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远古传说

传,珍诺大陆是由神王殿下守护着。然而,拥有邪恶气息的魔闯进了这片宁静的地。

于此同时,同化了一批拥有正气的魔兽。让他们沦为魔的军队,而魔也被称作魔王。

由于魔王作恶多端,肆意破坏规则。让珍诺大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因此,神王和魔王大战。最后两个人都战败进入了轮回!

也有人传闻,安宁公主赋那么高。容颜那么绝色,很有可能是神王转世。当初的神王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绝色女子!而魔王,更是一个绝色的美男子!

在那以后,魔就成为了一个禁止。而魔法师中拥有暗系魔法的人都被视为异类。可以遭到整个珍诺大陆的追杀!因为,那场浩劫因为魔造成的混乱依旧深入人心。

而作为誓死效忠神王殿下的神兽自然和魔是对立的。作为神兽是很痛恨魔的存在,痛恨修习暗系魔法魔法师!

而几十年前,一个钻石5级的魔法师让人惊艳。很多人纷纷追捧他!然而,在暴露他是暗系魔法师以后!便遭到了整个珍诺大陆的追杀,至今无所踪。

“呵,让我想起一句话。”听完朱雀的故事,安乐真的忍不住冷笑!

“什么?”朱雀不懂安乐的冷笑,普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愤恨不已。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是冷笑了?

“人类向往光明却用尽黑暗的手段。其实,真正的善与恶并没有明确的标准。我想,那个魔刚出现的时候也没有立刻让珍诺大陆出现混乱吧。”安乐冷笑。

闻言,朱雀思虑着。活了几百万年的它自然记得很多很远的事。好像,魔刚出现的时候的确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可是,他的实力真的太强了。有时候轻轻碰一下人都可以把那个人装到几米外!因此,人们惧怕他就给他冠上了妖怪的名号!

好像也是因为被嘲笑和排挤多了,当初那个纯净的少年才开始慢慢坠入魔道!

如此来,好像一切恶果都是咎由自取?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旦发现魔的存在就会去击杀。这是身为神兽的责任!”朱雀冷冷道。

“好吧,与我无关。安宁公主身上有魔的气息看来是被魔重创了。”

“呵,魔,暗系魔法师,最为可恨!”朱雀冷笑,语气里都是鄙视!对他来。魔都是邪恶的,没有善良的。

“好吧。”安乐有点尴尬。

“你知道宁一航吧,他之所以是钻石5级的高手就是因为他是空间系魔法师。空间系知道吗?珍诺大陆稀有的魔法系就是光、暗、风和空间!因此,他是空间系的召唤师!”

“确实挺厉害的人物!”安乐淡淡的点头!“好了,走了。”

随后,安乐就走了出去。在她刚刚走后,一道暗色光束出现在房间内。几秒后,光束褪去。走出一位身穿黑色锦袍的男子!眉宇间有几分像安安!

“王,她就是公主吗?”他的身后跟着一名男子!

“嗯,阳,你知道吗?我盼着她觉醒已经很多年了。如今,她终于觉醒了。我可以完成遗憾了。”男子轻笑,眼里都是疯狂。

“可是,她不是被下药多年早就变成了废物吗?”

“呵,我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废物!”

男子冷笑一声,随后走到床前:“安宁,你就算用沉睡作为代价也依旧阻止不了我们的女儿觉醒呢。你,可曾后悔?”语气充满爱意与柔情!

走出安宁殿以后,安乐觉得心脏有几分不舒服。好像有人在呼唤她!亦或者是后面有让她熟悉的人!

她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在黑色光束中有一张熟悉的脸。

“阳阳?阳阳!”下一秒,她想要立刻去追那张熟悉的脸却被路子拦下。

“殿下,皇上让你去御书房呢。”路子也很惊讶,这是第一次他看见殿下眼里会有那么疯狂的神情!仿佛,刚刚看见了挚爱一样!

“抱歉,失态了。”好一会,安乐收起了所有思绪。然后嘴角挂起自嘲的笑容。对啊,刚刚怎么可能是阳阳。他早已经葬身在那手榴弹里了。

亦或者,她看见的只是阳阳的前世。就像宁一航一样!

在她走后不久,刚刚那两个男子再一次出现在安宁殿门口。

“你被她看见了?”不悦的声音让身后的男子有些恐惧!

“应该是。”男子回答!

“你认识她?”

“不认识,只是和故人有一模一样的面容。”

“哦?”

两个人看着安乐离开的方向。

踏进御书房内,安乐看见安澈坐在椅子上。看见她来了以后,安澈就走到她面前。

“安乐啊,如今你也清醒了也应该去学习了。朕已经安排好你进入皇家学院修习了。”

闻言,安乐有几分惊讶。毕竟她知道安澈可是一直希望她是废物。怎么如今却让她去修炼。

“安乐既没有精元修习魔法又没有武元成为战士!又如何去修炼呢?”安乐轻笑一声。

“那又如何,你可以去药剂学学习。到时候你就可以积累人脉保护你也没有任何人敢得罪你了。”

听到这里,安乐真的想一句好计谋。这是让她成为高级药剂师然后为皇室积累人脉!毕竟,这个世界最轻松的稀有职业就是药剂师!之所以稀有是要求药剂师拥有很强大的精神力!

虽然当年原主被测出没有精元和魔元的废物,可是却拥有极大的精神力。本来以为,最后安乐郡主只能去学习药剂学了可是却没有想。几后,安乐已经痴傻了并且再也不会开口话的消息了!

为此,很多人纷纷觉得惋惜。惊才绝艳的安宁公主的女儿竟然是废物!更为可惜的是,安乐郡主最后竟然一生活在自己的世界!

“好,谢谢皇帝舅舅。”安乐拱手道谢。对她来,就算去修习药剂学也并没有什么!毕竟,药剂学对于她这个神医来简直就是得心应手!

只是,她想,进入学院以后。她的生活注定无法平静。新的风雨即将到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