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变故

“恭贺星辰尊上。”顿时,所有信徒都跪下大喊。这一战,安乐用实力证明了她配得上尊上这个身份。

安乐刚想要什么的时候,脚下星辰阵法再现。体内能量波动,等级一下子升到黄金9级的实力。就靠一个契机就可以升级到钻石。

而手镯上的黑色珠子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碎掉了一只。这代表着安乐的第三层封印已经解开了。

“恭喜星辰尊上。”木灵向它走过来并拱手道。

“多谢。”安乐同样给予回礼。

“请拿走光珠吧,顺便代我向幻麟尊上问好。”

“好,一定把话带到。”

安乐点点头然后伸手,光珠就自动飞到她的掌心中随后就被她扔进了手镯里。下一秒,安乐的举动更加让人震惊。只见安乐摘下手指上的戒指直接把它扔进了手镯里。

这一举动看呆了众人,这可是召唤师们视若珍宝的荣誉啊!她就这样直接把它扔进了手镯里?

一旁的雪狼低着头抿唇,显然它对安乐这样的举动有点不高兴了。毕竟,雪狼心高气傲。然而,让人更加惊讶的是。安乐竟然伸手在雪狼的耳朵上轻轻的拍了拍:“乖,我们要会扮猪吃老虎。”

听着少女在耳边传来的呼气声,雪狼觉得脸颊有点红。

“为何朱雀还未醒?”安乐询问木灵。

“可能是那场激战朱雀神使筋疲力尽了,不过您放心。我们已经派出了光殿的座椅来护送您回落月国了。”木灵挥挥手,一只神雕就从远处飞来。

黑色的巨大兽身,双眼透露出杀气,黑色的羽翼掀起的狂风。

“神雕?”没错,安乐看见的正是神雕这一种动物。

“星辰尊上,它这神雕将会护送您回落月国。对了,这个神牌是您在光殿的身份象征。”木灵递给安乐一个木牌。

“多谢。”安乐接过木牌以后直接把它扔到手镯里。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安乐拱手。

“请。”木灵伸手。

安乐点点头就直接飞身踏上了神雕的背。而雪狼也化作一抹淡蓝色的光束进入了灵戒郑

经过一的飞行,安乐终于在最后一赶回了落月国。刚到达月京城就发现戒备森严,然而她并没有理会那些守卫直接向皇宫飞去。

刚刚踏进安宁殿,火光就闪烁。而头上的神雕也展翅飞走了。安乐看见影子卫已经包围了她。下一秒,影子卫让开了一条道。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安乐眼里。

“安澈。”这一次,安乐并没有叫他皇帝舅舅。

“星辰,我还是喜欢听你唤我一声皇帝舅舅。”安澈皮笑肉不笑道。

“你也知道我是你姐姐的女儿,那你难道还要看着你姐姐陷入危险吗?”安乐大喊,她并不意外安澈知道她的身份。

“安乐,倘若不是因为你。皇姐也不会沉睡多年,你才是一切罪恶的源头。”安澈眯着眼睛盯着安乐,眼里都是杀气。

听到这里,安乐不明白了。长公主沉睡关原主什么事?原主那时候刚刚出生好不好!

“好了,就算你真的想要杀了我。那么好歹让我救了长公主吧。光珠我已经带来了。”安乐伸手,光珠就出现在她的手心。

“好啊,不过你不可以用星辰的身份救。”出乎意料的是,安澈竟然同意安乐救安宁。

安乐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她直接摘下面具和斗篷扔到手镯里。这个时候,皇后上官月竟然带着妃子和皇子公主来了?而那些影子卫也消失了?

“皇上,安宁殿突然火光冲。臣妾还以为长公主出什么事了。”上官月担心的着。

“安乐,你把光珠带回来了。”安凤开心的着。

“太好了,安乐,快进去救皇姑母吧。”安羽满脸的高兴。在场的人脸上的神情都很高兴,唯独安澈笑的一脸的神秘莫测。

然而如今的情况,安乐也来不及想那么多。只好点点头带着光珠进入了安宁殿。

进入了内室,掀开床帘。安乐手中的光珠自动飞到了安宁的上方,淡淡的白色光束输入到她的额头。安宁的衰老状态立刻得到恢复,就连脸色也开始衰老起来。

一刻钟以后,光珠飞到了安乐的手中紧接着就消失不见了。她知道光珠是自动回到她的手镯里。

看着安宁有了好转,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下一秒却又发生了变化。只见安宁的乌发瞬间成了满头白发。脸色变得极度的苍白。

“太医,快过来。”

随着安澈大喊,一名身穿红色宫服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拿着箱子走到了安宁床前。一个侍女立刻把一块手帕放在安宁的手腕处,太医就立刻诊脉。

一会,太医站起来道:“皇上,长公主突然中毒了。”

顿时,所有人面色诡异的看着安乐。安宁长公主在用光珠治疗时本来是好好的,可是安乐带回来光珠治疗好长公主就中毒了。那就证明了,安乐是要谋害长公主。

“主人,这个女子没有中毒。只是突然接受那么多的光能量在消耗的过程中有一些生理反应。凭这个女子的实力,她最多五内就消耗光珠的能量从而彻底恢复清醒。”安乐的脑海里响起了雪狼的声音。

闻言,安乐立刻想到了这是安澈的阴谋。他故意在安宁殿等她回来,故意让她在众人面前换回安乐的身份。他知道光珠使用后的结果,所以故意利用这五时间只为了诛杀她。

好狠的心,先是星辰封印如今又是缜密的诛杀计划。安澈这是有多畏惧可以修炼的她。

“来人,安乐郡主使用假的光珠谋害长公主。剥夺封号,打入大牢,三日后问斩。”随着安乐一声令下,一些侍卫立刻上前控制安乐。

安乐并没有挣扎,她知道这是安澈的计划。长公主不仅能够安然无恙的清醒又能够诛杀可以修炼的她。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

“为什么。”死到临头,安乐只想替原主逼问为什么。

“拉下去。”然而,安澈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让人把她拉下去。等到安乐被拉下去的时候,他就出了安宁殿看着月光。

月光下,安澈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他想起安乐被拉下去的时候,她那失望的眼神。他最近还是狠下心来让侍卫拉她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