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皇室秘闻

大牢内:

安乐抱着自己靠在墙上。此时外面因为安澈刚刚颁发的圣旨都已经炸锅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安乐竟然拿假的光珠谋害长公主。

顿时,百姓对安乐怒骂纷纷。她不配为人女。

……

“王爷,出事了。皇上安乐郡主谋害拿假的光珠谋害长公主,三日后问斩。”闻言,宁一航握断了手中的毛笔。

“传令下去,让暗卫和府卫都准备好装备劫法场。”宁一航眼里闪过杀气。

“是,王爷。”管家恐惧的看着宁一航那周身的寒气。

……

“王爷,出事了。皇上安乐郡主拿假的光珠谋害长公主,三日后问斩。”侍卫心翼翼道。

“哦,没事,下去吧。”然而,洛向阳却是淡淡的挥手继续自己的浇花。

等到侍卫离开的时候,他召唤出自己的召唤兽。

“狐,你带着魔珠提前让安宁长公主苏醒。”

“是。”

一道白影闪过。

大牢内,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走进这潮湿昏暗的大佬,一股腥臭的气息传来他却依旧是纹丝不动的走着。

在走到最深处的牢门前停下,看着里面抱着身子蹲在墙角的少女。他眼里终究是闪过不忍心。是啊,她还是个孩子啊。

“安乐。”安澈开口,仿佛他依旧是那个疼爱安乐的皇帝舅舅。他突然想起,传来安乐清醒的那一。他让人带安乐进宫觐见他,她甜甜唤他一声皇帝舅灸样子。眼里的真和不谙世事触碰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处。

“皇上身份尊贵怎么来这等污秽的地方。”她抬头,嘴角扬起不屑一鼓笑容。

“放肆,不要失了和皇上话的分寸……”路子呵斥的声音被安澈举起手打断。

“都出去。”

“是。”

不一会,大牢内就剩下安澈和安乐。安澈直接开门走进了大牢蹲在安乐面前。

“你真的越来越像你父亲了,特别是你们那不可一世的骄傲。”安澈捏着安乐的下巴。

父亲?叶辉?

“我想皇帝舅舅的不是叶辉吧。”安乐冷笑,其实她怀疑她不是叶辉的女儿很久了。虽然叶辉很爱安宁她可以看出来,可她更是看出了他对她和安安的冷淡。就算最近这段时间,叶辉对安乐有点疼爱那也是因为她可以修炼替他查出事情的缘故。

“果然是聪慧过人。安乐,你你要是一直痴傻下去多好。平安的活到二十岁,十五岁出嫁成为宁王妃。二十年尊贵无双的生活多好。为什么你偏偏要解开你的封印呢?”安澈恼怒道。

“那你知道那种痴傻且被缺做废物却又无法开口哭诉的日子吗?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让我以那样的方式活着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安乐大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胸口上上涌着悲愤的痛楚。

闻言,安澈退后几步。眼里都是懊悔:“对不起,安乐。”

没错,安乐的对。是他擅自剥夺了她的人生。

“在我死之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还要留我三。”安乐知道安澈这样大费周章的对付她一定要缘由。

“可能因为你毕竟是皇姐唯一的孩子吧。虽然这样做在五后皇姐醒来会怨恨朕,可朕为了下安危不得不牺牲你。安乐,你要是一直痴傻着做你的安乐郡主活到二十岁不好吗?”安澈叹气。

听到这里的安乐完全惊讶了。唯一的孩子?也就是,安安不是她的亲哥哥?

“你胡什么,我有哥哥,亲哥哥。”安乐恼怒的大喊。没有人知道,哥哥对她的意义代表着什么。虽然对于安安这个突然出现她生命中的哥哥有点抵触,可是那也是因为一些不堪的过往。在内心深处,她还是一直接受着安安这个哥哥的。

可是如今,安澈却告诉她安安不是她亲哥哥。她可以接受她不是叶辉的孩子却无法接受安安不是她亲哥哥。

“他当然不是。”安澈大喊,神情多了几分疯狂。

“他是皇叔在外面生的儿子,是皇室为了保住最后的一丝血脉从而让皇姐抚养他。皇姐的第一个孩子已经夭折了。而你安乐,是皇姐用沉睡作为代价才生下来的孩子。可你一生下来就拥有毁灭地的能量。所以皇室才决定用星辰封印封印你的力量你的智商。让你一辈子成为痴傻的废物。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的一生。你却偏偏一定要闯出来。一直做你荣宠无双的安乐郡主不好吗?”

听到这里,安乐脸上都是不可置信。她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原来,安安竟然是皇叔的私生子。皇叔,当初与先皇一同争夺皇位最后兵败。当时长公主怀有身裕可是她没有想到,原来第一胎的孩子已经夭折了?

而长公主是因为要生下原主所以才昏睡十年。可是原主体内究竟有什么毁灭地的力量竟然让整个皇室忌惮。

“那我的父亲是谁?”安宁是传级的光系召唤师是肯定无疑,可原主却拥有暗系。那不就是代表了她的父亲是暗系魔法师?

“不知道。”出乎意料的是,安澈并没有告诉她答案。

“那为什么我只能活到二十岁?”

“你体内那毁灭地的力量被下了诅咒,十年后你的生辰之日就是劫降临。到时候你会受雷滚滚而死。当时,皇姐用沉睡作为代价生下你并封印了你。因此,我对你也有几分愧疚。在你出生的时候就给了你封号和封地,并让你和宁一航有了婚约。为的就是希望你这二十年可以荣华富贵的过一生。你可以怨恨朕,可是安乐你要明白。你体内的能量不仅仅让整个落月国忌惮,更让整个珍诺大陆忌惮。会毁灭了整个珍诺大陆。为了下,我不得不这么做。”安澈深呼吸一口气。

听完以后,安乐沉默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安澈要对付她。身为君王,他有守候整个国家的责任。

这不仅仅是作为君王的责任,更是皇室中人必须有的牺牲。

“呼,你走吧。我想见见父亲。”安乐深呼吸一口气,她的是叶辉。也不知道为什么临死前她竟然想要见叶辉,大概因为他们都是痴情一生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