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安宁长公主清醒了

就这样一路无言,队伍也没有再被拦截。一刻钟以后终于来到了法场。那些影子卫也让开晾路,宁一航却是直接拿出灰空剑斩断了锁链。

他跳下马车然后对着安乐伸手,有一个影子卫拿来潦子。

安乐笑了笑就把手放到他的掌心中踏着凳子走了下来。宁王的贴身侍卫凌风立刻抱着暖炉递给了她。

“这待遇我感觉不是去刑场。”安乐轻笑了一声。

“距离你行刑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你生体寒,还是不要冷着了。”着,他就牵着安乐走在雪地上一步步踏上阶梯。

他带着她来到高处上坐下,那是监斩官应该坐的位置。凌风又带着人抬着两张椅子放到安乐的身后。

“来,坐下。”宁一航让安乐坐下,然后他自己坐在她旁边。白钰皱眉想要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洛王殿下到。”太监尖尖的声音传来。百姓都低声下气议论洛向阳的到来。

“洛王怎么来了?”

“是啊,这殿下怎么这么大面子。行刑的日子竟然可以出动两位殿下的到来。”

“是啊,而且这殿下竟然还被宁王殿下那么宝贝。”

……

洛向阳依旧挂着他那阳光的笑容摇晃着手里的折扇进场。往日的时候,安乐每次看见他眼里都会布满星辰一样。如今再看他却是冷淡至极。

洛向阳的侍卫抬了一张椅子放在安乐的旁边,他笑了笑就收起折扇坐下。

“星儿,这上刑场还能有如此待遇的恐怕你是史上第一人吧。”洛向阳轻笑。

“是啊,谁叫我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好知己呢。”安乐微微一笑,眼里都是嘲讽。

“我还以为宁一航今真的劫法场呢。”洛向阳轻笑。

“他不会劫法场,但是他陪着我到法场。倘若等你赌错了他不会让我白白冤死。”安乐冷笑。

闻言,洛向阳皱眉。宁一航冷淡。没错,安乐知道洛向阳再赌。倘若今日,安宁公主不能准时的清醒。那么,她极有可能真的冤死。倘若能清醒了,可这一路的谩骂也会让安乐难受几。因此,不论安宁公主能否清醒。宁一航都会陪着安乐走这一段路,也会替她解决了那些谩骂的声音。

“阳阳,倘若是她,你会让她受这等委屈吗?”安乐低下头开口问。三年感情,终究还是在意的吧。

然而,洛向阳只是摇晃着手中的折扇没有回答她。三个人一路沉默无言。

皇宫内,

路子突然跑过来道:“皇上,安宁长公主醒来了。”

闻言,正在握笔的安澈惊讶的抬头然后立刻起身:“什么?你什么?皇姐她?醒来了?”眼里都是错楞和着急。

“是啊,皇上,王嬷嬷和诗正在跪在地上请求安宁长公主救救殿下呢。”路子低着头。

“什么。”闻言,安澈立刻走下台阶向安宁殿走去。刚刚来到安宁殿就看见那个风华绝代的女人走了出来。

一身华贵的白色宫装,头上仅仅只有几根发钗装饰。倾城倾国的脸上满满的怒容。

“皇姐?”安澈开心的上前道:“皇姐,你终于醒来了。皇弟好想你。”安澈激动的着。

“你为什么要杀了安乐,你不是答应过皇姐会放过她吗?”被质问的安澈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安宁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他。

“皇姐,你听我。皇弟不得不这么做。安乐已经解开了封印了,如今只有趁她没有成长起来杀了她才能没有后患。”安澈开口解释。

闻言,安宁惊讶的退了几步。王嬷嬷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你什么?安乐她解开了封印?”脸上都是错楞。

“没错,皇姐,所以皇弟不得不对你失约了。”

沉默了一会,宁一航的另一个贴身侍卫凌雪在殿外跪下道:“属下凌雪参见皇上、安宁长公主。宁王有令,倘若安宁长公主清醒让属下带句话给您。那么您真的忍心让您唯一的女儿含冤而死吗?”

听到这里,安宁控制不住的颤抖。她想起刚刚生下安乐的时候,她那一双敛人心魂的紫眸还有对她甜甜的笑着的样子。

“胡闹,谁让你过来的,出去。”安澈恼怒的大喊。然而,安宁却伸手拦住了她。

“皇弟,皇姐知道了。所以皇姐决定继承我该继承的然后倾尽所有救安乐。”闻言,安澈错楞的回头。

“皇姐,你疯了?安乐一旦解开所有的封印她会失去了所有意识的。到时候谁都无法应担而且,她活不过二十岁的。”安澈低声的劝安宁。

“皇姐知道,但是她是本公主唯一的女儿。本公主不能坐视不理。皇弟,皇姐向你保证,倘若有一她真的祸害了下,皇姐一定不会留情。”

都到了这个地步安澈也明白她的执拗最终却是挥了挥手:“那就请皇姐记住今日的话。只是不知道你赶过去还能赶得上不。”

安澈完就直接离开了,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凌雪。

一会,皇宫的大门打开了。一只华丽的队伍出来了。百姓看到马车上那刻着象征身份的字—宁的时候都惊呆了。

“这不是安宁长公主的马车吗?”

“是啊,可是安宁长公主不是被安乐谋害了吗如今怎么会?”

“对啊,难道是有人陷害安乐?”

……

百姓议论纷纷却也立刻跪下高呼:“安宁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声音里充满了高兴与欢呼。

刑场那边,叶家的几个孩子都在看着。而安乐也已经在那里坐了半个时辰了。

“呵,宁王殿下对她真的好。都做出了这样的事了还这么护着她。”叶柔满脸的记恨。

“这不是更加证明了宁王有情有义吗?不过是一个未过门的名义上的王妃都如此相待。倘若真的嫁给了他做宁王该是有多幸福啊。”叶韵轻笑。

如果安乐在这里听到这句话以后一定会忍不住哈哈大笑。宁一航有情有义的确不假,可是倘若不是他喜欢之人他绝对可以冷漠至极。

“行了,也得人家宁王可以看得上你。”叶月不屑一顾。而四个女孩中只有叶清一直沉默着。

安安在人群中紧张的看着安乐,他同样看见了宁一航对安乐的偏爱。然而,他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思想那么多。他如今想的是怎样才能够有转机。再过一刻钟就要行刑了,可是安乐看起来却丝毫不担心,依旧自顾自的喝着茶。

终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冲上刑场走到安乐面前。

“安乐,跟我走。”他握住安乐的手。

“安定世子,请不要扰乱了法场。”白钰站出来皱着眉道。

“谁若是敢拦本世子,本世子就让他血溅当场。”他的眼里充满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