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理解不了

谭琴不明白谭振东突然找自己的闺蜜,并且问这些是为何意。

“我没多说,只说你在大学的一些事情。放心吧,我不会出卖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闻言,谭琴笑了笑,这韩小橙把歌词都搬出来了。

韩小橙顿了顿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了口,“他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够开心地工作开心地生活,还让我不要告诉你,他生病了的事情,那天我去医院看望他了,是罗特助带我去的。”

谭琴只觉得太阳穴旁有根筋凸凸地跳,她沉声问,“什么时候的事?”

韩小橙起初有点支支吾吾,但现在还是回答具体了:“上周三的事情,下午不到四点钟。”

父女俩哪有什么天大的过节,这才是作为女儿听到父亲生病该有的反应嘛。

幸好,自己记得很清楚,时间,地点,韩小橙想。

谭琴内心一紧,他生病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不就是有点流感么?现在这么严重还需要住院了?不是有家庭医生上门吗?难道有什么疾病非得到了医院看不可?

韩小橙见她没说话,又抢在她前面说,“我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没告诉你这件事,他真的是再三叮嘱我不要告诉你,我这几天心理矛盾的真是难受,不跟你说吧怕对不起你,和你说了吧,我怕自己的饭碗丢了。”

谭琴起身,背起包应道:“放心吧!你的饭碗铁铁的,因为我会当作你什么也没说,再说了,我又不会去看他。”

韩小橙看着她要离去的背影,很不解地跟上去:“他可是你爸爸啊,你怎么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我爸爸若是这样生病了我早都哭死了。我觉得谭叔叔这人真的很好的,很健谈,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

这点谭琴倒是深信不疑的,他们这样一问一答地交流起来,肯定很自来熟。

“他以前或许是个好父亲,现在不是了。”

“不都是一个人吗,还分什么现在和从前?”

话是这么说,韩小橙的表情是犹豫的。

她甚至有点尬了,父女之间的关系都是这么深奥的么?

谭琴在自助机器上买了两瓶饮料,其中以一瓶递给韩小橙,然后自己开了一瓶饮料润润嗓子。

“难道是谭叔叔反对你跟尤勇,让你不开心了?”

谭琴差点把嘴里的饮料吐出来。

这人还有完没完了。

“他日理万机的,哪里能有空管我的事情?别说尤勇,就是我在做什么工作他都不清楚,也不会关心,我劝你离这危险人物远点,他很多个老婆就是这样聊着聊着就骗到手了。你想将闺蜜变成我姨母了么?”

这话怪吓人的,韩小橙赶紧撇清:“不不,你可别开这玩笑。我再也不会找谭叔叔……不是,是谭总聊天了。”

大概是听到谭琴这样的话,韩小橙收住了嘴巴。

“要不我们去酒吧?”

韩小橙一时之间呆住了,停住脚步。

“平常你不是很喜欢去那里的吗?”谭琴觉得奇怪。

韩小橙自从上次正面碰着陈伟光之后,就发誓打死也不愿意去那里。

她找了个理由,问道:“你爸生病住院了,你还要去那里?”

“我说了,生病是他自己的事,放心吧!一大帮人排队要去陪他。我去了,他病情只会加重。”

不由分说的,谭琴拉着韩小橙离开了。

*

太阳还没落山,一盏盏华灯已上,深圳这座辉煌的都市从来没有耐心等待。

酒吧里聚满了下班后的年轻人,热闹的好像闹市一样。

陈伟光匆匆来到酒吧开始做准备工作,这几天他来的都很早。

今天一来,就意外地看到谭琴和韩小橙两人都在酒吧里边坐着喝酒。

她们来得更早,占了个卡座。

出了院的方格格也在,她看着精神还好,大波浪卷打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化了大红色的口红。

还没等陈伟光坐下,方格格就用格外轻快的语气招呼道:“伟光,你过来帮我一下,我头发好像被拉链卡住了。”

坐在原地心如针扎一样难受的韩小橙,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晚会发生这样的事,虽然她和陈伟光之间的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真的是受不了这样的场面。

这是什么跟什么!靠得这么近!

不过她也只是喝了几口杯中的清酒,试图让自己冷静。

一旁的谭琴也没有戳破她的伪装。

当再次看到陈伟光拿自己的外套给方格格披上的时候,韩小橙就忍不住了:“可把我给气坏了,这tm什么玩意,我跟他就拍拖了一个星期说分手就分手,你看他勾搭别人就勾搭上了,这都多久的时间了。这两人都不靠谱,渣男一个,渣女一个。”

谭琴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怕这人又喝醉酒。

然后,她再嘱咐韩小橙:“小点声,别让人家听见了。”

“怕什么,我们又没做亏心事。我就是要让他们都听见。”韩小橙蓬勃的怒火压不下去,调转了枪口,“我说尤勇这人也真是的,怎么会有这种哥们和前女友?我若是他,早都受不了了!”

谭琴拿吸管把浮着的冰压了下去,搅了搅,但是一口都没喝。

“不关尤勇的事。好端端的怎么扯到他身上了?再说这陈伟光和这女的之间不是你看到的这般,他们真的是很纯洁的友谊,你不要误会了。”

这点,谭琴得为陈伟光说回话。

韩小橙没有听进去,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纯洁的男女友谊?

“误会?都眼见为实了,还误会?再说我都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他们都是单身,这……这能有啥纯洁的友谊可言?”

谭琴心里笑了笑,这话韩小橙自己都说结巴了。

“信我,他们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相反,这让我看到了另外一面的陈伟光,如果你对他还有那么点意思的话,就请相信他。”

善意的无心之语好像裹在煎饼里的香菜渣,挑不出什么错来,但是对不吃香菜的人来说,是怎么挑也挑不干净的糟心。

“我打死都不信,总之,他们都很让人觉得恶心。”

年轻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