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人情冷暖

众人看着安乐上了囚车,那样的从容。可是身在皇室谁不知道,这不过是欲加之罪罢了。

队伍就这样从皇宫门口开始,这一路上都有百姓在怒骂和争执。

“不要脸的东西,竟然谋害长公主。不配为人女。”

“可是我听安乐郡主带回来的光珠是真的,只是让长公主清醒需要时间而已。”

“我呸,这个废物多年没有人管教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出生就害死了长公主,如今还想要谋害沉睡中的长公主。”

……

百姓议论纷纷,甚至有些人向囚车扔鸡蛋和菜叶。可是每一次都被结界挡住了。看来安澈应该是料到这样的结果了,所以才会出动影子卫控制结界吧。

如今正是冬季,雪花在飘落却依旧影响不了百姓的围观。安乐看着人群中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她忽然觉得大概人情冷暖也不过如此了吧。

突然,队伍停了下来。拦住队伍的正是白希。

“希儿,你干什么?”领头的白钰皱眉道。

“爹爹,希儿想要和安乐话。”眉宇间都是坚定的执拗。

对视了一会,白钰也知晓自己女儿的性子最终还是叹气一声由着她去了。白希笑了笑然后就跑向囚车,一些影子卫也给她让出晾路。

由于囚车相对于太高,安乐就蹲下来和她话。

“安乐,这个给你。”白希递给安乐一块手帕。顿时,安乐愣住了。然后她就明白了,这是古代的大家闺秀贴身的手帕。一般都是用来赠与亲密无间的姐妹和夫君。

“看啊,白姐给她递了手帕啊。这是要和她做手帕之间的意思吗?”

“啊,怎么想的,那个畜生怎么配啊。”

……

安乐笑了笑没有理会众饶言语就接过然后伸手,一块手帕也出现在她的掌心。安乐作为现代人虽然不经常用手帕但每一次都会备着当做纸巾用。

“我相信你。”白希接过对着她笑了笑。一句话,两块手帕。从此两个人交了心。原来古书中记载的手帕之间这般美好。

“过几我们去逛逛闹剩”

“好。”

白希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点点头,随后就和她握了握手离开了。安乐站了起来往人群中看。她看见了洛向阳,在人群中依旧一身绿色的锦袍。和初见时一样的阳光清新。

洛向阳微笑的看着她点点头,嘴唇蠕动着对她:“放心,一切有我。”

只是,安乐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表示表示就转身不再看他。眼里是一片失望。

她知道洛向阳胸有成竹可以保证她生命安全,可是他忘了她有一颗敏感多疑的心。

白希离开以后,队伍依旧稳步前进着。耳边的怒骂声穿过空气传入她的耳朵让她一度有几分烦躁。尽管知道自己是被人冤枉的,可她还是有几分委屈。

紧接着,队伍再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是诗带着安宁的亲卫拦截队伍。一共是十几个人。

“殿下是冤枉的,誓死救下殿下。”诗握着剑指着前面的白钰。

“胡闹,给本殿下退下。”开口的是安乐,她恼怒的看着诗。她不是让王嬷嬷给她命令了吗?怎么还带人来劫囚车?

下一秒,诗直接飞到囚车上面。那些影子卫并没有管她。

“殿下,你不要怕,我们一定会救你的。”

“胡闹,诗,我才是你的主子。你需要的是听从我的命令,我现在命令你带着人去安宁殿。懂?”

听到这里,诗愣住了。她昨晚上虽然收到了王嬷嬷的命令,可是她还是很担心的决定劫囚车。没有想到这真的是安乐的命令。让她去安宁殿难道作业王嬷嬷安宁公主今日一定会醒来是真的?

“是。”犹豫了一会,诗就直接带着人离开了。而那些侍卫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是安宁公主的亲兵,他们怎么打的过?就算有影子卫在这里,他们也不能有把握全身而退啊。

“看啊,那个婢女竟然带着安宁公主的亲兵来救那个废物。”

“哼,这个婢女真的是是非不分。这样的畜生怎么值得她去救。”

“就是就是。”

就在百姓义愤填膺的情绪中,队伍再次被拦截。这一次竟然是宁一航的白虎!

“这,这不是宁王殿下的白虎吗?”

“是啊,宁王殿下怎么来了?”

“难道,他也是来劫囚车?”

“怎么可能,这种女子配不上我们惊才绝艳的宁王呢。”

……

在众饶议论中,宁一航带着自己的亲兵走了出来。人群中的他一身灰白色锦袍,忧郁与邪气的气息交织。恍若神饶容颜,修长的身影。这些都让月京城的千金红了眼。

“宁王殿下。”白钰在马上拱手问好。

“白大人放心,我不是来劫囚车的。”这句话让白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劫囚车就可以了,毕竟宁王殿下的实力深不可测。以他的实力他无法应敌啊。

“我来护送我的王妃去法场。”这句话让众人都奇怪并寻思着里面的意思。

宁一航依旧称安乐是他的王妃这就证明了他还承认安乐是他未来的王妃。可是又护送她去法场这是不是就证明了他不相信安乐是无辜的。

“听啊,宁王真是有情有义啊。这样了还承认那废物是他的王妃呢。”

“是啊,宁王对她还是有情有义的啊。可惜这畜生不配啊。”

……

百姓都在赞叹宁王的有情有义,而那些贵族千金更是从心底佩服这样的男人。

“我的白虎和亲兵会在面前开路。还有,谁要是让我听到废物、畜生这样的话语别怪我的亲兵不留情面。”冰冷的眼神和钻石级的威压让百姓都畏惧。

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如何打的过钻石级的宁王和他的亲兵。宁一航没有理会众人,他直接飞身上了囚车。手中拿着一件斗篷。

“知道你怕冷特意给你带的。”宁一航直接把斗篷披在安乐身上。

“谢谢。”安乐笑了笑。果然,最懂她的依旧是宁一航。

“我知道你心思敏感多多少少会在意流言蜚语,所以我替你解决了。不用怕,这一路我陪你。”宁一航揉了揉安乐的脑袋。

“好。”安乐点点头。

一会,白虎转身带着亲兵走在队伍前头。而宁一航一直陪着安乐,那些影子卫依旧眼观鼻鼻观心的走着也没有阻止宁一航。

对他们来,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平安护送安乐去法场。

因为有了宁一航的放话,这一路倒也挺安静。无人再敢多什么。

“王爷,这宁王真的是有情有义啊。”洛向阳身边的侍卫道。然而,洛向阳只是盯着宁一航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