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女人不是羔羊(三)

有了李素婉和周娇娘两人的经验,魔珠对于目标的选择愈发有心得。

不得不说,李素婉、周娇娘是魔珠目前交易过的目标中最省心、最让它得益的人。

她们几乎不用魔珠帮忙,人家自己制定报仇计划,自己出手,整个过程干净利索。

且报完了仇,两人也没有对世界、对人性失去信心,没有消沉、颓废,而是积极、快乐的活着。

这就让她们的灵魂吃起来很好吃。

嗯,脆脆的、满是功德金光,吃到嘴里也带着幸福的美味。

但是,素来就追求完美(或者说永不知足)的魔珠,还是觉得差了那么一点。

接连吸收了充沛的魔力,魔珠不只是实力大增,它的脑力、阅历等等方面也都得到了提升。

再次感觉到“差一点儿”,魔珠不会困惑,而是能够发觉:到底是差了哪一点儿。

这次不是灵魂的美味与否的问题,而是魔珠本身的快感与否。

李素婉和周娇娘都是让人省心的目标,却让魔珠少了那么几分成就感。

说穿了,就是她们都太强了,也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让魔珠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太低,仿佛不被需要。

这种感觉不太美妙啊,魔珠自持甚高,它其实很享受那种养成的快乐。

因为唯有这样,它才时刻被目标需要着、感激着。

魔珠是个行动派,既然发现了问题,那么它就会尽快的解决!

所以,这次选择目标,魔珠经过了仔细考察和筛选。

吴晓娜,二十四岁,两年前结婚,性格自卑、懦弱,长期受到婆家的虐待。

她反抗过,却招致了更加严重的暴力。

现在的她彻底被打怕了,如果魔珠没有出现,她会被打到流产,最终被丈夫凌虐致死。

这一次,就是吴晓娜生命中的一次重大转折,她失去了孩子,也永远失去了做妈妈的权利。

而这种被施暴者加诸于她的伤害,却又成了她遭受更多虐待的罪证——不孕!

最终导致了她的死亡。

她死之后,婆家人居然还有脸诉苦:我们也不想打她啊,可我们花了大把的彩礼,不就想娶个媳妇、传宗接代嘛,结果——

听听,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别说是世人了,就是魔珠这样没有感情的魔,听了这样的话,都要忍不住发飙。

“你救我?然后我把灵魂交给你?”

吴晓娜被打得头脑发晕,但她还是极力想恢复清醒。

其实,就算她清醒了,听到这样的话,也只会拼命答应:“好,我同意,我愿意和你做交易!”

此时的吴晓娜,早已深处炼狱底层,但凡有一丝机会,她都不愿错过。

哪怕那个机会是包裹着砒霜的糖。

不就是个死嘛!

而以她目前的状态,死反倒是个解脱。

她早就不想活了,可是她害怕啊,钱茂森那个混蛋说了,只要她敢死,他就去弄死她的父母亲人!

她已经变成这样了,实在不想连累家人。

现在,她不愿伤害的亲人里,又多了一个:肚子里的孩子!

对了,孩子!

吴晓娜混沌的大脑里仿佛闪过一道霹雳,她猛地想起这件事,顾不得浑身的疼痛,拼命用手去抚摸自己的小腹。

那里还是一片平坦,不见丝毫凸起。

但吴晓娜却知道,她的腹中已经孕育了一个孩子,胎儿虽然还很小,或许还只是棵小豆芽,但它已经存在了。

可、可刚才——

吴晓娜已经记不得自己被丈夫踢了多少脚,但腹中传来的撕扯、钝痛却让她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魔、魔主大人,求你,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吴晓娜根本顾不得什么灵魂要被献祭,自己可能无法投胎转世,她只想活命,只想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

吴晓娜不想这些,作为一个公平公正的魔主大人,它却不能事先不说明。

所以,魔珠还是将自己那一套说辞说了出来,“你曾经做过善事,灵魂沾染了道德金光,所以,哪怕今生无法生育、惨死在丈夫的棍棒之下,但你的来世,会很幸福、快乐哟!”

“你会有疼爱你、保护你的父母,会有相爱相守的丈夫,也有会聪明、可爱的儿女!”

“但,如果你把灵魂献祭给我,你就无法拥有这般美好的来世了!”

吴晓娜听完魔珠的话,没有在意什么美好的来世,而是听到了让她心惊胆战的“预言”——她的孩子会流产,继而让她丧失生育能力,最终被丈夫活活打死!

虽然总说死对她是一种解脱,可如果能活着,谁又愿意去死!

就算吴晓娜过得这般凄惨,但凡有一点儿希望,她也想继续活着。

过去,她看不到希望,所以恨不能以死解脱。

可现在,她的“希望”似乎来了。

那个什么魔主大人,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我不要什么来世,我只要今生活得好好的。”

吴晓娜用从未有过的坚定语气,一字一句的对魔珠说道:“魔主大人,我愿意和你做交易,只要你能救我、保住我的孩子,将来是要的命,还是要我的灵魂,都随你!”

“放心吧,只要你和我签订了契约,我不会索要你的性命,而你则会寿终正寝。你只需要在死后,把灵魂献祭给我就可以了!”魔珠很是诚恳的说道。

“好!”那就更没有问题了。

吴晓娜爽快的答应了。

于是一道肉眼看不到的金光闪过,吴晓娜与魔珠的契约签订完成。

魔珠转动身体,释放了一圈魔力,魔力无声无息的将吴晓娜包裹住,滋养、保护着那枚小小的胚胎。

原本应该流掉的胎儿,重新活了下来,继续在母亲的子宫里茁壮生长。

血、止住了,但吴晓娜身上的淤青、破皮却依然存在。

“好了,你的孩子保住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魔珠带着一丝好奇的问。

“打算?我、我能有什么打算?”吴晓娜听闻孩子没事儿之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可听清楚魔珠的问题后,她有了片刻的迷茫。

是呀,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那个什么魔主大人倒是说了,可以帮她,但吴晓娜自己都不知道具体该做什么,又如何向人家提要求?