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安乐清醒

“诗,我要出远门了。你一定要记得好好照顾安乐。”安安担忧的看着旁边一直坐着的安乐。

好像在有记忆开始,安乐就这样一直的待在自己的角落。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她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丝毫兴趣一样。

“是,安定世子。”诗点点头。安安就转身出门了,等他走了以后。安乐就脱下白痴的面具!

“再装下去,我都是白痴了。”安乐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殿下,为什么伪装自己?”诗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实力那么强却要伪装呢?

“身边多的是才狼虎豹啊。”安乐叹息一声。等安安走了,那些人也该行动了!

果不其然,在安安走了以后。安乐阁的饭菜都被克扣了不少!不过,那些侍卫倒是依旧认真工作的。好像是长公主留下的人!

果不其然。第二,雪姨娘就带着叶柔过来。雪姨娘一身白色的雪袄,即使冉中年却依旧风韵犹存!而叶柔一身黄衣,多了几分俏丽。

两个人带着几个婢女就这样闯进了安乐阁。连诗都拦不住!

“你们干嘛?”诗不悦的看着雪姨娘和叶柔。每次安安走了以后,这两个人总是迫不及待的过来嘲讽!

“做什么是你这下人可以询问?我们叶家供她吃喝,让她住得舒服。她倒好,就是一个不能给叶家带来荣耀的废物!”叶柔恨恨的着,一双美眸多了几分恶毒!

安乐扫视了一眼叶柔,眼里多了几分不屑。这种人就是实力又差人品又不行,又爱嫉妒别人!

“好了,诗,你也别太担心。我们就是给大姐送点吃的。”雪姨娘笑着坐在安乐面前。

在长公主府,安乐是有资格称作大姐。

“不需要。”诗刚想靠近就被雪姨娘身边的人控制住。她不由自主的挣扎,然而她身边的都是高手!

如今,朱雀又出去。外面的人又被她们带来的人给拖住。现在的安乐就是一条任由别人宰割的鱼!

“来,安乐,姨娘喂你。”雪姨娘接过婢女递过来的汤,然后轻轻的舀了一下,放到嘴边轻轻的吹。

只是,一只稚嫩的手拍掉了她的碗。雪姨娘抬头就看见安乐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一时之间,她有几分错楞。好像,她从未看见过安乐脸上有这样的神采!

“雪姨娘好放肆啊。”从在组织里长大,她自然可以闻到雪姨娘碗里汤有异样!

她这是想要下毒,下慢性毒药。这种药可以慢慢的损耗饶身体,她就刚来的时候,为什么原主身体虚弱的奇怪!甚至不心被叶柔推下河都溺水身亡!

“你你?”雪姨娘惊恐的起身,眼里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安乐!

“三姐,老爷来了。”叶柔的贴身婢女轻声道。下一秒,身穿玄色锦袍的叶辉走了进来。

“你们又在干什么?不是了吗?没事不要来打扰安乐。”叶辉不耐烦道!他极度不喜欢安乐这个女儿,可是他也不希望雪姨娘和叶柔她们整来打扰安乐。把她当作家具一样放在那里不好吗?叶辉实在是无法理解!

“早上好啊,父亲大人!”清脆的声音响起。

“嗯,好。”叶辉敷衍的点点头,不一会惊讶的抬头。一副见鬼聊表情看着安乐!

“安乐,你,好了?”声音有几分激动。

“是啊。您难道不高兴吗?父亲大人!”安乐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

倘若她刚刚还继续装白痴,可能就等不到叶辉过来了。这雪姨娘当真的是嚣张!

“高兴,太好了。”叶辉满脸激动的蹲在安乐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安乐不要出任何事,也比任何人希望她可以清醒。唯有这样,才能查出某些陈年往事!

安乐疑惑的看着叶辉眼里的兴奋,在原主的记忆里。好像叶辉每次看见他都是冷冷的走过,怎么如今却!?

“老爷,安乐她怎么这么突然?”雪姨娘结结巴巴道。恐惧萦绕心头!

“哼,来人。把这个毒害本殿下的妇女扔出府外。”一声令下,安乐阁外的侍卫立刻进来。由于叶辉的进来,刚刚门外的打斗也被迫停止!

“不不不,老爷,救救妾身。”雪姨娘也知道,一旦谋害皇室的罪名成立,她怎么能承受得了皇帝的震怒!

“还不动手?”冷冽的眼神扫过,那些侍卫应了声就立刻动手。

“不,不要啊,老爷,救命啊,救命啊。”侍卫拖着雪姨娘向府邸门口拖去。

而安乐笑了笑也跟着,诗跟在一旁。而叶辉还沉浸在安乐清醒的喜悦中没有反应过来。

当雪姨娘被侍卫扔出门外的时候,安乐几个人出来了。而叶柔她们也疑惑的走出来。

“娘。”叶柔跑过去扶雪姨娘,而叶月同样也走到她旁边。

“爹爹,你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对娘。”叶柔委屈巴巴的看着叶辉!

“是本殿下做的,有什么问题吗?”清冷的声音传来,众人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女孩。

一席紫衣,外面套着外纱!踏着一双紫色的靴子。眉目间尽是清冷与孤傲。再往往日半分痴傻的神情!

“安乐郡主好像不傻了。”

“对啊,这神情怎么可能是一个傻子会有的。”

“难道是安乐突然清醒了?”

……

“你,清醒了?”叶月疑惑的看着痴傻多年的安乐。

“我要是再不清醒,我就得去死了。”安乐冷笑一声,接过诗手里的碗。

“这就是雪姨娘给我送的汤药,是为了我好。可是却下了慢性毒药,要不是有星辰大人治好了我的哑疾和疯魔。我如今就得葬身在我母亲的长公主府!”安乐一字一句的痛诉道。不为自己,只为原主。

本来,她是想忍的。可是雪姨娘真的是太嚣张了!安安前脚刚走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残害她!既然如此,那就把一切放到明面上来,任由所有风雨。当然,还有皇宫里的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