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触即发

“安乐啊,快救救你母亲吧。”皇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有安澈并没有话。顿时,安乐有几分犹豫。她不知道一旦暴露了她有没有机会活着走出皇宫。

“安乐,救救你母亲。”开口的是叶辉。果然,以叶辉这个痴情种自然不愿意安宁死去。

“好的,爹爹。”安乐抬起自己的食指咬破它,一点鲜血凝结在空中随后缓缓飞进安宁的额头然后消失不见了。

神奇的事就这样发生了,安宁的容颜一瞬间恢复成那个风华绝代的样子。

顿时,几家欢喜几家愁。诡异的气氛在空气蔓延。

“恢复了恢复了,皇姑母恢复了。”安凤高心大喊,其他人脸上都松了一口气。只有洛向阳、叶辉和安澈神情诡异。

“安乐,你可以修炼了对吧?”安澈眯着双眼盯着她。

“对。”安乐坦然承认。

“那真的是太好了,不如留在皇宫住几日?我让人来教导教导你?”安乐明白安澈这是直接出手了。

“不用了皇上,臣的女儿臣可以教导。”叶辉直接拒绝了安澈。

“就凭你的实力,你觉得你可以?”

“不用了,皇帝舅舅。如今之计,我需要立刻启程去光殿拜访师父获取光珠。”安乐口中的师父指的就是星辰。

“既然如此,那就今晚启程吧。”出乎意料的是,安澈竟然放行了?

回去的路上,三个人一言不发。安安刚刚想要什么的时候安乐已经直接被叶辉拉着进入了书房。

而叶辉进入了内室换了一身盔甲以后就出来对安乐:“安乐,你快点去光殿获取光珠。三日内一定要回来,不然你娘等不了那么久。爹爹给你杀出一条血路。”叶辉握紧手中的银剑。安乐明白,叶辉这是拿命给安宁争取时间啊。

“好。”安乐从手镯里拿出一身衣服然后进入了内室换上。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星辰平常的装束。一身黑色斗篷,戴着紫色的面具。

“你,你是星辰?”叶辉惊讶道。

“对,爹爹,我是星辰。”安乐点点头。

“好好好,不愧是安宁的女儿。安乐,记住,一定要快去快回。”叶辉嘱咐。安乐点点头,随后火红色的光束从安乐手镯里闪过。朱雀那巨大的兽身就出现在长公主府的上空。

安乐向叶辉点点头然后打开门利用轻功飞身上了朱雀的背。此时,长公主府的大门已经围堵了众多侍卫。

“是星辰,是那个放走了暗系魔法师的星辰。”

“对,是她。”

“她放走了暗系魔法师,她不容于世。”

旁边都是老百姓愤怒的声音。这就是世人,一旦触碰他们的利益。那么,那个人就将会是不容于世的存在。总是自以为是的批判善与恶,不会经过大脑的深思。

“愚蠢的世人。”朱雀吐出一句不屑的话,作为神兽,朱雀一直都是对这些愚昧无知的世人不屑一顾。除了盲目跟风一点用都没樱

“奉皇帝之令,活捉星辰。”领头的侍卫握着银枪对着半空中的星辰。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追寻了大半个月的星辰竟然在这里现身。

“是吗?挡我者,死。”安乐伸手,紫玉剑握在手郑

“是神剑紫玉剑,啊。”

“她竟然有神兽和神剑。”

“怎么会这样?”

一旁的百姓惊呼,他们痛恨暗但是信仰光明。虽然星辰放走了暗系魔法师。可是,她却是拥有神兽和神剑的召唤师。

这个时候,空中来到两道身影。一道灰白色一道绿色。

“是宁王殿下和洛王殿下。”百姓高心欢呼。

“安宝,我来为你开路。”

“星儿,我给你开路。”

两个人异口同声,紧接着都召唤出自己的召唤兽,九尾妖狐和白虎出现以后就现在地上对着那群侍卫。

顿时,那些侍卫都胆怯的退后了一步。他们自然看出来了,宁王和洛王是要帮助星辰了。

这个时候,长公主府的大门打开了。叶辉带着叶月和叶韵身批盔甲站在那群侍卫面前。

“星辰大人只是回家拿光珠救治病重的长公主,倘若谁敢阻挡星辰大人。别怪老夫的剑无情。”叶辉握着剑指着领头的侍卫。

一旁看得稀里糊涂的安安好像明白了。这个星辰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放走了暗系魔法师和降服神兽的才女孩。也是治愈了自己妹妹的人。如今自己的母亲病重需要光殿的光珠。星辰为了报答叶辉的收留之恩从而答应拿出光珠救治长公主。

“驸马爷,她可是皇家重犯。你可不要耽误事情啊。”领头侍卫洛言劝到。

“耽误事情的是你,如今长公主病危。你们多挡路一秒,长公主就多危急一分。这个罪名你们承担得起吗?”叶月站出来呵斥。

“什么,长公主病重?”

“怎么会这样?长公主不是沉睡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拦着星辰?她只是放走了暗系魔法师又不是暗系魔法师。”

“对,长公主对我们有再造之恩。我们怎么能够恩将仇报。”

“不许拦星辰大人。”

……

顿时,百姓都纷纷力挺星辰。果然,盲目的有点可爱。虽然不经大脑分辨是非却有一颗感恩的心。

这个时候,皇家的影子卫队出来了。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皇家驯养的魔兽竟然也出来了。每一只都是黄金5级以上,而那些影子卫队实力都是钻石。

呵,看来原主的秘密真的让安澈恐惧啊。竟然那么大手笔追杀她。

“皇上有令,不论代价,击杀星辰。”冰冷冷的声音响彻上空。

这个时候,白丞相白钰带着他的府卫赶了过来。旁边跟着的是白希。

当白希看见星辰手上的紫玉剑的时候惊讶的开口:“紫玉剑。”

她看向朱雀背上的少女,一身黑色的斗篷。戴着紫色面具。气息清冷肃杀。仿佛地狱里的修罗。

紫玉剑不是认主了吗?为什么会在星辰手里?难道星辰是?此时的白希已经有了答案却不敢承认。

空气中的气氛有几分紧张,对决即将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