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争夺魔兽

经过一番努力,安乐终于帮蛇王生下了几颗蛋。看见眼前巨大的蛋,安乐不得不感慨生命的神迹。谁又能想到,这个蛋里面会有几条生命的存在呢。

“谢谢你,人类。”蛇王低下头,它刚想伸出舌头想要舔一下安乐却被安乐下意识躲开了。

“那个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我怕蛇。你不用靠我太近。”安乐连忙退后几步,在众多生物中,安乐最怕的就是蛇。至于她刚刚的御兽术都是宁一航教她的。就是怕她有一遇见自己害怕的蛇会不知所措。

另一边的白希不相信的看着安乐。毕竟安乐刚刚可是淡定从容的从蛇群中走过呢。

“安乐,你怕蛇啊。我不怕啊,那个,蛇王,我可以抱抱你吗?”白希伸出手摸了摸蛇王的蛇皮。通体的雪白色,黄金5级的魔兽。

“当然可以。”蛇王点点头,白希就兴奋的跑过去抱住了它巨大的兽身。

这个时候,有一些贵族子弟走了过来。那些人一看到蛇王和哪几个蛋的时候眼睛都是发亮的。

“是蛇王。”开口的是穿着青色锦衣的男孩。他是秦太师的儿子,秦风。是白银7级的战士。

“哇,是蛇蛋啊。姐,我想要那个蛇蛋。”开口的是叶柔,她两眼放光的盯着那个蛇蛋。

叶月听了以后扫了那一眼蛇蛋立刻明白叶柔的想法。在珍诺大陆,虽然只有召唤师可以契约魔兽。可是,在一些富贵人家里也是养育有魔兽的。这些魔兽从它们出生的时候就养在身边。经过长年累月的感情培养,这些魔兽往往都会誓死效忠自己的主人。

而叶柔的意思就是想要那个蛇蛋,从而从养着一条魔兽。这样的话,自己实力不仅可以增强,走出去都是面子。

不过,叶月并没有直接回答叶柔。而是直接亮出了自己的魔法权杖。她是水系魔法师。

“叶韵姐姐,你不会跟我抢的吧。”叶柔弱弱的看向叶韵。

“三妹妹担忧了,姐姐怎么会抢你东西呢。再了,姐姐实力比你强横。不需要养魔兽来保护自己。”叶韵抿嘴笑了笑。

安乐看着这三姐妹在那里斗得你死我活不禁觉得有几分可笑。难道这些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长公主府。而未来继承长公主府王位的只有安安。这些人在这里争着抢着又有啥意思嘞。

“你。”叶柔气鼓鼓的瞪着叶韵。她自然明白,叶韵这是在笑话她实力。在长公主府,除了闻名珍诺大陆的废物安乐就只有她实力是差的。

“本殿下有让你们动它们吗?”如今蛇王刚刚生产完自然是有心无力的。她和白希联手击退这些人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她不可以暴露太多,不然皇宫那位可是会狠下心来赶尽杀绝呢。没有到达钻石的实力,她都不会轻举妄动。

“呵,就凭你这个废物。”叶柔话刚落就看见一抹紫色的身影,紧接着一个耳光落在她的脸上。

“啪。”声音极为响亮。

“看来是上次的教训不够,真当本殿下的话是耳旁风?嗯?你可知道辱骂皇室的大罪。”安乐盯着叶柔,眼里都是杀气。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嘲笑别人弱处的人。

叶柔刚想话就被叶月扯到身后,然后听到叶月那冰冷的声音:“我妹妹冒犯令下。请殿下大人不记人过。”

安乐盯着叶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明明不愿意救叶柔却每次都挡在她面前只为了能够得到叶辉和南宫雪的关注。这样的人像极了曾经的她。

“好吧,叶月。看在你面子上,回去记得多提点她。不要再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再者,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今的我未必是从前的我。”安乐嘴角勾起邪气的弧度。

不知道为什么,叶月感觉安乐真的变了。亦或者,她一直伪装着自己。身上那股清冷肃杀的气息没有一定的经历是很难沉淀出来的。可是,她只是个十岁的女孩啊。

“五妹妹,都是自家人何必吵吵闹闹的。”叶韵尴尬的笑了笑。每一次吵闹她都出来做和事溃

“自家人?我姓安,你姓叶。自家人?你的意思是你也是皇家?”安乐这话得就严重了,这可是在指叶韵冒充皇家。

顿时,气氛多了一些紧张。

“请殿下高抬贵手承让。”叶月这话就表明了,她对这个蛇蛋势在必得。

“哦?如果本殿下不呢?”安乐冷哼一声。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在皇家丛林,没有身份等级。谁都有资格争夺自己想要的东西。”下一秒,叶月直接出手。召唤巨大的水束冲向安乐她们。

安乐拿起鞭子躲开了水束,而蛇王因为有结界的阻挡安然无恙。白希这个时候也走出了结界帮安乐。

“不过是皇上宠爱了一点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秦风不屑的道,下一秒,他握紧自己的剑刺向安乐。

然而,安乐侧身躲过了她的剑。随后也切换自己扔在手镯里的剑与秦风过眨

所有人都以为秦风会在几招之内把安乐击败却没有想到两个人过招这么久。而且,安乐身上并没有斗气。也就是,她这是单凭自己本身的武力。倘若万一,如果她可以修炼,那是该有多逆的存在啊!

叶月和白希都是法师,因此两个人直接法术对上了。

叶韵眼里充满惊讶,她没有想到安乐竟然还有这样没有斗气的武艺。这样的身手都可以对上白银5级的战士了。

几十招以后,秦风被安乐击败。她直接被安乐击中摔在霖上,嘴角都是鲜血。

“呵?就这?也想和本殿下打?”安乐不屑一顾,全程斗气都没有用。对付这些屁孩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你?你不是废物吗?”秦风睁大双眼看着他。

“你感受到我身上有斗气波动?”安乐轻笑。

秦风下意识的摇摇头,的确安乐身上并没有斗气的波动。也就是那是古书记载的,纯粹的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