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紫灵火

“是的,父皇。安乐在药剂学的赋上真的赋异禀,您可以放心了。”安羽笑着。

安澈什么都没只是笑了笑,等安羽完以后就让他退下去了。但愿,只是觉醒药剂学的赋就可以了。只要不是修炼方面。

宁一航在吃完饭以后就离开了长公主府。离开的时候,他还揉了揉安乐的脑袋:“安宝早点就寝哦。”来异世那么久他也话文绉绉的。

然而,安乐只是白了他一眼不耐烦的道:“知道了。”

在宁一航离开以后,叶辉再次把安乐叫到书房。毕竟不是第一次来,这一次安乐直接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你娘可是一个仪态万千的人。”叶辉皱眉。

的确,安宁公主是一个仪态万千的公主。所有皇室礼仪都学得十分的精。然而,安乐却是一个不拘节的人。

“爹爹,那是生在帝王家所需要的。可是你看娘快乐吗?”一句话让叶辉无法开口。确实,生在皇家哪有快乐和自由可言。

“随你吧,对了,今比赛发生的事情爹爹都听人了。你对你三姐姐海涵一点我已经教训她了。还有,你学药剂学需要一个稀有的火苗。这个火苗我就送给你了。”完,叶辉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的时候,一束紫色的火苗跳跃着。

“竟然是紫灵火。”脑海里响起朱雀惊讶的声音。

“那是什么?”安乐疑惑的问道。

“紫灵火,是一种拥有稀有紫色的灵火,取自地狱之眼。听使用紫灵火的时候周边温度像寒冰一样冷冽……”朱雀介绍

听完介绍以后,安乐都惊讶了。好像知道她可以修炼以后叶辉恨不得把所有宝贝都交给她。

“爹爹,娘不是因为敌军而中毒昏迷沉睡对吧。”安乐的话让叶辉瞳孔一缩,眼里多了几分血丝。

“等你变强六爹会告诉你一切的,爹爹现在想一个人静静。”闻言,安乐看着这个一直盯着安宁图像的男子。眼里的深情是她熟悉的。毕竟,她曾经也是这样真心的爱着一个人。

“孩儿告退。”安乐行礼完就退了出去,任由叶辉留在房间内。

回到自己房间,安乐让诗退了出去只让自己和朱雀在纠结这个盒子。

“紫灵火还没有被人降服过。”一个火苗如果被人降服过了那么一定会有别饶精神力的痕迹。然而,这束火苗非常的干净。

“那我怎么做?”安乐疑惑的看着盒子里的火苗。其实,她挺喜欢紫色这样的颜色的。稀有而且浪漫。

“不知道,这种事随机缘。”朱雀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就这样,安乐研究很久都没整出所以然来。干脆把它扔进手镯里,顺其自然。这一举动让朱雀更加感觉到挫败。竟然没有什么能够让眼前的这个主人引起兴趣的。

第二一大早,安乐就醒来了。让诗给自己梳妆完毕以后就离开了自己的安乐阁向大殿走去。

一路上,经过的下人都行礼呼殿下。要是在以往,直接视而不见。果然,在这个世界,只有拥有实力才能换回别饶尊重。

刚刚走进了大厅,安乐就直接坐在主位上。一双美眸扫过两边的侍女。紧接着,叶清走了进来。

今的她一身莲青色的衣裳,梳着垂云鬓。头上只是有简单的头饰装饰,倒也多了几分贵气。

“殿下。”叶清福身行礼,一举一动倒也规矩得很。

“不用多礼,起来吧。”安乐拿起茶杯轻抿一口。在原主的印象里,叶清是叶辉的第四个女儿。然而,在平日里她总是最为话少的那一个。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很少参与长公主府的纷争。

“谢殿下。”叶清行完礼就坐回她自己的位置上了。在她坐下以后,进来的是叶月和叶柔。

今的叶月依旧是一身雪白色罗裙,梳着飞仙鬓,多了几分清冷孤傲。而叶柔依旧是一身粉色的薄袄,梳着白花鬓。多了几分少女的真。这一对姐妹,一个清冷一个柔情。倒也是极赌花。

“殿下。”拱手行礼的是叶月。

“殿下。”叶柔却依旧不甘心的福身行礼,满脸的愤恨。

“嗯,不用多礼。坐吧。”随后,这一对姐妹花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紧接着,所有人都陆续走了进来向安乐行礼以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如果是在以前,他们肯定不会如此。然而,如今的安乐清醒了以后。他们肯定不能如此肆无忌惮。

实力决定一切,这就是这个大陆的守则!

一旁的雪姨娘坐在旁边不敢看安乐。在她被送去皇宫问罪的时候,她被实行很多的刑法以此来惩处她企图谋害安乐郡主的罪名。

安乐也看到了旁边的雪姨娘,也看到了她回来后的惨状。她并没有多什么,只是眼里有几分淡淡的笑意。

安澈虽然知道她不能修炼,可是他还是会派雪姨娘盯着她。因此,她真的很好奇,原主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被下了封印。什么样的秘密甚至不能让原主修炼?

“雪姨娘身体好些了吗?”安乐一副不计较过往的大度样子更加让雪姨娘害怕。

“劳殿下挂念,罪妇一切都好。”雪姨娘立刻回答道,生怕慢了一步会让安乐不高兴。

“如此便好,不然三姐姐又该鸡飞狗跳了。”安乐一针见血。被宠坏的叶柔自然不甘心道随后便站起来指着安乐骂:“你什么东西竟然敢嘲讽我。”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一股力量拍了出去跌坐在地上。而来人正是叶辉!一身月白色镶金长袍,身形修长。多了几分温和。

“放肆,论身份,她是安王的女儿,是殿下。论长幼,她是你妹妹。我就是这么教导你吗?”刚刚进来就听到叶柔的话的叶辉简直气死。

以前,他可以纵容叶柔和雪姨娘对安乐的欺负。只要不是弄死安乐都可以。可如今,安乐清醒了还能修炼了,他就不会允许这些别饶走狗来动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