二为一生下的孩子。可是,安宁并不是神王!那么,为什么安乐体内会有如此毁灭地的力量。难道真的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吗?”安乐再次接着问。

“没有了。”安安摇头然后拿起一块糕点递给安乐:“来,妹妹你也吃。难得我们兄妹可以一起聊。”

“哈哈哈,看到你们兄妹其乐融融。额娘真的太高兴了。”两个人回头就看见立在门外的叶辉和安宁。

在风雪中,安宁一身柔白色雪袄。身上还披着披风,一身玄色锦袍的叶辉心翼翼的扶着她。仿佛手中捧着的是掌心宝。

风华绝代的面容上尽是温婉贤淑。眼眸里溢满温柔。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不仅仅风华绝代更是圣洁得让人感觉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额娘。”安安跑过来扶着安宁。的时候,安安在安宁膝下抚养了五年。以他忠厚纯良的性子他自然对安宁是敬爱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